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79【人祸】
    ,。

    晚秋萧瑟,寒风乍起,却没有树叶飘落。

    周公馆内去年栽植的树木,虽然每天都有园丁取水来浇灌,但依旧扛不过连续大半年的干旱。大概有四分之一都枯死了,剩下的叶子被晒得打卷儿,刚入秋时枝头就掉得光秃秃。

    尹昌龄直接在周家住下,死皮赖脸的等着下一批粮食运到。他是川灾赈济会长,里没粮没钱,回去也是白搭。他已经三度请辞赈灾职务,但刘湘根本不同意,甚至以胃病复发为借口躲着不见人。

    瞎子阿炳拉动着琴弦,胡琴声噎,如泣如诉,让这个秋天更显悲凉。

    “唉,我错了,”周赫煊长叹一声,“我该早点从国外买粮回来。”

    尹昌龄安慰道:“你没错,你已经尽力了,比所有人都做得更好。哪个又能预料得到呢?今年的旱灾会这么严重。”

    周赫煊沉默不语。

    对于1936年到1937年的四川大旱,周赫煊在穿越前略知一二,但真的没有详细深入研究过。

    一般情况下,大规模饥荒都发生在冬春之交,周赫煊认为冬天能把粮运到就可以解决问题。他万万没有料到,还在夏天的时候,四川许多地方就撑不住了,入秋之后更是全省糜烂无法收拾。

    如今冬天都还没到,全川已经饿殍遍地,死尸横野。即便是富饶的成都平原,都已经开始出现饥荒,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估计就连成都也无法幸免。

    自认为胸有成竹的周先生,被残酷现实弄得措不及,悔之晚矣。

    刘湘的嫡系部队疲于奔命,这几个月来到处调动平叛,活不下去的灾民渐渐转化为大规模流民。一旦出现几个“草莽英雄”,流民就要变成流寇,杀官放粮吃大户,上演着数千年以来从未断绝的“起义”戏码。

    四川的社会秩序已经趋于崩溃,数不清的灾民故意犯罪,然后前往警察局自首,只奢求能够吃一碗牢饭,甚至是“断头饭”都心甘情愿。

    酿成现在这副局面,到底应该怪谁?

    不能怪老天爷,也不怪中央政府和老蒋,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四川军阀,包括抗日英雄刘湘刘主席!

    连续二十多年的军阀混战,已经将四川民力透支殆尽。百姓家中别说有余粮,能勉强填饱肚子就知足了,再加上水利设施基本就没修缮过,一遇到天灾就只能等死。

    就像前面提到的一则新闻,涪陵县居民谭九风家有良田四十余亩,自耕自足,不说是地主,至少也该算富农了吧。结果连续饿死两女一子,夫妻抱头痛哭,双双悬梁自尽。

    连富农的日子都不过下去,更何况贫农?

    “先生,梁干事求见。”佣人突然过来禀报。

    周赫煊挪了挪身体,坐在藤椅上心灰意冷地说:“让他进来吧。”

    梁干事就是梁旭赞,川灾赈济会特派到重庆的干部,之前遇到缉私队抢粮也是他来报信的。梁旭赞快步走到院中,喜滋滋地说:“周先生,尹会长,有好消息!”

    “啥子好消息,是不是救灾粮运到了?”尹昌龄蹭的站起来。

    梁旭赞忙得口干舌燥,也不见外,端起周赫煊的香茗就一口喝尽,笑着说:“红十字会募集的第一批赈灾粮,已经运到丰都了,最迟明天早晨就能到重庆,足足有8000担(400吨)。另外,红十字会还运来了一些旧衣物,是用来帮四川灾民过冬的。“

    “那就好,那就好,”尹昌龄喜得直搓,盯着周赫煊说,“周先生,这些粮物……”

    “你都拿去吧,重庆这边有我看着。”周赫煊说道。

    尹昌龄鞠躬作揖,弯腰到底,肃穆道:“我代表四川灾民感谢周先生!”

    尹昌龄这把老骨头,几个月来都快散架了。到处给人鞠躬不说,连下跪都跪了好几次,他没有威望禁绝贪污,只能给具体的放赈人员磕头,求他们在发赈灾粮时不要昧了良心。

    周赫煊起身望着坡下的长江水,默然不语,表情悲戚。

    中国红十字会的总会长,正是跟周赫煊一起观看奥运会的王正廷。两个多月前,周赫煊就拍电报请王正廷帮忙,又在全国范围内号召募捐,现在终于看到点实际效果了。

    红十字会运来的400吨粮食,估计还掺杂着红薯、高粱、玉米、南瓜之类的杂粮。但只要是能吃的,就对四川灾民有巨大帮助,有些受灾严重的县,如今连公园里的树木都被剥皮吃了。

    周赫煊转身问尹昌龄:“省府一直没有后续拨款?”

    尹昌龄无奈地摇摇头:“民政厅筹措了10万大洋,又找银行借贷了160万,再多就拿不出来了。至于刘湘,他现在到处调兵平乱,每天消耗的军费就不是小数目。”

    周赫煊是真的无法可想了,他还打算多花些钱,从长江中下游省份买粮。但面对的情况让他极为愤怒,那些外省粮商纷纷涨价不说,竟然有粮都不肯出售,捏在里只等着入冬后再来一番哄涨。

    重庆这边的大米价格,已经涨到了三块五一担,而且那些米铺还玩起了每日限量销售。至于四川受灾更严重的地区,米价甚至暴涨至四块、五块钱一担,有钱还不一定能买得到。

    大灾引发的后果往往是全方位的,不止米价涨了,其他必需日用品也跟着涨。其中要数食盐价格涨得最狠,刘湘为了筹钱提供军粮,一纸命令就把盐税给提高了。盐商们趁来个大涨价,一方面用来表示对刘湘的不满,一方面又在为自己谋求巨额利润。

    现在川内老百姓已经吃不起盐,就连劣质有害的走私硝盐,其价格都让普通居民望而却步。

    天灾?人祸!

    人祸到处都是……

    缙云山麓。

    被刘湘全省通缉的刘神仙,终于重出江湖了。

    刘从云披挂着道袍,高坐于法辇之上,由十六个护法弟子开道下山。

    “当!”

    “白鹤仙翁,下凡救苦。神仙一到,大旱即除。四海龙王,莫要乖张。速来驾前,呼风唤雨!”

    之前被通缉的时候,刘从云自己虽然不敢露面,但他的弟子却一直在活动。特别是山脚下这个村庄,村民们早就被传教洗脑,此时扶老携幼前来跪拜迎驾,高呼着整齐的口号:“神仙老爷,救苦救难!”

    刘从云朝心腹大弟子微笑点头:“赐粮!”

    村民跪地高举着的碗罐,几位弟子提着米袋,朝每人罐子里倒去两把。

    得到粮食的村民们,更加崇拜和尊敬,纷纷大喊道:“刘神仙救命啦,刘神仙长命百岁!”

    大弟子高呼道:“想吃饱肚子,就要听刘神仙的话。每家每户选一个丁壮,拜在神仙门下做徒弟,明天我们就去重庆城里,大鱼大肉敞开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