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15【七月】
    ,。

    孔祥熙在英国还是很有收获的,英国财政部门和英格兰银行,都有意向跟中国达成进一步合作。双方的合作内容有两个,一是英国向中国借款修铁路,二是中国在英国发行债券。

    大概在伦敦停留了一个月时间,孔祥熙把大致合作框架确定,剩下的就只有具体细节了。这些不需要孔祥熙亲自过问,他留下几个铁道部和商务部的谈判官员,便带着老婆孩子前往美国——还得找罗斯福打秋风。

    在孔祥熙辛苦忙碌的同时,周赫煊也没闲着。他一边给庞德讲述《易经》,一边受邀参加各种讲学和演讲活动,反复不断的提醒英国人,说日本正在破坏世界和平,破坏英国在亚洲的利益。

    至于能收到多大的效果,周赫煊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经过他的演讲宣传,许多普通英国民众都知道,在远东有个叫日本的国家,整天只顾着对外侵略扩张。

    此时整个欧洲,正处于和平思潮泛滥时期。而热衷于破坏和平的日本,给英国民众的印象坏到了极点,至少英国民间舆论是站在中国这边的。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英国政客需要选票,他们或多或少会听取民意。

    六月初,周赫煊带着老婆女儿离开伦敦,坐船前往意大利。

    修炼《易经》走火入魔的庞德先生,居然生出定居中国的念头,他这次回意大利打算带着老婆搬家。至于两个情妇嘛,好聚好散,给些钱做赡养费,剩下的就不必再纠缠了。

    对庞德而言,搬家实属正常。

    他是一个美国人,因为佩服芬诺洛萨的文学主张,于是搬到英国去定居,顺便还成了叶芝的学生。在英国混了十多年,又向往法国的文学和艺术,于是搬到法国去定居。在巴黎居住了三年,他不喜欢这里的物欲横流,转而欣赏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张,于是搬到意大利定居到现在。

    如今,庞德又迷上了《易经》和中国文化,干脆就带着老婆去中国住几年。

    等到婉容从德国赶来汇合,众人终于启程,抵达上海时已经七月初了。

    本月发生了很多大事,而最大的大事,便是国共展开庐山谈判。

    周公亲自带着国共合作抗日纲领,前赴庐山与常凯申展开会谈。常凯申狮子大开口,提出:第一,成立国民革命同盟会,由国共双方推选干部组成,老蒋任主席,并拥有最终决定权;第二,全面整编红军,共党任师长,国党任副职,朱毛二位必须出国留洋;第三,陕甘宁边区政府,由南京政府委派正职官员。

    共党的回应是:陕甘宁边区实行民主选举,推荐张继、宋子文、于右任三人,择其中一人担任边区行政长官,同时不放弃国民大会民主选举的基本原则。红军可以整编,希望老蒋设立军事总指挥部。整编后的红军,须由朱老总担任指挥官,***表示愿意出国,但必须等待合适时再离开。

    为了谈判便利,南京与延安开通电台。

    双方你来我往,老蒋死不松口,共党只能步步退让,即:共党用政训关的名义指挥红军,朱老总可以不当军事指挥官,但必须担任红军的政训处主任。这是最终底线,如果朱老总不能担任政训主任,那红军就绕开南京政府自行整编。

    谈判未果,不了了之。

    而远在华北地区,日军于卢沟桥、宛平河套多次进行演习,兵锋直指北平。关东军司令部、北韩总督府、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和满铁总裁等各方人士,在大连举行会议,侵华形势日趋严重。

    日军如此剧烈的行动,让宋哲元和韩复榘顿时紧张起来,但又各自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日军不会轻易动,顶多跟以前一样属于武力恐吓。

    上海,码头。

    有一群文化人,正在苦苦等待周赫煊归国,其中有徐志摩、陆小曼、陈梦家、孙大雨、林语堂、邵洵美、项美丽等等。

    徐志摩还是那般优柔寡断,他和陆小曼的婚姻名存实亡,却依旧同居在一起。不过比起以前要好些,他还偶尔回家看望父亲,看望一下前妻和儿子。

    也不知在顾忌什么,徐志摩死活不愿跟张幼仪复婚,即便二人现在相处得十分融洽。

    再来说说邵洵美和项美丽那一对,他们站在码头上,比徐志摩、陆小曼更加抢眼。一个豪门浪子大诗人,一个是艳光四射大洋马,偏偏还属于婚外恋,这种组合放在二十一世纪都颇为稀罕。

    邵洵美在上海滩的名气,并不输给徐志摩多少,就连鲁迅生前都写文章怼过:“邵公子有富岳家,有阔太太,用陪嫁钱,做文学资本。”

    邵洵美的正妻盛佩玉,正是盛宣怀的亲孙女,他本人则是盛宣怀的亲外孙。表姐弟结婚嘛,亲上加亲,“有富岳家阔太太”的鲁迅之言来源于此。

    (咦,怎么又是盛宣怀的后人……)

    事实上,鲁迅先生这回没有怼到位,因为邵洵美本身就是官三代。他爷爷官至一品,历任湖南巡抚、台湾巡抚,他父亲也当过轮船招商局的督办,家里富得流油,根本用不着花妻子的陪嫁钱。

    这货尤其好赌,每每输赢巨万。但他又看不起市井赌徒,喜欢“雅赌”,输得越厉害,写的诗就越好,被誉为“赌国诗人”。

    可以用四个子来形容邵洵美,即:美男子、浪荡子、富家子、大才子。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浪子也不可怕,就怕浪子又帅又富又有才华。

    对于邵洵美这种人来说,什么东西都唾可得,实在太没意思了。整个上海文化艺术圈,除了左翼文人之外,全都是他的朋友。就连前任南京市长都是他的朋友,还专门邀请他去做首都市长秘书,结果邵公子做了三个月就甩不干,他觉得当官儿实在很无趣。

    “来了,来了!”陈梦家指着前方说。

    徐志摩立即欣喜道:“咱们快去迎接。一定要围在明诚身边,防止宵小行刺,别让他被日本特务给害了。”

    孙大雨放声大笑道:“哈哈,今天我们都投笔从戎做侍卫!”

    周赫煊前几个月的遇刺案,闹得实在有些大。几乎不分左派右派,当时整个中国文坛,都在自发抨击日本人的无耻行径。

    而周赫煊本人,亦被视为文坛偶像,自带“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壮光环。如今不知有多少热血青年,愿意不顾一切的站出来,牺牲自己性命为周先生挡枪。

    周赫煊遇刺的时候,徐志摩正在北平讲学,常常悔恨自己当时没在南京。现在恰好学校放暑假,徐志摩就召集了一帮朋友,巴巴的跑来码头给周赫煊接船。

    “明诚!”徐志摩激动挥。

    周赫煊抱拳笑道:“志摩兄,慢哉兄,铭传兄,雨堂兄……各位好久不见!”

    徐志摩高兴地说:“明诚,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诗人邵洵美先生,这位是美国作家项美丽小姐。”

    “赌国诗人嘛,久仰大名,”周赫煊笑道,“项小姐你好!”

    “周先生你好!”

    邵洵美和项美丽齐齐上前握。

    费雯丽、婉容就跟在身后,众人也连忙问候,最终把目光停留在庞德夫妇身上。

    周赫煊介绍道:“这位是埃兹拉·庞德先生,以及他的妻子……”

    “庞德!”

    “艾略特的挚友庞德?”

    没等周赫煊说完,这群文人已经惊呼起来。

    艾略特这几年在中国诗坛名气太大了,就拿徐志摩来说,他以前最崇拜泰戈尔,现在又极度推崇艾略特。而艾略特最伟大的诗篇,又写明了是赠给挚友庞德,连带着庞德在中国也极有名气。

    就算没有艾略特,徐志摩也是知晓庞德的。

    当年徐志摩在英国留学时,庞德属于英国诗坛的耀眼人物,常恨不能当面一见。

    庞德在学习《易经》的同时,也在练习中文,此刻笑着用中文打招呼说:“大家好,我是庞德,很高兴认识中国的朋友。”

    外国文坛大佬见多了,但会说中国话的却没有。庞德现在的表现,让中国诗人们喜出望外,纷纷围上去进行交流。

    庞德感觉很高兴,都是他练习中文口语的对象啊……

    众人欢笑片刻,坐着轿车前往徐志摩家,半路上遇到疯狂的示威人群。

    庞德有些好奇,问道:“周,他们因为什么游行?”

    周赫煊看着人群中各种标语,回答说:“去年,有七个很著名的爱国者,被中国政府抓捕入狱,眼前的游行就是在要求当局释放他们。”

    “原来是这样。”庞德点头道。

    “七君子事件”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全国各地隔三差五就要搞游行,而且最近的游行示威次数越来越多。

    因为就在半个月前,国党当局公开审理了七君子一案,其中罪名漏洞百出。其中最离谱的一个罪名,是说七君子阴谋联络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这真是活见鬼了,西安事变发生时,七君子已经被抓捕半年之久,他们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在监狱里联络张学良?

    审判过程本来是秘密进行的,但架不住抗议者太多,法院只能答应让七君子家属和记者旁听。多家报纸详细报道了审判内容,新闻一发出去,全国哗然,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大游行。

    到了徐志摩家中,陆小曼招呼佣人款待贵客。

    徐志摩则兴奋地说:“今天有明诚归国,又有庞德先生驾临,不如我们举办一场盛大的诗歌沙龙吧!”

    周赫煊突然微笑道:“以我的名义,召集上海所有诗人,不分左派右派,我们共同来探讨诗歌创作。”

    徐志摩愣了愣,随即点头:“好啊!”

    七七事变就要爆发了,周赫煊决定做点什么,免得徐志摩、邵洵美这样的诗人不知道该干啥。

    应该干啥?

    当然是写爱国诗、抗日诗、救亡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