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55【天下乌鸦一般黑】
    ,。

    作为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耶·图拉尔的心很累。

    可以说,自从跟奥运会扯上关系以来,巴耶·图拉尔就没有办事顺利过。

    当图拉尔还只是奥委会的普通委员时,就遇到法国佬抬杠。那时正值一战结束,法国激进分子居然闹着只允许战胜国参加比赛,图拉尔顶着巨大压力,在比利时国王的支持下,用不足一年的筹备时间成功举办奥运会。

    这事儿虽然让图拉尔声名崛起,但在奥委会换届选举中,他非常尴尬的得票数不足一半。当选者是准备退休的顾拜旦,顾拜旦实在不想干这累人活,坚决要举行第二轮选举,图拉尔才终于当上奥委会主席。

    然后图拉尔又郁闷了,他主持的第一届奥运会就出乱子,荷兰作为主办方居然想撂挑子不干。

    经过反复的舆论宣传攻势,荷兰政府依旧不肯出线,最后还是荷兰老百姓自己募捐凑钱办的奥运。并且荷兰政府还规定:不得在星期天举行比赛,这是对宗教传统的尊重。礼拜日嘛,上帝都需要休息。

    这届柏林奥运会也很扯淡,中途出现各种糟心事儿,就连德国奥委会主席都被希特勒撤职了——这位德国奥委会主席,是德国成功申办奥运的大功臣,可惜他首先是个犹太人,政审不过关啊。

    图拉尔不得不亲自赶赴柏林,跟希特勒连番交涉,最终才确保柏林奥运会的如期举行。

    然而图拉尔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从比赛的第一天起,奥委会就要接到无数的申诉:黑哨,黑哨,还是特么的黑哨!

    在每天都接到申诉信的情况下,图拉尔的应对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不予理会。你理了这个申诉,那个申诉理不理?全都认真审查改判的话,那这届奥运会有三分之一的获奖者都要取消资格。

    甚至还有更头疼的,比如取消德国的某个马术比赛金牌,让第二名当冠军,第三名当亚军。可第三名也申诉怎么办?人家觉得自己该获冠军,是打分的评判员有问题。那是不是该重新比赛?

    中国拳遭遇的黑哨,只是这届奥运会无数黑哨之一。

    东道主德国开了一个很坏的头,导致其他国家的裁判跟着胡来。反正在这个项目被德国坑了,咱找另一个项目坑其他国家就是,吹黑哨作弊的又不止老子一个,毫无心理负担。

    1936年柏林奥运会,绝对是空前绝后黑哨最严重的一届奥运会。不仅德国吹黑哨,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但凡裁判员比较多的国家,就没有不吹黑哨的。

    以至于,这届奥运会诞生了首位中国籍奥运决赛主裁判。

    详细情况是这样的,篮球比赛由于黑哨太多,你黑哨,我也黑哨,黑得比赛都无法正常进行了。于是在打到半决赛的时候,大家坐到一起合计合计,终于有人提议:干脆让中国篮球队的教练来当主裁判吧,反正中国队早就被淘汰了,他们应该不至于吹黑哨。

    这主意简直天才,立即获得四个打入半决赛的国家一致认可。

    什么公平、公开、公正,什么更高、更远、更快,全特么扯犊子玩意儿,本届奥运会比的是更黑、更黑、还是更黑!

    所以说,图拉尔这个国际奥委会主席当得很累啊。比赛都被玩成这幅模样了,除非全部推倒了重来,否则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公平竞争,能作弊谁还玩真的?

    本想着就这么搞下去吧,图拉尔已经放弃追求公平了,谁知道突然冒出个周赫煊。

    你好端端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不老实待在家里写小说,跑来德国看啥奥运会啊。看了也就看了吧,居然还写文章开喷,这让国际奥委会的脸面往哪儿搁!

    诺贝尔奖得主的影响力太大了,一篇文章被疯狂转载不说,还把西班牙内战给牵扯进来,甚至上升到反法西斯和反种族歧视的高度,这让图拉尔不想管也得管了。

    现在可不是几十年后,有无数国家抢着办奥运。最近的连续两届奥运会,主办国的政府都不想玩,还要国际奥委会哄着劝着才举办成功。

    如果对周赫煊文章里反应的黑哨不做处理,整个奥运会的名声都要烂掉,下一届还有谁愿意主办?

    “投票吧!”图拉尔头疼地说。

    此时的国际奥委会,是没有设立比赛仲裁构的。也即是说,连处理比赛纠纷的部门都没有,图拉尔只能临时找来十多个委员进行商议表决。

    投票结果很快公布,清一色的——反对申诉!

    委员们又不是傻逼,一旦中国人申诉成功,其他被坑的国家那不得跳起来?特别是德国的委员们,更是态度坚决的反对申诉,因为这次德国吹的黑哨最多。

    图拉尔看到投票表决结果,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快要疯掉了啊。

    强忍着怒火缓和了一番情绪,图拉尔咬牙道:“那场拳击比赛必须改判,这是命令!”

    美国委员当场怼道:“你这是独裁,是纳粹!”

    德国委员顿时就不乐意了:“纳粹惹你了啊!会不会说话?”

    图拉尔摘下帽子,猛地扔到桌上:“不改判我就辞职,这个主席我没法当了!”

    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开始重新投票,这次勉强通过了——他们还真怕图拉尔撂挑子不干。

    当天中午,赛方就宣布了对中国拳击队的申诉处理结果:改判靳贵第获胜,取消希瑞姆顿的比赛资格,并永久禁止希瑞姆顿参加奥运会。

    中国的运动员们全体欢呼,只有周赫煊和拳击队高兴不起来,因为靳贵第的鼻梁断了,很难打赢接下来的比赛。

    其他被吹黑哨的运动员却炸了,集体组团上访,把奥委会的官员堵在屋里不敢出来。

    图拉尔这家伙老奸巨猾,在公布申诉处理结果之后就开溜,直接飞回比利时老家的乡下别墅,运动员们挖地三尺也找不到他。

    此次事件对奥运历史造成深远影响,导致国际奥委会临时仲裁构提前半个世纪设立。后世研究奥运会的学者,怎么也绕不开周赫煊的名字,就因为他的一篇文章,催生了奥运会赛事申诉和处理的详细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