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12【人类社会太极八卦系统】
    ,。

    春末夏初的朝阳,透过窗纱照进房间。随风摇曳的树枝带动光影,在帘子上演着皮影戏,给这宁静的早晨添了几分热闹。

    费雯丽半趴在男人怀中,长长的睫毛偶尔抖动,就像正做着甜梦的睡美人。她的睡姿优雅而恬淡,被天鹅绒毯勾勒出浮凸曲线,只在下端露出半截白生生嫩腿,引人无限遐想。

    费雯丽也回英国了,就在周赫煊抵达伦敦的第二天,她刚把《乱世佳人》拍完,就匆匆启程前来参加英王加冕礼。

    “爸爸,妈妈!快开门!”

    门外传来甜脆稚嫩的童音,小纯熙一大早就跑来叫门了。

    “来了,来了,”费雯丽迷糊的应着,连眼睛都没睁开,把周赫煊给推醒说,“你去开门。”

    周赫煊只能打着哈欠起床,昨晚上梅开二度,不仅费雯丽累,他也犯困啊。揉着惺忪睡眼,周赫煊开门抱起女儿,亲了一口说:“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小纯熙一抱着不倒翁,一勾着老爸的脖子,朝床上看了看,嚷嚷道:“爸爸妈妈是大懒鬼,都九点钟了还不起床!”

    周赫煊笑嘻嘻道:“对,爸爸妈妈是懒鬼,小孩子可不要学哦。”

    小纯熙在老爸怀里腻了一阵,又跑到床上去,摇晃老妈的胳膊说:“妈妈,妈妈,快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吵死了,安静一会儿!”费雯丽烦躁地说,她的脾气有些不好,真不适合带孩子。

    小纯熙顿时噘嘴,泪珠子在眼眶里乱滚,带着哭腔告状说:“爸爸,妈妈凶我,妈妈是大坏蛋!”

    周赫煊乐得不行,重新把女儿抱起来:“你这告状的本事,是跟姐姐学的吧?”

    小纯熙顿时被转移注意力:“爸爸,我想跟姐姐一起玩,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姐姐啊?”

    “我们下个月就回中国,到时候就可以跟哥哥姐姐们一起玩了。”周赫煊安慰说。

    “耶,好棒!跟姐姐一起玩!”小纯熙拽着不倒翁胳膊乱挥。

    费雯丽此时正处于半梦半醒状态,被吵得实在心烦,抓起毯子就盖住脑袋,继续蒙头睡大觉。

    周赫煊连忙把女儿抱出去,顺将房门给关上。

    费雯丽这段时间在美国过得很充实,不仅要拍摄《乱世佳人》,还跟着卓别林、璧克馥等人一起学习制片。毕竟周赫煊是联美影业的甩股东,而费雯丽作为周赫煊的女人,又是极有野心和追求的,她不但想做明星,还想发展成为更高级的制作人。

    繁忙的工作,再加上身边没有爱人呵护,这就导致费雯丽精神蹦得很紧,整个人变得易怒易躁。她似乎自己也感觉到不对,这趟英国之行,与其说是参加英王加冕礼,不如说是她给自己放长假。

    周赫煊洗漱之后,简单吃了早餐,便被女儿拉着去花园玩耍。

    结果刚走到花园,就看到庞德正蹲地上,里写写画画,嘴巴不停嘀咕着什么。

    周赫煊走过去一看,只见地上画着副太极八卦图,旁边写着“物质”、“精神”、“工业文明”、“艺术”、“贫困”等英文词汇。他忍不住问:“庞德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庞德扔掉中的小石子,煞有介事地说:“我正在用太极阴阳理论,研究人类社会的发展,以及文化艺术的衰落和复兴。”

    周赫煊忍着扶额的冲动,好笑道:“那你研究出了什么?”

    庞德指着地上的太极图说:“在人类文明之初,懵懵懂懂,犹如太极混沌。太极生两仪,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就是阴阳两仪,它们相辅相成,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当物质文明繁荣的时候,人们追逐利益和享乐,精神文明就会被压制。然后社会走向衰落和崩溃,在那时,人们又开始思考,精神文明百花齐放,带动文化、艺术和思想的繁荣。因此,物质文明再度兴起,继而压制精神文明,循环往复,永不休止。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正是文艺复兴精神文明极度繁荣后,物质文明占据主导地位的时期。文化、思想和艺术正在衰落,人人追逐物质享受,带来战争、贫困等一系列问题。”

    周赫煊听了顿时无语,完全不知该怎么接腔。

    早在十多年前,庞德就开始探索社会问题了,比如贫困、疾病、文艺衰落等等。他由此仇视现代工业社会,并走上了反犹主义之路,成为墨索里尼的狂热法西斯追随者。

    这货怎么说呢?

    想得有点太多了,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

    庞德还在继续讲述着他的研究成果,指着八卦的乾位说:“这是物质,人需要依靠物质生存。”又指着八卦的坤位说,“这是精神,人不仅要吃饭,还要思考。”再指着八卦的兑位说,“这是哲学,兑为水,为悦,泽水滋养,万物和悦。有了哲学,才能浇灌精神文明,指导和享受物质文明。”

    接着,他又指出其他的卦位,分别将其命名为商业、工业、艺术、战争、科学等等,还特么真能自圆其说。

    周赫煊在旁边听得哭笑不得,叹气道:“庞德先生,我认为你应该学完《易经》,再来完善你的人类社会太极八卦体系。”

    “我也是这么想的,”庞德站起来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说,“还等什么?我们快开始吧,今天学习哪一卦?”

    周赫煊苦笑道:“我觉得应该休息两天,多呼吸新鲜空气,先换换脑子再说。”

    “不不不,”庞德连连摇头,“我现在非常清醒,思路从来没有如此明了过,《易经》给了我大智慧,它将帮助我解决全人类的所有问题。”

    周赫煊揉了揉额头,说道:“你高兴就好,咱们今天学屯卦。”

    等费雯丽睡醒起床,都已经快中午了。

    小纯熙扑到费雯丽怀里,委屈地说:“妈妈,爸爸不陪我玩,那个坏老头儿把爸爸抢走了!”

    “庞德先生是诗人,不是坏老头。”费雯丽睡醒之后很有母爱,耐心地教育女儿。

    小纯熙低声道:“爸爸说,那个坏老头儿是疯子,还不准我跟别人说这句话。妈妈,疯子是什么啊?”

    费雯丽想了想,解释道:“疯子就是脑袋有问题,有时候还会打人。”

    “好可怕!”

    小纯熙瞪大双眼,紧张兮兮道:“妈妈,我们快去救爸爸。爸爸跟疯子在一起,他很危险!”

    “哈哈哈哈……”费雯丽被女儿逗得开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