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35【喝咖啡】
    ,。

    为什么宋美龄没有参加周赫煊的勋章授予仪式?

    因为当时她在补觉。

    宋美龄生平有两大嗜好,一是喜欢抽烟,二是爱过夜生活——这跟常凯申恰好相反。

    常凯申年轻时候放荡不羁,但从政之后就变得自律了,他不抽烟、不喝酒,一般很少超过晚上十点睡觉。

    而宋美龄呢,从小生活在美国,习惯了那边的气候。她回到中国以后,皮肤无法适应南方的湿热,患上非常麻烦的皮肤病。偶然发现抽烟可以缓解皮肤之痒,宋美龄由此打开一道新世界大门,渐渐变成超级老烟枪。

    至于夜生活,那就真是单纯的夜生活。

    宴会、舞会、听戏、麻将……反正不到半夜,宋美龄是睡不着的。如果实在没事儿干,就算看书看报看电影,宋美龄都要熬到点了才睡,典型的夜猫子属性。

    抽烟和晚睡的不良习惯,导致宋美龄的皮肤越来越差,到了中年时期,就不得不在脸上擦厚厚的粉底。

    这天,宋美龄睡到将近中午才起床。享用完午餐之后,她就翻出衣柜里的服装细心挑选,既不能太保守土气,又必须时尚美丽,还要做到端庄得体,这难度就有点高了。

    晚上有一场舞会,是宋美龄专门为周赫煊举办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嘛,放在哪个国家都受重视,宋美龄身为一国之母,自然要表现出自己对文学家的尊重。

    更何况,宋美龄超级喜爱出席这种场合,将自身的魅力无限放大,成为全场万众瞩目的焦点。

    站在镜子前,宋美龄一件件衣服反复比较,接着又是一件件首饰轮番试戴,选好这些才细心的梳理发型。她是造型打扮的好,无论是化妆还是梳头发,完全可以亲自搞定,用不着别人来帮忙。

    宋美龄刚开始梳头发,就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她随口喊道:“进来!”

    佣人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站在门口说:“夫人,扬子饭店派人过来,说周赫煊先生跟孔令侃公子起了冲突。孔令侃公子被送到了医院,周赫煊先生被派出所抓走,好像是要移送去首都警察厅。”

    “什么?”宋美龄慌张的站起来。

    这么慌张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孔令侃受伤送医院了,二是周赫煊居然被抓,她晚上的舞会可就没了主角!

    佣人说:“扬子饭店的经理就在楼下。”

    宋美龄急匆匆跑下楼,问道:“梅经理,到底出什么事了?”

    梅广仁苦笑道:“事情发生在中午时分,孔公子调戏周先生的小姨子,还当众拔枪指着周先生的头做威胁,开枪击中周先生的随从肚子。周先生发火就缴了孔公子的枪,还打断了孔公子三位随从的腿,孔公子本人的肩膀也挨了一枪,他的右指头也被砸断了。”

    这种事符合孔令侃的一贯作风,宋美龄立刻就信了,但怎么偏偏惹上周赫煊?

    上午常凯申才亲自给周赫煊颁授勋章,中午就被抓紧警察厅,而且还是老蒋的外甥主动挑事,明摆着打咱蒋委员长的脸啊!连带着宋美龄的脸都丢光了,因为周赫煊是她晚上舞会的主角,难道要把舞会挪到警察厅去举办?

    宋美龄满肚子的不高兴,把怨气撒在梅广仁身上,质问道:“中午发生的事情,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梅广仁叫苦说:“我当时也是急昏了头,把事情经过问明白以后,就急忙去了孔家报信。回饭店的路上,我又想起宋夫人,您晚上要在扬子饭店给周先生办舞会,所以就立马赶过来了。”

    宋美龄算是接受这个说法,又问道:“令侃住在哪家医院?”

    “中央医院。”梅广仁说。

    “备车!”

    宋美龄喊了一声,又问梅广仁:“委员长那边,有人通报消息吗?”

    梅广仁说:“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应该是有人传报吧。”

    “你回去吧,晚上的舞会照常举行,不要出现一丁点儿差错!”宋美龄命令道。

    “是,我这就回去准备。”梅广仁擦汗离开。

    宋美龄回房给常凯申的侍从室打了个电话,得知老蒋正在视察金陵兵工厂,她立即让侍从室派人前去告之消息。随后她又给姐姐宋霭龄打电话,这次却是下人接的,说宋霭龄已经赶去中央医院了。

    至于孔祥熙,貌似一大早就去了上海,今天傍晚之前肯定赶不回来。

    宋美龄又打电话给首都警察厅,直接甩出一句:“我是宋美龄,让萧令山亲自听电话!”

    大概过了一分钟,电话里回道:“宋夫人,我是萧令山。”

    “萧厅长,立即把周赫煊放了!”宋美龄不容置疑地说。

    萧令山苦笑道:“宋夫人,这恐怕不合规定。”

    宋美龄强势道:“我不管什么规定,傍晚之前,我要看到周赫煊出现在扬子饭店。等他晚上参加了我的舞会,随便你怎么抓怎么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萧令山叹气道。

    宋美龄啪的一声挂掉电话,火速穿好衣服,梳好发型,提着袋下楼对司说:“去中央医院!”

    ……

    30年代的南京警察系统当中,警察总局是最大个的,相当于后世的公安部,这属于中央级别的构。

    而南京作为特别市,最高警察关是警察厅,下设九个警察局,三个巡逻队,一个保安队,一个特务队和一个水上中队,每个警察局还下辖一定数量的派出所。

    周赫煊就是被其中一个巡逻队带走的,那个小队长不想担干系,就顺把周赫煊送到附近的派出所。派出所的人也不是傻子,连忙把人往警察局送,然后警察局长亲自把周赫煊移动到南京警察厅。

    此时此刻,在警察厅长萧令山的办公室里,周赫煊正在惬意地喝咖啡。

    萧令山苦笑着回到办公室,对周赫煊说:“周先生,我亲自送您回饭店吧。”

    “别啊,我出伤人,你总得审审吧。”周赫煊说。

    萧令山道:“已经审过了,案情非常清晰。鉴于周先生的特殊身份,本厅长特许你离开,但在开庭审理之前,你不得私自踏出南京市的辖区范围。”

    “这不行,”周赫煊连连摇头,“我是中华民国的普通公民,犯法了就要接受应有的处置,怎么能搞特殊呢?萧厅长,您还是把我关起来吧。”

    萧令山头大如斗,总算明白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他鞠躬作揖道:“周先生,烦您行行好,宋夫人亲自下令让我放人,您就别害我吃挂落了!”

    周赫煊对萧令山还是极为尊重的,明年日本人打来,萧令山带着六千警察部队死守南京。厅长萧令山、督察长李善青以身殉国,下属的各局局长、队长英勇抗敌,或牺牲、或重伤、或失踪,只有少数警察侥幸生还。

    周赫煊语气诚恳地说:“萧厅长,这是我跟孔家的过节,你就不要掺和其中了。宋夫人那边,我会帮你解释。”

    “随便你吧,这世道真是见鬼了。”萧令山把大盖帽一扔,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