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92【同监来访】
    ,。

    从美洲运来的首批赈灾粮,没有送到川中,甚至都没有运抵重庆,直接在川东的长寿、涪陵、忠县、万州、云阳、奉节等县就卸货了。特别是涪陵,属于受灾大县,无数饥民等着粮食救命。

    川东各县百姓已经把树皮草根啃光,靠挖食白泥充饥。这些白泥又被称为“神仙米”、“观音土”,常常被和着草木灰,拌水做成饼状吃下,能让饥饿之人感受到饱腹的快乐。

    吃下白泥,肚子饱了,剩下的就是等死。因为白泥根本拉不出来,淤塞在肠道当中,活生生把人给撑死。

    但即便如此,饿疯了的饥民也视白泥为宝物,甚至因为抢挖白泥而爆发大规模火拼。涪陵县第三区百姓挖取白泥,竟将山脚挖空,导致山石崩塌,50多名挖土饥民被滚石砸死。而未死的同伴视若无睹,继续在血肉模糊的尸体旁挖泥吃,有人吃得太多太猛当场就撑死了。

    宜宾专员冷寅东就白泥的营养问题,专门写信请教科学家,来自上海的某位教授回信道:“白泥含有人体所需矿物质,吃百斤可获得热能三百卡。”

    冷寅东立即兴奋地上报刘湘,还为此发明了科学的白泥吃法。一种方法是,将白泥和粮食搭配着吃,粮食占六七成,其害较少;另一种方法是,在食用白泥后,用稻草秆或地黄瓜根,熬水服用,帮助消化。

    刘湘得到这个消息,立即批示省府发函通告各市县,运用官方渠道广泛宣传。

    刘湘是傻子吗?

    当然不是。

    对于饥民来说,吃白泥属于饮鸩止渴。而发函宣传吃白泥的方法,则是刘湘在饮鸩止渴,他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

    刘湘肯定是有钱有粮的,但还不够军队和公务员开销,他为了确保自己的军阀统治,只能把钱粮留起来备用,眼睁睁看着全川灾民去死!

    从美洲运来的首批救灾粮,立即让川东各县饥民得以喘息,现在到处都有赈济会联合县政府设粥场救灾。至于以工代赈建厂房什么的,周赫煊暂时不敢,以灾民现在的状况来看,让他们干活很容易把人累死。

    关于周赫煊耗费巨款赈灾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连他公审弄死刘从云,重庆突降甘霖的奇谈都传至川东各县。无数得以活命的老百姓,自发在家设起长生牌位,简直把周赫煊当成关二爷供奉。

    第二批美洲赈灾粮也很快运到,这次尹昌龄在周赫煊面前长跪不起,死活把粮给运到遂宁、资阳、简阳等县,周神仙的大名也随之传播到川中各地。

    就在此时,西北传来重大消息,老蒋被张学良、杨虎城给扣了。

    ……

    王二、袁巫九、郑仁通三人运来的1000担粮,在奉节县就卸货了,交给当地赈济会负责发放。他们继续乘船逆流而上,很快抵达重庆主城,沿途所见之灾况,骇得三人背心发凉。

    用鬼算子郑仁通的原话来说:“我走遍华东华南,目睹过各种灾害,未有如四川之可怖者。巴蜀膏腴之地,饿殍连野,死尸载道,易子而食,几为鬼蜮。”

    直到进入重庆市的辖区,情况大为改观,沿江两岸很少见到尸体,也几乎没有饥民盈野的现象,就好像是从地狱重返了人间。

    郑仁通连连感叹:“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周先生能庇护一方百姓,存活生灵无数,可谓当世大贤!”

    “老郑,别冒酸水了,船工说前面就是周公馆。”袁巫九提醒道。

    “咳咳,感慨两句而已。”郑仁通用咳嗽来缓解尴尬。

    这两人是多年的老搭档,在投靠王亚樵之前,袁巫九是个打家劫舍的山大王,而郑仁通则是寨子里的狗头军师。

    袁巫九在十多岁的时候,就跟着同乡一起闹革命,二十岁不到就已经成了地方(县)保安团总长。结果因为看不惯县长贪赃枉法,一怒之下把县长给宰了,只能带着几个兄弟钻进岭南大山当土匪。

    郑仁通也不是啥好货,这家伙生在偏僻地方,十多岁了还在念四书五经。好不容易开眼看世界,考进学校学习西方知识,却依旧沉迷于《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传统读物。他自叹生不逢时、怀才难遇,在一次赶路途中遇到土匪袁巫九,人家嫌他穷懒得抢,他却死皮赖脸跟着去了土匪窝,毛遂自荐要当狗头军师,还给自己起了个“鬼算子”的绰号。

    后来,郑仁通接触到法国大革命相关书籍,天天怂恿袁巫九到京城闹革命。再后来又遇到王亚樵,领略到宣扬无政府的安那其主义,郑仁通顿时就变成安那其信徒,连带着把袁巫九也拖去加入王亚樵的斧头帮。

    这三个人当中,两个土匪,一个小偷,犯案无数,罪该枪毙,却自诩替天行道,还说他们从来没有害过好人。

    转眼就到了周家的私人码头,三人拾级而上,在半坡看到有人在烧香跪拜,周围还有许多烧过的纸钱灰烬。

    郑仁通好奇问道:“老夫人,你在做什么?”

    老太婆指着前方的周公馆说:“在给周神仙烧纸钱,我孙女儿病了,请周神仙保佑一哈。”

    一路上也听到不少传闻,知道周神仙就是周赫煊,袁巫九稀罕道:“周先生又没死了,活得好好的,你烧纸钱让他怎么用?还不如直接把纸钱送给他。”

    老太婆解释说:“周神仙是神仙下凡,总要升天的,我提前烧点给他嘛。”

    王二哈哈大笑:“你烧的这些纸钱,周先生升天了才收得到,现在怎么能够保佑你的孙女?”

    老太婆愣了愣,犹豫道:“那我直接给周神仙送纸钱?怕是不好哦。”

    三人乐得合不拢嘴,没有再跟老太婆说话,而是加快步伐朝周公馆大门走去。

    郑仁通又在感叹:“周先生啊周先生,在重庆已经生而成圣了,真让郑某心驰神往!”

    王二拍打着大铁门,门房贺老头问:“几位到周公馆有什么事?”

    王二颇为自豪地说:“我叫王天良,是周先生的同监。你去跟周先生通报一下,就说燕子王二来访,他肯定知道的。”

    贺门房听得一头雾水,同乡、同学、同志他知道,但同监是什么鬼?

    终于,贺门房道出心中疑惑。

    王二得意大笑:“同监就是一同蹲过监牢,我当初在牢房里,也是跟周先生谈笑风生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