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86【膝盖中箭的汤半城】
    ,。

    “崔姐,我想请半天假。”

    “崔姐,我也想请半天假。”

    “崔姐……”

    连续好几个佣人跑来请假,让周府女管家崔慧茀有些奇怪,忍不住问道:“平白无故的,你们都请假去做什么?”

    一个女佣说:“商业银行要黄(倒闭)了,再不取钱就拿不出来。”

    另一个男仆也说:“好像是汤半城做生意赔惨了,他的银行要全部关门散伙。”

    汤子敬是重庆首富,连崔慧茀都听说过他的大名,怎么可能突然间赔得关银行?

    崔慧茀好奇地问:“你们听谁说的?”

    “大家都这样说。”佣人回答道。

    崔慧茀没有为难大家,当即批假,叮嘱道:“快去快回,取了钱马上就回来。”

    佣人们连忙往外跑,崔慧茀想了想,觉得这是件大事,快步走去书房向周赫煊禀报。

    “汤子敬做生意赔得关银行?”周赫煊听了也无比惊讶。

    四川商业银行,可不是汤子敬独自开的,范哈儿也是合伙人啊。一个是重庆首富,一个是实力派军阀,他们的银行怎么可能说倒闭就倒闭?

    崔慧茀道:“佣人们都这么说,我也觉得很奇怪。”

    “我打电话问问。”周赫煊笑道。

    周赫煊首先打电话给范哈儿,是范庄的佣人接的,说范师长最近不在重庆。

    周赫煊又打给市长李宏锟,李宏锟在电话里笑得喘不过气,缓了好一会儿才说:“刘从云让徒弟带人去商业银行取钱,刚开始只有一千多人跟着,消息传开以后,跑去银行拿钱的越来越多。四五千个人堵在商业银行门口,被一些老百姓误认为商业银行遭到挤兑,连忙告之亲友赶快取钱。商业银行在重庆的所有门店,现在全都围满了人,连带着他的其他几个钱庄也遭到挤兑,汤半城都已经快被气疯了。”

    私营银行是可以倒闭的,特别是民国时期,说倒闭就倒闭,每每让无数百姓赔光血汗钱。现在老百姓都成了惊弓之鸟,但凡听到点消息,也不管真假,反正先去把钱取出来再说。

    “哈哈哈哈!汤老板这是遭了无妄之灾啊。”周赫煊顿时大笑不止。

    李宏锟幸灾乐祸道:“姓汤的那是活该,刘从云这次行骗,汤子敬在暗中帮忙洗钱,还趁贱价购买了不少涉案脏货。”

    “那太还真是活该!”周赫煊不齿道。

    都是身为重庆首富的人了,居然连这种脏钱都赚,简直掉进了钱眼儿里。

    现在爽了,汤子敬的银行和钱庄全遭挤兑,估计一时半会儿根本拿不出钱来,只有从外地调运。如果十天半个月内不能解决,估计跟汤子敬做生意的商家都要来催账,说不定真的破产都有可能。

    为了几个脏钱,汤子敬这回亏大发了,估计要靠贱卖产业才能应付挤兑潮。

    李宏锟突然说:“我感觉刘从云想跑了。”

    周赫煊立即反应过来:“对,他肯定要逃,必须派人紧盯着!”

    骗子的钱不可能吐出来,往外吐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为了保住更多的钱。刘从云若是留在重庆,必然每天都得应对前来要账的受骗者,只有离开才能彻底脱身。

    “放心吧,我已经派人盯紧了,估计这骗子今晚就要跑。”李宏锟胸有成竹道。

    ……

    刘从云虽然脑瓜子聪明,但毕竟不懂商业,面对莫名其妙的挤兑潮,他一时间被搞得有些懵逼。

    历年骗来的钱财,再加上这次骗的钱,刘从云大部分都存进了银行。而汤子敬这个重庆首富,又是在重庆开银行开得最多的,商业银行、永美厚银行、同福生钱庄、钱长源钱庄、正大昌钱庄、德大家钱庄、正大永钱庄……这些银行都是汤子敬的产业。

    一旦汤子敬破产,刘从云的大半身家都要泡汤,这些年算是白混了。

    “师……师父,汤半城不会真的要黄吧?”一个弟子担忧地问,他的钱也在银行里啊。

    刘从云有些精神失常,银行遭到挤兑的消息,比受骗者找上门都更让他紧张。他强自镇定道:“莫得事,莫得事,汤半城是能人,他肯定扛得住。”

    另一个弟子说:“师父,要不咱们也去排队取钱,先把钱都取出来再离开重庆。”

    “取你妈个铲铲!”

    一向仙风道骨的刘神仙,此刻仪态全失,破口大骂道:“你个憨包,尽出些馊主意。这么多人排队取钱,十天半个月都取不出来,到时候就啥子都晚了!船准备好没有?”

    负责安排跑路的弟子说:“已经妥当了,船藏在黄花园江边上,师兄弟们正在搬东西过去。”

    刘从云命令道:“不值钱的都丢了,只带存折、银票和现洋。对了,粮食也要带,川中那边缺粮,有钱都买不到。”

    ……

    汤宅。

    重庆首富汤子敬先生虽然是江西人,但他已经习惯了一口四川话,此刻正在摔东西大骂:“刘神仙,我日你先人板板,你咋个不去死哦!”

    “先人板板”就是祖宗牌位,亵渎别人家的祖宗牌位,大概算是最恶毒的骂人语言吧,比问候对方母亲还更具攻击力。

    次子汤壹桥劝道:“老汉儿,你莫要再气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弄银子来。”

    “我晓得,我晓得,”汤子敬扶额喘息了一会儿,问道,“情况咋样了?”

    汤壹桥回答说:“大哥正在找其他银行拆借,但同行是冤家,巴不得我们落难。我刚拍电报给了幺叔,幺叔说他尽快从江西、湖南送银子过来,但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现在我们的钱庄和银行都被挤兑了,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找范哈儿借点钱,毕竟他在商业银行也有股份。二是……”

    “是啥子?”汤子敬问。

    汤壹桥口干舌燥地说:“把大昌祥盐号和裕生厚布号卖了。”

    “不能卖,不能卖,”汤子敬连连摇头,“盐号和布号都是稳定财源,就算做银行亏了,也能从盐号、布号赚回来,那才是我们汤家的根基。再说,现在慌慌张张的卖,肯定要被人趁火打劫!”

    “那啷个办?遭不住挤兑啊!”汤壹桥说。

    汤子敬欲哭无泪道:“卖铺面和房子,半个重庆的房子都是汤家的,卖一些出去足够应付挤兑了。放心,挤兑潮很快就会过去,这几天晚上都不要歇业,敞开了让储户取钱,让那些破落户看看我们汤家的财力!”

    现实就是这么离奇,周赫煊想出一堆策略都没用上,居然靠批量印刷灵符把刘从云逼得必须跑路。而刘从云只是让弟子带人取钱,应付一下眼前的困局,结果莫名其妙把汤子敬搞得卖房产。

    周赫煊现在很想说:我都还没用力,你们怎么就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