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75【为富不仁的重庆首富】
    ,。

    周赫煊这趟进城,是来开会的——重庆参议院选举大会。

    刚刚来到会场门口,就有个梳着大背头的英俊青年,热情地上前迎接道:“周先生,鄙人重庆市商会秘书长柯大经,草字尧放,热烈欢迎周先生的到来!”

    柯尧放是个彻头彻尾的文人,国党左派,他以前的上司乃是共党杨暗公。北伐期间,柯尧放热衷于组织工人和学生运动,引起重庆当局的不满,被迫逃亡到贵州。

    在重庆参议会里边,柯尧放跟周赫煊一样,都是粉嫩嫩的新人。他半年前被《商务日报》总经理高允斌推荐,以文化人的身份进入重庆工商界,担任重庆市商会秘书长,又以商界人士的身份加入重庆市参议会。

    为啥柯尧放赶忙着过来跟周赫煊见面?

    周赫煊名气大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这次参议会的换届选举,已经内定周赫煊当选参议长,还内定了柯尧放担任参议会秘书长。

    也即是说,两人以后属于工作搭档,周赫煊名义上属于参议会领袖,而参议会的日常工作则由柯尧放负责。

    “柯秘书长,你好!”周赫煊微笑着握。

    周赫煊对柯尧放并不熟悉,只知道他是重庆四大诗人之一,这段时间还在报纸上看到过柯尧放的诗作。此君专做古诗,跟周赫煊这个白话诗人估计没啥共同语言,但他的诗才还是很高的,咱们可以随便录来两首看看。

    先来一首柯尧放的送别诗:“家愁国恨两悠悠,揽袂依依话寺楼。如此别离花有泪,为谁消瘦月当愁。人间每苦鸳鸯侣,江上应怜鸥鹭俦。此去湄潭烟水阔,知君惆怅望渝州。”

    再来一首柯尧放听闻长沙大火的悲愤诗:“敌骑纵横走迅雷,烽烟处处羽书催。才悲粤汉成焦土,又哭长沙化劫灰。杀贼几人真国士,弃城诸将半庸才。河山惨淡无颜色,心死从来是大哀。”

    顺便说一句,1949年解放军挺进西南,柯尧放为重庆的和平解放立下了大功。

    两人站在会场门口闲聊片刻,突然又有个老头子过来。

    柯尧放立即介绍道:“周先生,这位是四川商业银行总经理汤子敬老先生。”

    “原来是汤半城,”周赫煊抱拳笑道,“久仰汤老先生大名,晚辈有礼了!”

    周赫煊是真的对汤子敬久仰大名,这老家伙积累的财富,曾独占重庆总额的三分之一,其房产遍及重庆大街小巷,人称“汤半城”。早在十年前,汤子敬的生意就做到长江中下游,结果在北伐期间,遇到唐生智强行摊派国库券,不仅损失300多万大洋,还因资金链断裂而关闭旗下七家银行。

    1928年的时候,汤子敬迎来人生中第二次辉煌。他出巨资协助刘湘,把重庆镇改建为重庆市,在参与市政建设的时候赚翻了天。

    就在两个月前,汤子敬又跟范哈儿联合创办四川商业银行。这家伙此时正忙着插地方铸币业务,想要独揽重庆铜元局,丝毫不嫌自己钱多烫。

    可以说,汤子敬是如今的重庆首富。

    但汤子敬在重庆参议会的话语权并不大,因为他是江西人。早年老家毁于太平军战火,汤子敬怀揣600文铜钱、一个鸡蛋、一把雨伞和一双布鞋,14岁就流落重庆当学徒。他因为聪明伶俐,得到老板的赏识,还娶了老板的女儿,从此踏上逆袭之路。

    如果只看这些,大家会觉得汤子敬此人非常励志。但他对待员工非常抠门,而且猜忌心极重,甚至逼得几个公司高层集体辞职。他做房地产和银行已经赚得够多了,还悄悄贩卖鸦片和军火,各种投倒把哄抬物价。

    正是因为这老家伙行事段低劣,而且还是个外乡人,遭到了四川本地商户的集体排斥,以至于连商会会长的位子都捞不到。

    修桥铺路、捐粮救灾什么的,跟汤子敬扯不上关系,属于那种为富不仁的典型。

    柯尧放又给汤子敬介绍道:“汤老板,这位是大文豪周赫煊先生。”

    汤子敬看着周赫煊冷冷一笑:“你就是张谋之的女婿?”

    “正是,”周赫煊问,“汤老板认识家岳?”

    “哼!当然认识。”汤子敬说话没头没尾,冷哼一声直接走人,完全没有给周赫煊好脸色看。

    周赫煊有些懵逼,他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重庆首富了。

    其实事情的原因很简单,张谋之这两年在重庆搞房地产,抢了汤子敬的生意。

    汤子敬当初斥巨资帮助刘湘发展重庆,得到刘湘的器重,但这家伙脚不干净,悄悄勾结刘湘的对头做生意赚钱,甚至还私下运售军火给刘文辉。

    刘湘对汤子敬恨得牙痒痒,但又不敢轻易动。正好张谋之打着周赫煊的招牌,跑来重庆搞房地产,刘湘顺就把几块好地批给了张谋之。

    汤子敬没有实力跟刘湘作对,于是把一腔怨恨都对准张谋之,甚至暗地里使出许多阴招捣乱,一度把张谋之搞得难以招架。作为张谋之的女婿,周赫煊自然也成了汤子敬的仇人,互相之间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

    周赫煊无语道:“看来汤老板对我的印象欠佳啊,这次换届选举,他不会乱来吧?”

    柯尧放毫不在意地说:“周先生放心,汤子敬虽然是重庆首富,但他在重庆商界名声很臭。他越是反对你做议长,其他人反而越是要支持你。”

    “哈哈,有意思。”周赫煊忍不住笑起来,心想:这种人在小说里肯定是反派。

    柯尧放拉着周赫煊的说:“周先生,我们还是先进去吧,我再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周赫煊边走边问:“我是个外地人,现在要当重庆参议长,大家的态度和反应如何?”

    柯尧放竖起大拇指道:“捐款购粮入川赈济灾民,不顾得罪中央而枪毙秦奋禄,周先生,大家都说你是这个?用一句四川话讲:周先生硬是要得!你如今在议员们心中的威望,已经不比汪云松老先生低了。就算李市长没有推举你当议长,我们也会主动请你来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