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27【与子同袍】
    ,。

    在七月初的川军整编会议上,中央代表和四川军阀勾心斗角,四川各军阀之间也彼此算计,众人耍尽了十八般武艺,场面可谓是群魔乱舞。

    然而会议进行到第三天,七七事变的消息传来,让阴阳怪气的川军整军会议,瞬间变成热血沸腾的誓师大会。

    从刘湘到川军小军阀,纷纷表示拥护中央,坚决抗战到底。

    常凯申对刘湘的爱国热情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张口做出承诺,要在安徽、河南、山东建立第七战区,由刘湘担任战区司令,并率领川军主力在第七战区抗日。

    刘湘满怀憧憬的答应下来,于是他麾下的川军被分为两路。一路从重庆出发,东出夔门进入河南;一路从成都出发,北走剑阁进入河南,两路川军约定好了在第七战区汇合。

    但东路和北路的两股川军,一出川就被各战区司令长官分割,四分五裂的被打散调入抗日前线,刘湘几乎已经失去了对前线川军的掌控。

    顺便一提,参加抗战的川军还有一路,那就是从贵州出发的杨森部队。

    杨森在与刘湘的军阀战争中失败,遂投靠老蒋,被调入贵州“清乡”——其实老蒋打算调杨森去云南,以取代云南王龙云,结果被龙云挡了回去。

    杨森部是第一支开赴前线的川军,从贵州徒步出发,用24天时间走完50天的路程,在湖南乘车船转到上海,没顾上修整就被投入淞沪战场。这支川军与日寇血战七天七夜,一万二千人只剩下五千士兵。

    更惨烈的是杨森旧部第43军26师,郭汝栋率军从贵州出发,经46天的跋涉抵达战场,第二天就投入战斗。四个团长阵亡两个,十四个营长伤亡十三个,连长、排长伤亡250多个,全师七千人只剩下七百名还能站起来的士兵,伤亡率高达90%。但他们坚守了七天七夜,把阵地完完整整的移交给换防友军。

    杨森和郭汝栋虽然打得惨烈,但他们跟老蒋关系好,事后尚且得到了应有待遇,而刘湘的部队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历史上,邓锡侯率领北路川军,从川陕公路徒步进入陕西,原计划是要去河南接受刘湘的领导。西安的长官蒋鼎文一拍脑袋,就命令火车把这支川军拉去山西打仗。

    邓锡侯被搞得一头雾水,却只能服从安排,他唯一的要求是川军出发时天气炎热,现在北方日渐寒冷,希望第十战区能解决棉衣。蒋鼎文说:“到了第二战区,装备和补给,阎锡山都会给你们安排。”

    而当邓锡侯率部抵达山西后,阎锡山这个老抠一毛不拔,漠视川军挨饿受冻,就是不愿提供棉衣和装备。而阎锡山囤积的物资,后来大部分都在太原沦陷时,成了日本鬼子的战利品。

    不但如此,六万成编制的北路川军,被支离破碎的分散到各战线,真正的战斗力根本无法发挥。在撤退途中,他们又被友军抛弃,连司令邓锡侯都差点被伏丧命。

    这路川军几乎没有打像样的仗,就已经损失近半兵力。客死异乡的川军儿郎,在凛冽的北国寒风中,临死时身上还穿着出川时的单衣。

    就这样,邓锡侯、孙震所率的第22集团军,只剩下两万残兵败将。他们流落北方,缺乏衣食弹药,不得已抢了晋军的军械库。而丢了整个太原,将大量物资扔给日本人也不给川军的阎锡山,对川军的“抢劫”行为大发雷霆,咆哮着让老蒋把不抗日只抢劫的川军调走。

    老蒋问程潜:“是否愿意把川军调到第一战区。”

    程潜怒道:“阎老西都不要的破烂,你塞给我?坚决不要!”

    老蒋也怒了:“那让他们滚回四川去称王称霸好了!”

    这个时候,白崇禧出来打圆场,联系李宗仁收留了这支可怜的川军部队。

    李宗仁只给川军拨发了500支步枪和若干弹药,就让处处受欺负的川军感激涕零,于是有了后来的台儿庄大捷。

    至于刘湘亲率的东路川军,虽然待遇要好得多,但却被老蒋玩阴招搞得一塌糊涂。当时刘湘已经病重,部队由唐式遵和潘文华指挥,老蒋收买唐式遵,打压潘文华,把东路川军弄得分崩离析,气得刘湘吐血不止,一命呼呜。

    由此,川军各部都成了后娘养的苦孩子。他们放下原先的矛盾,只剩下一个共同愿望,那就是:跟日寇血战到底,然后……死在一起!

    周赫煊现在能做的,只是给川军将士发一身新衣服,别让他们在寒风中穿着单衣客死他乡。

    九月一日,成都。

    邓锡侯召集第四十五军出川官兵,做最后的动员训话:“一二五师的官兵扬言,不发清所欠薪饷就不出发。你们的欠饷是该发清的,但我真的拿不出来……日寇侵我国土,杀我同胞,抢夺我们国家和人民的财产,全国一致请缨杀敌,我们军人的天之就是为全中国人民,出川抗日。前线情况,急如星火,怎么能说要发清欠饷才出发呢?”

    数万官兵站在烈日下,默然无语。他们身体瘦削,穿着褴褛的单衣,脚踩破旧的草鞋,似乎被风一吹就要倒下。

    邓锡侯大声问道:“你们是等发欠饷,还是马上出发?”

    突然,全体军官带着士兵应道:“愿立即出发杀敌!”

    “很好!”

    邓锡侯露出笑容,对周赫煊道:“周先生,你来讲几句嘛。”

    周赫煊心情沉重的走上台,说道:“现在是九月,等你们走到北方,就已经是晚秋了。北方的气候很冷,只穿一件单衣能冻死人。兄弟我一介书生,没有本事上战场杀敌,只能在后方聊表心意。我今天带来了六万套棉衣棉裤棉鞋棉帽,大家散会后各自去领取。另外,家里面实在困难的兄弟,请一会儿到我这里来登记。我会派人去实地调查,帮那些贫困的家属安排工作,保证不让英雄在前线流血,而英雄的亲人在家乡挨饿受罪。若是谁战死了,他的孩子我来养,我还要让孩子们读书成才。我周某人说到做到!”

    这番话说出来,数万官兵顿时展露笑颜,甚至有人大喊:“周神仙硬是要得,周神仙万岁!”

    全军欢腾,士气高涨。

    邓锡侯见此情形,高兴之余又忍不住说道:“周先生,惭愧啊,还要让你破费。”

    周赫煊低声告诫道:“去了北边,当心中央军使诈。川军要抱团,不要被别人打散,切记,切记!”

    “我晓得了,多谢周先生的忠告。”邓锡侯点头说。

    周赫煊不禁一声暗叹,真到了前线,恐怕就由不得邓锡侯做主了,一旦他反对就是违抗军令。

    一箱箱的棉衣、棉裤、棉鞋、棉帽,被后勤人员抬到校场,都是周赫煊的被服厂和鞋帽厂所生产,数万官兵闹腾着排队前去领取。

    许多领到衣物的川军士兵,当场就顶着36度的酷热,喜滋滋的穿着新衣服显摆炫耀。

    “咦,都是好棉花做的,冬天穿起来肯定热乎。”

    “巴适,硬是巴适,老子活了二十几年,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

    “这身衣裳穿起上战场,死了也值得哦。”

    “二哥,你看我穿起这身抻不抻展(帅不帅)?像不像新郎官儿呢?”

    “歪眉斜眼的,抻展个锤子。你龟儿子婆娘都讨不到,还想当新郎官儿,怕是瞌睡还没睡醒哦。”

    “排长,我想问你个事情。”

    “啥子事嘛?”

    “这身衣服可不可以拿回家哦?”

    “拿回家做啥子嗯?”

    “我妈没穿过好衣裳,我想拿回去给她老人家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