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80【狼狈为奸】
    ,。

    浩浩荡荡的法船,从北碚顺流直下,大半日便到了朝天门码头。

    岸边,早就有上百弟子在等候,乌压压跪了一大片。等船靠岸,众弟子顿时拜倒磕头,齐声大呼:“恭迎师父老人家法驾!”

    看到刘从云坐着滑竿被人抬下船,顿时有码头工人惊呼:“刘神仙回来了!”

    来往商旅和码头苦力纷纷侧目,因为眼前的神仙法驾阵仗太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

    刘从云非常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他让弟子抬着自己穿街过市,沿途散布刘神仙可以平息旱灾的谣言。仅仅几个小时,消息就已经传遍全城,许多士绅和百姓主动跑去“神仙府”求雨。

    刘从云的“神仙府”是刘湘帮忙修建的,位于主城北岸的江家巷。这次回重庆,刘从云完全可以在北岸登陆,偏偏要去朝天门码头绕一圈,把城区主要街道都走了个遍。

    历史上,刘从云和刘湘是年底闹翻的。

    原因非常简单,刘从云想要染指军权,私自调换模范枪队两个连的排长。刘湘顾忌面子没有直接翻脸,而是宣称回老家养病,同时派人给刘从云下最后通牒。刘从云自知风光难再,悄悄咪咪的就离开了四川。

    但周赫煊带来的蝴蝶效应,却让刘湘和刘从云翻脸时间提前半年之久,而且更加激烈。现在四川境内都传遍了,说刘湘对刘神仙下了通缉令,只要抓住就立刻枪毙。

    以刘湘的“敦厚”性格,自然不可能真的下通缉令,毕竟“师父”的面子还得保住。他甚至连“神仙府”都还给刘从云留着,只是刘从云自己心虚,被吓得躲进了缙云山而已。

    两人之间的矛盾,其实一直都存在,只看什么时候爆发而已。

    在四川军阀混战时期,刘湘想要借刘从云的神仙威名,自然予取予求,甚至容忍对方插军政事务。而现在刘湘已经统一了四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不直接把刘从云弄死已经算办事地道了。

    后世有研究者说,刘从云虽然是个妖人,但却为四川老百姓办了好事,理由是刘从云经常出面平息军阀纷争。而事实上呢,刘从云之所以那么做,是不想让四川尽快统一,只有混乱局面才对他更有利。

    甚至于,刘湘把刘文辉打得一败涂地了,刘从云还跑出来劝阻,说应该给亲戚留条后路,切不可斩尽杀绝。刘从云此种做法很好理解,因为刘文辉一旦完了,那四川就是刘湘独大,他这个神仙也失去了利用价值。

    现在全川大旱,刘从云立即看到希望,认为自己东山再起的时到了。

    神仙府内。

    大弟子前来禀报:“师父,玉祥师弟求见!”

    “宣!”刘从云抬道。

    来者正是四川最残暴的军阀罗泽洲,此人在围剿红军的时候一败涂地,实力大损,去年被刘湘彻底撸掉军职,目前留在重庆城里当寓公。

    罗泽洲见到刘从云,立即跪倒在地:“师父在上,玉祥迎驾来迟,还请师父责罚。”

    “起来嘛,”刘从云感慨地说,“为师在军中有数万弟子,也就你最孝顺了,其他人都避之不及。”

    罗泽洲寻了个蒲团坐下,求教道:“师父,你说过我一辈子官运亨通,现在我成了个光杆子,哪个时候才能重新当官呢?”

    “莫急,莫急,”刘从云微笑摆,“你的命格出奇,乃是明朝猛将常遇春转世。千军易得,良将难求,等到战事再起,必是你飞黄腾达的时候。”

    罗泽洲怎能不急,他说:“刘莽子现在都统一四川了,哪还来的战事?”

    刘从云笑道:“世事纷纭变幻,说不准的,很快就要打仗。”

    “真的呀?”罗泽洲将信将疑。

    “为师哪个时候说话没准过?”刘从云自信满满,“我给刘湘批过命,他‘一遇草头必是所得’,须有神仙保驾才能幸免。如今他既跟我翻脸,算来命不久矣!”

    “草头是谁?”罗泽洲问。

    “天不可泄露。”刘从云一副神秘莫测的高人模样。

    罗泽洲自己脑补道:“难道是中央的老蒋?”

    刘从云笑而不语,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

    事实上,刘从云在成都有弟子做密探,知道刘湘这段时间经常发病,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才敢信口开河说刘湘命不久矣。至于能活多久,其命中克星“草头”是谁,最终解释权都在刘从云那里。

    搞笑的是,这些全都被刘从云蒙对了。

    全面抗战爆发以后,罗泽洲就恢复了军职,正好符合“战事再起,必将飞黄腾达”的预言。而刘湘被老蒋活活气死,又应验了“一遇草头必失所得”,那个“草头”可以理解成“蒋”字。

    反正民间传得神乎其神,以至于在抗战胜利后,刘从云被范哈儿介绍给杜月笙,立即在上海滩混得风生水起。他打着“相天下士”的招牌,被誉为当代司马季主,每相一命,黄金一两,有时候你拿着钱都见不到人。

    到那个时候,刘从云也不穿道袍了,而是穿戴皮草,口含雪茄,弟子四人西装革履伺候,大开现代派算命先生之先河。

    当时有汉奸陈公博派人来测字,对方随口说出个“琴”字。刘从云立即批字道:“琴,二王压一人,人也就没有了根基,此为大凶之兆。二王者,国共两党也,两党都要惩处,自身有没有根基,恐怕性命难保。”

    其实,刘从云早就知道,来人是陈公博派来的,而汉奸的下场不问自知。即便如此,他也没把话说死,而是在性命难保前面加了个“恐怕”。无论陈公博下场如何,刘从云都不会失算。

    但事情传出去以后,大家都认为刘从云有真本事,无数权贵富豪登门拜访,平常百姓有钱都见不到刘神仙。

    直到1948年,南京政府要换届选总统和副总统。刘从云竟然将常凯申、李宗仁、孙科、胡适等候选人的八字,与上海滩花魁的八字写到一张纸上,加以逐一批注,让弟子张贴到街头,一度造成交通堵塞。

    然后,这家伙就因此被赶出上海了……

    此时此刻,刘从云义正言辞、悲天悯人的说道:“当今之计,乃是救灾。为何四川有百年难遇的大旱?因为川中军阀罪孽深重!为师在时,天上各路神仙给我面子,还可保四川百姓平安。为师一离开,玉皇大帝马上就翻脸了。”

    “那该如何救灾呢?”罗泽洲一脸兴奋,他知道赚钱的会到了。

    刘从云奸笑道:“附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