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81【末世劫】
    ,。

    周公馆。

    周赫煊从天津带来的佣人,总共还不足十个,剩下的都是在重庆本地招聘。这些佣人由中介公司负责联系,并各自有两人以上的良民做担保,在可信度和忠诚度上远高于后世职场。

    中国自古以来便是这样,甚至有时候拜师当学徒都需要保人。周赫煊刚穿越那会儿租房子,就被房东要求提供保人,没有保人也行,但必须交足一定数额的押金。

    孔耀华今年52岁,四川大竹县人,幼时家有薄田十余亩。他二十八岁时遭了兵灾,一发打歪的炮弹落于家中,父母妻儿和弟弟弟媳皆死于爆炸。孔耀华当时正好外出未归,才幸免于难。

    之后的日子就过得艰辛了,苛捐杂税数也数不清,他无力独自耕种十余亩地,又没钱请长短工帮忙。再加上感染重病,最终只得卖掉家产四处讨饭。

    孔耀华当过兵,做过乞丐,打过短工,前两年终于在重庆安定下来,被江北一户地主请去做长工。

    谁料到,那位地主老爷很快病死,几个少爷又尽是败家子。老太太努力撑着不愿分家,儿子们吃喝嫖赌抽可劲儿折腾,其中一个竟偷了家中地契去还赌债。

    显赫富裕的地方士绅之家,就这样分崩离析,孔耀华也失去了他的长工活计,只能跑来重庆城里给人打短工谋生。

    去年听说大商人张谋之老爷,在长江边上给女婿起了一座公馆,正在招募老实本分的佣人。孔耀华立即耗尽所有积蓄,送钱给媒子(中介)帮忙运作,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周府园丁。

    孔耀华每天负责的工作,就是给花草树木浇水灌溉,隔三差五修剪打理枝丫。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太幸福了,虽然也很累,但比以前做长短工要轻松得多,而且主人家心地善良,不但每月给三块大洋工资,还包吃包住,偶尔能见荤腥。

    最近孔耀华很自责,周公馆去年新栽的树木,在他中居然枯死十多株。他虽然每天都从长江取水浇灌,但夏天的太阳太过毒辣,这些小树是被活生生晒死的。

    孔耀华觉得自己做了天大错事,主人家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就把小树给侍弄死了呢?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清晨。

    孔耀华早早起床,准备去江边挑水。他闻到厨房那边传来香味,忍不住扭头猛嗅了几下,心头顿时喜滋滋:今天又在烙饼子,硬是巴适!

    周公馆的厨房有两处,一处专供主人家,一处供给府上佣人。

    平常时候,佣人的早餐是稀粥就咸菜,但每个周末可以吃到油饼或者面条。在孔耀华看来,这是极为奢侈的待遇了,周家的油饼放油很重,面条里边还有些肉末,简直就是人间顶级美味。

    “老孔,早啊!”门房贺老头儿打招呼道。

    孔耀华连忙问候:“贺师傅早!”

    周公馆的门房也有两处,一处对山,一处临江。眼前这位贺门房,是跟着主人家从天津来的,属于佣人里边的“元老”,孔耀华万万不敢得罪。

    出了大铁门,孔耀华挑着木桶来到江边,却见码头上正停靠着几条渔船。

    由于周家主人慷慨和善,附近经常有百姓前来兜售土产,渔民们也常常跑来推销渔获。

    那些渔获同样分为两种,最鲜美的刀鱼、黄颡鱼等类别,专门提供给老爷太太和少爷小姐。而渔民卖剩下的一些小鱼虾,周家也乐意花钱买来,当做荤腥给佣人们加餐。

    孔耀华已经跟那些渔民混得很熟,边打水边开玩笑:“梅老坎,你们不去打渔撒网,跑来周家码头摆什么空龙门阵?”

    “你莫管,我们在商量正事。”梅老坎没好气道。

    “啥子正事?”孔耀华随口问。

    一个外号风车车的渔民说:“红阳末劫就要来了,全世界的人都要死绝,只有加入‘孔孟道’才能保平安。我们哥子几个,正在商量哪天拜入‘孔孟道’。”

    “鬼扯火的孔孟道,老子就偏不信,”另一个外号假老练的渔民说,“刘神仙就是个瓜批,脑壳坏掉了才入他的教。”

    风车车立即反驳:“对,刘神仙是瓜批,你假老练才是聪明人。现在好多人都要入教,就你假老练不入,红阳末劫来了弄不死你!”

    梅老坎突然问孔耀华:“老孔,周先生入没入教呢?”

    “入啥子教哦,听都没听说过。”孔耀华笑道。

    风车车乐道:“周先生也是神仙,听说还是刘神仙的师伯,他老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入教。”

    孔耀华愈发好奇,详细询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些啥子哦?我都听不明白。”

    渔民们立即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讲述,很快把情况全部说出来。

    原来,自从刘从云回到重庆,城里很快传开一个说法:宇宙从诞生到毁灭,共经历青阳、红阳和白阳三个劫期。民国乱世正处于红阳劫之末,即“二期末劫”,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劫难。届时,除了“孔孟道”的信徒之外,其余凡人都将随旧世界一起毁灭。四川连年的战乱和灾荒,以及今年的大旱灾,都是“红阳末劫”的体现,如果没有高人出,旱灾至少要持续百年之久,并且受灾区域会从四川波及到全中国,乃至全世界。

    典型的邪教末世论!

    这就是刘从云玩出来的鬼把戏,自从跟刘湘闹翻以后,他在全川的诸多分坛随之瓦解,信徒们各奔东西很难再聚。为了东山再起,刘从云借鉴了华北某教派的理论,大肆宣扬末世论,恐吓诱骗四川百姓入教。

    但凡想要入教的,视其自身状况贡献财物。实在没有钱的,如果有个一技之长,比如会打架、会写字、会偷盗等等,也可以量才取用。

    光杆军阀罗泽洲第一个响应,高调捐出上百万家产,在刘从云那里求得“保生符”。听说此符可保全家性命,包括家中的佣人,都能安然度过红阳末劫。

    罗泽洲视财如命,自然不可能捐那么多钱,这都是他跟刘从云商量好的。套用《让子弹飞》里面的一句台词:“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通过末世论来恐吓诱骗,刘从云不仅能够聚敛钱财,还能迅速的恢复其教派实力。

    越是乱世,人就越迷信,更经不起吓。

    当初刘湘军中有了刘神仙,刘文辉就请来个万神仙,两位军阀打得如火如荼,两位神仙的斗法也万分精彩。

    像杨森这种不怕鬼神的军阀,因为被迫给刘从云磕头,直言说自己受了平生未有之耻辱。但实际情况呢,杨森因为童子的一句戏言,就派人杀尽地盘里的狗——杨森字子惠,也即杨子惠,他本来很喜欢养狗。

    四川方言里把羊称作羊子,某天他听到一个孩童指着被狗追赶的羊群说:“羊子会(杨子惠)被狗咬死。”杨森觉得大为晦气,又隐隐感到不安,于是便开启了屠狗大业。

    军阀们都是如此,更何况升斗小民?

    此时此刻,孔耀华听渔民们讲完末世论,也吓得惶恐不安,自言自语道:“都说周先生也是神仙,末日来了他能不能保我哟?”

    “肯定可以,”风车车羡慕地说,“周先生是高人,你们这些当佣人的就享福了,四川死绝了你们都不会死。”

    “那就好,那就好。”孔耀华犹有余悸。

    梅老坎突然有了新想法,他说:“周先生啷个厉害,比刘神仙还更凶,干脆我们去找他求一张保生符!”

    “要得,这个办法要得,”风车车顿时大喜,“周先生心善,他的保生符肯定不要钱。快走,快走,哥子伙一起去找周先生。”

    大清早,刚刚起床的周赫煊,面对前来求符的渔民一脸懵逼。

    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