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10【比划】
    ,。

    在原本的历史上,不但中国运动员不受重视,武术表演队员们最开始也被彻底忽略。

    起初,他们被安排在一个露营联欢会上表演,没有专车接送,队员们只能自己扛着兵器挤公交车。

    那种场面完全可以想象,郑怀贤持飞叉,刘玉华背插双刀,金石生腰缠九节鞭,张文广腰悬梅花刀……最可怕的是寇运兴,随身拖着一把64斤重的大关刀,也不知需不需要补票。

    这群人走到哪儿都被指指点点,就跟看小丑一样。

    结果首场演出极其成功,从此一律专车接送。他们不但在奥运会开幕式上表演,还受邀前往汉堡、法兰克福、慕尼黑等大城市巡回演出,甚至受到希特勒的特别接见。其中,金石生还被留下来,成了纳粹党卫军的格斗教练。

    武术队员们在柏林大放异彩,真正参加比赛的中国运动员,几乎就是来德国打酱油的,根本没有任何人关注。

    现在却不一样了,因为周赫煊的存在,中国代表团受到的待遇非常高。

    众人刚刚抵达柏林奥运村,“村长”达维德就亲自来迎接:“欢迎来自中国的朋友,到柏林奥运村做客!我是奥运村管理委员会主任丢勒·达维德。”

    “你好,达维德先生。”周赫煊上前握,并开始介绍主要成员。

    达维德虽然从骨子里看不起中国人,但他的姿态却放得很低。

    没法不低啊!

    希特勒一个电话打给内政部长,内政部长又给分管体育的官员打电话。一级一级传下来,都说要好好接待中国代表团,像达维德这种小角色哪敢抗命?他连忙提前开放奥运村,并亲自前来迎接。

    达维德带着中国代表团在奥运村走了走,然后让众人随意挑选房屋,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所有中国人必须住在同一栋大楼里。

    确定住处后,达维德又让人搬来被褥等用品,说道:“奥运村到市区的电路还没接通,我会让人送来一些蜡烛,希望大家稍微将就将就。至于用餐,奥运村的食堂也暂未开放。我安排了专车和司,你们可以前往附近的餐馆解决。如有接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哪里哪里,贵国考虑得非常周全,是我们打扰了。”王正廷连忙说。

    大家放置好行李,立即前往体育场熟悉门路。

    除了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这个主场馆,希特勒还为奥运会修建了其他八座体育场。只这些运动场就耗资2500万美元,再加上奥运村、电视屏幕、广场等配套设施,总共解决了德国上百万人的就业问题。

    主场馆实在太大了,而且还没有彻底竣工,所以中国运动员被安排在其他场地进行训练。

    由于早就接到了上头命令,周赫煊所到住处,一路都通行无阻。每个人都获得一块胸牌,凭此证明自由出入场馆,甚至可以在某些线路免费搭乘公交车和电车。

    王正廷是外交官出身,因为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并和陆征祥一起争取到中国加入国联,受到国内舆论的广泛好评。而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身为外交部长的王正廷,成了“不抵抗政策”最大的背锅侠,黯然告别政治舞台。

    回想起历年来遭受的外交屈辱,王正廷此刻对德国印象极佳,感慨道:“还是德国人办事地道啊,把我们当贵客对待,竟有宾至如归之感!”

    程天放笑道:“那是周先生面子大。”

    “确实,还要感谢周先生。”王正廷笑着说。

    程天放又说:“比起英法美日的傲慢,德国人确实更加尊重我们。七年前,雨岩先生(蒋作宾)赴任德国公使时,德国政府派出花车前往德瑞边境迎接。当花车抵达柏林,又有20多个德国高级官员候迎,场面据说盛大无比。这是我国外交官从未有过的待遇,只这一点,德国就是中国的好朋友。”

    王正廷点头道:“诗云:我投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德国仁义,中国当以仁义还之,希望两国以后合作更加密切。”

    什么叫人穷志短?

    这就是。

    此时的中国落后而软弱,走到哪儿都被歧视。德国稍微拿出点诚意对待,中国外交官就立马受宠若惊,把对方当成了可靠好兄弟。

    王正廷也算见识过大世面的人,巴黎和会都去走了遭,今天居然被一点热情接待而感动,都已经有化身为德粉的征兆了。

    周赫煊连忙转移话题,问道:“儒堂兄,这次奥运会,中央批了多少经费?”

    “21万大洋,实到17万,已经很不错了。”王正廷苦笑道。

    消失的那4万元,毫无疑问被贪污了,雁过拔毛实数正常。

    17万元的经费不算少,故宫文物的搬迁经费才6万呢。结果就因为那6万元的支配权,引发了张继和易培基的矛盾,生生搞出一桩故宫盗宝冤案。

    但这点钱平摊到下来,就显得捉襟见肘了,每人只有2000元。

    恩,差不多够来回路费,还能剩半个月饭钱,足以支撑奥运期间的花销,政府官员们真是精打细算。

    只是这四个月的集训,就要自己掏钱了,南京政府绝对不可能提供资金。

    周赫煊问道:“还有多大缺口?”

    “至少15万。”王正廷说。

    周赫煊想了想说:“20万吧,让队员们吃好点,这些钱我来出。”

    王正廷感激道:“周先生,我代表大家感谢你的慷慨资助,拼了命也要拿到奖牌!”

    周赫煊不怕王正廷贪污公款,并非因为此人有多么正直清廉,而是王正廷怀有再走仕途的政治野心。因九一八不抵抗而背锅下台,王正廷怎么可能甘心?他如此积极的支持奥运,只不过想要打翻身仗而已。

    若是中国运动员能够拿奥运奖牌,王正廷那就牛逼大发了,说不定可以重回外交部任职。

    跟当官儿比起来,一点小钱不算什么,王正廷还是拎得清的。他不但没有借贪污,反而还往奥运代表团砸钱,这属于一本万利的政治投资,成功了有巨大回报,没成功也就小小损失而已。

    商定了资金问题,周赫煊对孙永振说:“你去找人比划看看。”

    “好。”孙永振摩拳擦掌,他看到来了这么多高,早就想去试试斤两了。

    孙永振直接找上了寇运兴,对方欣然接受,笑道:“那就过两招。”

    听说有人比武切磋,其他队员立即跑来围观。孙永振和寇运兴互相抱拳致意,然后各自摆出架势,试探一番开始进攻。

    寇运兴练的是“武子梅花拳”,属于典型的镖师武艺,更精髓的功夫都在刀枪棍棒等兵器上。

    两人交之后,寇运兴仗着自己身强力壮腿长,完全不讲道理的疯狂进攻。其腿功尤为惊人,也不踢很高,就照着孙永振的小腿一顿侧踢。

    孙永振好几次想要使用八卦步游走近身,都被寇运兴拉开了距离,然后继续使用谭腿功夫猛踢。

    仅仅三分钟时间,孙永振突然大喊:“不打了,不打了,额的腿都被踢肿啦!”

    “哈哈哈,”寇运兴大笑着抱拳,“承让,承让!”

    孙永振回到场边,只听周赫煊问道:“这位寇师父很厉害?”

    “他腿长,不讲道理,”孙永振显得很委屈,又补充说,“用兵器博生死,额可以跟他较量一下。拳脚就免了,是他厉害!他的身法也很好,完全找不到破绽,应该是经常打架的人。”

    所谓身法,放到现代搏击擂台上,其实就是用步伐控制距离。搏击高的距离感都很强,永远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身位,让你无法有效攻击他,又时刻处在他的攻击范围内。

    遇到这种能控制距离的高,你的脚又比短他的话,那就做好认输的准备吧。

    其实这跟打篮球、踢足球一个道理,带球过人玩得好的,都是擅长控制距离的高。

    这种距离感,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苦练套路而不实战的所谓“武术家”,一辈子都学不会,动起来直接抓瞎,被人揍了都不知道咋回事儿。

    所以后世在温室中长大的武术家们,因为缺乏实战,永远不可能打赢搏击运动员,你连别人的影子都摸不着。

    周赫煊忍不住问道:“他跟薛颠比起来如何?”

    孙永振想了想说:“比拳脚,薛颠肯定赢不了,只有逃跑的份儿。用兵器,寇运兴直接就躺下了,没有活命的会。薛疯子的身法太吓人,而且速度也快得跟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