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20【又是个鸦片鬼】
    ,。

    瞎子阿炳,在后世音乐爱好者的眼中,往往是生不逢时、怀才不遇的既定形象。

    然而,真实的历史人物,不可能做到永远伟光正。

    阿炳原名华彦钧,他爹是道士,他也是道士。在正面宣传当中,阿炳10岁便击石练鼓,12岁腕吊秤砣练笛,17岁精通道家音乐,被当地人誉为“小天师”。

    这些都是真的,但并不全面。

    阿炳不仅是个音乐天才,更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浪荡子。

    阿炳之所以眼瞎,是因为他寻花问柳,梅毒发作造成的。阿炳流落街头半乞讨半卖艺为生,是因为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顺带着败光了香火旺盛的雷尊殿(道观)。

    阿炳幼年时苦练乐器,并非因为他勤奋,而是父亲逼的。当道士的老爹死后,阿炳很快就放浪形骸,根本就没花心思在音乐上。他演奏乐器的法极不标准,同一首曲子,每次拉出来都不一样,完全是即兴发挥。

    就连大名鼎鼎的《二泉映月》,也并非完全由阿炳原创。原曲叫做《知心客》,是娼妓和嫖客调情唱的淫曲儿,阿炳在逛窑子的时候学来的。

    但不得不说,阿炳真是个音乐天才,能把一首淫曲儿改编成《二泉映月》,其实已经相当于再创作了。

    阿炳的老家在无锡,他之所以出现在苏州,完全是因为在无锡混不下去,名声被彻底败坏了。

    “省着些抽,别又几天就把钱抽没了。”董催弟忧心地帮阿炳点烟膏。

    阿炳吞云吐雾,飘飘欲仙,不耐烦道:“晓得咧,晓得咧!”

    董催弟是个寡妇,阿炳是个乞丐,寡妇配乞丐,也算天作之合。

    阿炳得了周赫煊11元赏钱,立马用其中10元来买鸦片。至于是否能填饱肚子,阿炳并不担忧,要么他去卖唱,要么让老婆去乞讨,这几年都是这么混日子的。

    一角鸦片化作烟雾,阿炳在仙境兜兜转转,终于回到了人间。他幸福而又痛苦地说:“今天总算是抽了个饱。”

    董催弟心疼的看着丈夫,劝道:“少抽点好。”

    “晓得咧,晓得咧。”阿炳重复着这句话。他也想戒大烟啊,可又怎么戒得了?

    这年头,抽鸦片属于时尚,就跟西方人抽雪茄差不多。

    董催弟叹了叹气,说道:“老倌,那位先生明天就走,我们真要跟着他?”

    阿炳苦笑道:“有人管饭,多难得啊。他爱听曲儿,我就给他唱呗。一天一块钱,比做工划算得多。”

    “看样子是个大老爷咧,身边姨太太好多个,”董催弟憧憬着幸福生活,“要是把他伺候好了,后半辈子就不愁吃穿。”

    “不饿死就好。”

    阿炳把烟枪甩到一边儿,从怀里摸出竹笛,吹奏起不知名的吴越小调。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阿炳立即停止吹曲儿,把竹笛放回怀中。

    董催弟起身开门,只见外面站着贵妇人,身边还牵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儿。

    “太太好,给太太磕头!”

    董催弟自惭形秽,噗通一声就跪下,动作非常熟练,这是常年乞讨攒下的功夫。

    孟小冬连忙说道:“快起来,别动不动就下跪!”

    董催弟爬起来问:“太太有啥使唤?是不是老爷想听曲儿了?”

    屋内的鸦片烟雾还没散去,孟小冬站在门口挥驱散,皱眉道:“阿炳先生还会笛子?”

    董催弟道:“我家老倌会的可多了。”

    “都会些什么?”孟小冬问。

    阿炳整理衣襟,握着竹竿儿站起来,用自负的语气说:“敲弹吹拉,只要带响儿的,我基本上都会!”

    小灵均突然蹦出来说:“我要学笛子,好听。”

    “学艺辛苦。”阿炳答道。

    “我不怕辛苦。”小灵均说。

    孟小冬不动声色地把女儿拉回来,刚才听到笛声,小灵均突然闹着要学,她被缠得受不了才答应。但没想到,这瞎子居然是个鸦片鬼,孟小冬生怕女儿学坏了。

    但不得不承认,阿炳的演奏水平很高。

    孟小冬从小在戏班子里长大,接触的乐师不知凡几,很少有人能达到阿炳的级别。

    跟随余叔岩学戏多年,孟小冬的京剧造诣炉火纯青,“冬皇”之誉实至名归。她早已经过了追求技巧的境界,现在求的是“道”,说直白些就是“喻情于角”。把自己融入角色,把角色融入自身,唱出一个“情”字,角色的情和自己的情。

    在孟小冬看来,瞎子阿炳的音乐造诣,已经跟她是一个级别了,都在追求“道”。

    如果女儿真的想学乐器的话,这样的名师可遇而不可求。

    偏偏却是个鸦片鬼!

    音乐求道者阿炳先生,却丝毫没有宗师风范,他奸猾而市侩地说:“随便教教,一天两块钱。正式拜师,一天十块钱,我把压箱底的功夫给她。”

    “我再考虑一下。”孟小冬拉着女儿就走。

    “不嘛,不嘛,人家要学吹笛子。”小灵均摇着母亲的撒娇耍赖。

    孟小冬直接把女儿抱起,任由其哭闹,快速回到楼上的客房。

    董催弟担忧地望着丈夫:“老倌,我们的房钱还是人家给的,你这样不会得罪大老爷吧。”

    “我的本事,值那个价!”阿炳拄着竹竿昂首挺胸,脸上焕发着奕奕神采,跟先前那个窝囊的大烟鬼判若两人。

    楼上,客房。

    小灵均哭得梨花带雨,扑到老爸怀里告状:“妈妈坏,妈妈坏,不让我学吹笛子!”

    “再哭!再哭把你吊起来打!”孟小冬头疼地看着女儿。

    小灵均哭得更疯了:“呜呜呜呜,妈妈还要打我,爸爸救命啊!”

    孟小冬无奈扶额:“这破孩子,都被家里惯坏了。”

    周赫煊笑道:“灵均想学,就让她学呗。”

    孟小冬说道:“就算要学,也得另外请先生,那瞎子是个鸦片鬼。”

    “他的技艺如何?”周赫煊问。

    “神乎其神。”孟小冬说。

    “那不就结了,”周赫煊笑道,“人无完人,只要品行过关即可。先让灵均跟他学着,但暂时不要拜师,试探一下再说。”

    “怎么试探?”孟小冬问道。

    周赫煊说:“不小心落点银钱,看他们会不会拿走。不多不少,500块钱足够了。”

    “也行。”孟小冬觉得这法子不错。

    翌日。

    周赫煊带着全家启程,阿炳夫妇也跟着,两篇骂人的文章已经寄向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