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13【英王加冕】
    ,。

    中国的皇帝喜欢万国来朝,英国的国王同样如此。

    英王乔治六世的加冕礼,算是大英帝国在日落前最后的风光了。来自全球十八个国家的海军,再加上英联邦的145艘军舰,共同参加英王加冕的阅舰仪式,在斯皮特黑德海峡演绎了一场空前绝后的世界海军盛会。

    德国、法国、美国、苏联、荷兰、西班牙……甚至连古巴海军,都派出一条巡洋舰前来助兴。可不正是万国来朝吗?

    按照老蒋的打算,中国也应该派一艘军舰过来,可惜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行。

    整个英联邦及其殖民地,这几天都沉浸在欢乐当中,处处张灯结彩,颇有些中国春节的味道。

    事实上,乔治六世在去年底就登基了,但那只是无冕之王。新登基的英国国王,需要向教皇或大主教行效忠礼,才能真正加冕戴上王冠,拥有政治和宗教的双重肯定。

    周赫煊和费雯丽大清早就起床,随即分开行动。

    周赫煊要去中国驻英大使馆,跟特使团成员汇合,然后再以中国使节的身份,一起赶赴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而费雯丽则跟父亲欧尼斯一道,带着女儿前去参加加冕礼,他们的身份是皇室特邀嘉宾。

    “明诚兄,好久不见!”驻英大使郭泰祺笑着打招呼。

    周赫煊哈哈大笑,调侃道:“葆东兄,你发福了啊,看来在英国过得不错。”

    郭泰祺还是那副骚包模样,而且今天打扮得格外骚,礼服上镶嵌着一条条金穗,金光闪闪能把人的眼睛都晃瞎。他现在的身份不仅是驻英大使,同时还身兼中国特使团的副使,而主角则是正使孔祥熙。

    孔祥熙挽着妻子宋霭龄现身,收敛笑容训话道:“今天是英王加冕的大日子,各国皇室和外交人员都会到场。英国是礼仪之邦,中国也是礼仪之邦,大家千万不要失了礼数。请诸位再整理检查一下仪容穿着,十五分钟之后,准时出发前往威斯敏斯特教堂。”

    整个使团虽然有30多人,但有资格出席加冕礼的,算上周赫煊也仅有12人。孔祥熙的长女和次子,只能算普通随团成员,并未收到邀请,就连第三天的加冕宴会都没法参加。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中国特使团浩浩荡荡的出******敦街头,已经涌满了自发前来祝贺的市民。他们中的许多人,昨晚就搭着简易折叠床露宿街边,现在把床一收,就可以守在原地迎接国王辇驾的到来。

    全伦敦的警察都在行动,号召市民不要拥挤,否则车辆根本无法通行。

    孔祥熙坐在轿车里面,握着宋霭龄的,看着两侧黑压压的人群感慨:“英国受到国民如此爱戴,真是难得啊。”

    爱戴个鬼!

    周赫煊对此嗤之以鼻,一个刚刚继位的口吃王子,啥为国为民的好事都没做过,怎么可能受到国民爱戴?这些英国人自发跑来庆贺,七分属于看热闹,剩下三分也不过是对“国王”这一身份的尊敬。

    众人来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被安排在教堂外的特殊区域等待。除了中国特使团以外,还有欧亚各国的王室成员,各国的外交使节团,以及诸多特邀观礼嘉宾。

    等候大概半个多小时,远处传来震天的欢呼声。

    在长长的仪仗队的中段,只见国王乔治六世和王后,坐着八匹白马拉乘的金色马车而来。那辆马车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就连车轮子都包着黄金,这是为加冕礼特制的国王金马车。

    乔治六世显得很紧张,他昨晚彻夜难眠,早餐也只随便吃了两口,此刻全身发寒颤抖,犹如提线木偶一般微笑着朝国民挥。

    国王和王后,在宫廷侍者的陪伴下,被神职人员引入大教堂,观礼嘉宾们也进去各自落座。

    一连串的仪式之后,乔治六世被请到一把橡木椅子上安坐。那把橡木椅子,是中世纪时期,英王爱德华放置在那里的,历代英王都要坐在椅子上加冕。

    神职人员捧来一只鹰形圣油瓶,瓶内装有添加了桔、玫瑰、桂皮、麝香和龙涎香的圣油。坎特伯雷大主教拿起镶嵌金银丝的勺子,将瓶内的圣油取出,涂抹在国王的双、胸膛和头部。

    这是整个加冕礼的中心环节,名叫“受膏”。

    在进行受膏仪式的同时,英王向世人庄重起誓,他将仰仗全能的上帝,以获取公平公正以及安妥地服务于自己子民所需的意志、力量和能力。

    坎特伯雷大主教随即将一顶王冠戴在乔治六世头顶,表达了上帝对英王的承认,加冕礼终于到达尾声。

    西方有句俗语,叫做: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咱们别去想什么引申意义,可以直接从字面来理解。就现在乔治六世脑袋上那顶王冠,至少有五斤重,只有特殊场合才会佩戴,平时戴起来纯属给脖子找罪受。

    这顶王冠跟之前的橡木椅子一样,都属于中世纪英王圣爱德华的遗物。以前英国闹革命的时候,查理一世被咔嚓斩首,此王冠差点被融化铸成金币。

    圣爱德华王冠最开始就重四斤多,之后的每代英王加冕,都会往王冠上面添加珠宝。一会儿红宝石,一会儿蓝宝石,一会儿又是钻石。到了乔治六世加冕,王冠上足有2868颗钻石,273颗珍珠,17颗蓝宝石,11颗祖母绿和5颗红宝石。

    王冠,真的好尼玛重。

    周赫煊全程观看了加冕礼,中午简单吃饭,下午就是加冕礼海军阅兵式。

    众人被请上国王的旗舰,几艘英国航母组成的编队,从宽阔的海面通过。接着又是100多艘各式军舰,以及来自于全球十八个国家的海军舰艇,变着法的组成各种阵型,轰轰轰的疯狂放礼炮。

    “万国来朝,真是万国来朝啊!”孔祥熙羡慕地感叹着。

    陈绍宽的神情则无比失落,他作为中国海军部长,此时应该指挥自己的军舰接受英王检阅,而非跟外交人员站在一起远远围观。连古巴这样屁大点的国家,都派了军舰来参加海军阅兵式,凭什么中国的军舰只能窝在本国海港内?

    周赫煊的关注点则有些不同,他看着美国、法国、英国、德国和苏联的军舰,心里想的却是几年后的战争。眼前的这些各国军舰如此和谐,到时候互相拼杀起来真有趣儿。

    特别是苏联红海军,那可是上岸之后战斗力爆表的奇葩军种。

    下午的海军阅兵式结束,晚上又是大型交响乐演出,周赫煊他们都没有会跟英王说话。

    直到加冕礼的第三天,英王乔治六世在白金汉宫举行加冕大宴,终于开始正式接见外宾使节。就像中国古代的皇帝接见外国使节一样,这玩意儿同样搞得繁琐不堪,只差没有向皇帝磕头谢礼了。

    一个个国家的使节,被带到乔治六世面前祝贺,中国特使团比较靠后,但好在还没有垫底。

    12个中国使团成员上前,英国外交部长艾登介绍道:“国王陛下,这位是中国的财政部长孔祥熙先生。他统一中国财政,整理中国税制,改革中国货币,恢复中国的国际信誉,平衡中国的政府预算,是一位伟大的理财专家!这是孔先生的夫人,美丽大方的宋霭龄女士。”

    乔治六世习惯性的吸一口气,微笑道:“欢……欢迎中国朋友来到英国。”

    孔祥熙上前握说:“祝国王先生身体健康,祝中英两国友谊长存。”

    “谢谢。”乔治六世的感谢语没有口吃,估计已经练出来了。

    英国外相艾登又介绍说:“这位是中国特使团的副使,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国际闻名大学者周赫煊先生。周先生……”

    乔治六世打断道:“不用再介绍了,我……我和周是……是老朋友。”

    周赫煊笑道:“你好,国王先生,祝你国运长久。”

    “不……不用那么见外,叫我的名字即可。”乔治六世微笑着说。

    “好吧,伯蒂,”周赫煊上前拥抱,拍着乔治六世的肩膀道,“别太紧张,你可以应付的。”

    “谢谢。”乔治六世说。

    孔祥熙和宋霭龄在旁边看得无比惊讶,他们只听说周赫煊和英王是朋友,却没想到关系如此亲密。“伯蒂”是乔治六世的昵称,也可以说是小名,一般人根本不敢这样称呼。

    孔祥熙又联想到前不久的德国之行,他们一到德国见了希特勒,元首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周没有来吗?”

    还有瑞典那边,孔祥熙跟瑞典王储交流时,瑞典王储聊得最多的就是周赫煊。

    这交游也太广阔了点吧!

    来到宴会桌上,孔祥熙低声对周赫煊说:“周先生,你和英王关系如此亲密,能否说服英国向中国提供借款?”

    周赫煊摇头道:“有点困难。你是知道的,英王不问政治,只是象征性的国家元首而已。”

    “那就算了吧。”孔祥熙失望道。

    周赫煊笑着说:“我倒是可以帮你联系英格兰银行总裁诺曼先生。”

    “你跟诺曼先生也有交情?”孔祥熙震惊道。

    周赫煊有些无语:“上次白银危,就是我找的诺曼啊,否则英国调查团哪有那么快到中国。”

    “原来如此。”孔祥熙仔细打量,愈发感觉周赫煊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