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43【第一次轰炸重庆】
    ,。

    大年初五,刘湘遗体运回四川。

    初六,中央及四川军政要员,在成都为刘湘举行公祭仪式。

    周赫煊也带着妻子去了,并献上亲所书挽联,对刘湘的家人表达沉痛哀悼之情。

    公祭仪式的气氛庄重而悲伤,特别是四川军政人员,个个痛哭流涕,跟刘湘矛盾甚深的王瓒绪亦掉了几滴眼泪。等这些四川官员回到家中,立即开始私下串联讨论,关于刘湘死亡之谜的谣言传得满天飞。

    传言内容大致如下:老蒋欲借抗日来削弱川军,消灭四川地方势力。刘湘感觉不妙,遂与韩复渠密谋反蒋。待韩复榘被老蒋诱捕,刘湘惊惧不已,设计用假死之法回川,但被老蒋识破。老蒋借口隆重吊唁,下令重漆棺木,把刘湘活活闷死在棺材里。

    这话传到民间以后,顿时衍生出各种本,连老蒋闷死刘湘的细节都被好事者补全了。即:刘湘服用西药假死入棺,老蒋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悲痛的前往凭吊。见棺材还留了一条出气的缝,老蒋立即扑在棺材上痛哭,把缝隙堵得死死的。足足哭了两个时辰,老蒋终于把刘湘给憋死了。

    不但如此,传言更是变得五花八门。比如刘湘根本就没生病,是装病想回四川。而老蒋派戴笠买通了护士,把救命药换成了毒药,让刘湘稀里糊涂就被堵死。

    反正万变不离其宗,这些传言的核心就是:老蒋把刘湘害死了!

    四川人相信这些传言者十之八九,毕竟阴谋论总是有市场的。老蒋被搞得很被动,特意致电川军将领王陵基,说“奸小乘隙故造谣言淆乱事实”,希望王陵基能够帮忙解释,消解川军对中央的误解。

    刘湘究竟是不是被害死的,那是一个迷,谁也说不清。

    就后世公开的秘密文件来看,常凯申和戴笠确实有密谋。戴笠电报原文如下:“限即刻到南京军事委员会毛秘书(老蒋侍从室组长)庆祥兄亲译。密。请转呈委员长钧鉴。生昨由长沙来汉待候杨某(杨虎城)。顷据报,刘湘有今日抵汉托病回川之确息。刘如回川,将来必不利于中央之长期抗战,对刘应如何办法,乞即电示……电示请由汉口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简处长收转。”

    这封电报是戴笠发给常凯申侍从室第四组组长毛庆祥的,说自己在长沙等候转移杨虎城的时候,接到刘湘想要托病回四川的消息,刘湘回四川则不利于抗战,请常凯申早作批示。

    电报发出的第三天,常凯申便召集幕僚讨论,决定了解决刘湘和四川问题的策略。至于策略的具体内容,仍是个谜团,几十年后也没有公布。

    所以,常凯申害死刘湘的说法,是有可能的。

    但刘湘当时也确实病重吐血了,据刘湘心腹刘航琛所述,刘湘在南京时就已经“胃病大作,吐血厉害”,因此刘湘自己病死的可能性也很大。

    不管刘湘死因为何,在四川军阀眼中都必须存疑,他们才有借口抵制中央政府掌控川务。

    甚至,这些家伙还跑来找周赫煊,比如重庆市长李宏锟……

    李宏锟见面就说:“周先生,刘司令死得冤啊!你跟刘司令是老朋友,你要站出来为他说话啊,不能够让刘司令死得不明不白……还请周先生写篇文章,为刘司令讨回公道!”

    周赫煊只能摇头苦笑,说些敷衍话把李宏锟给打发走。

    还是常凯申有办法,各种封官许愿就把四川军阀的嘴巴给堵住了。比如李宏锟,即被老蒋任命为21军参谋长,实打实的是升官了,相当于川军主力的第三号人物。

    四川军阀们对老蒋的怨言轻了许多,开始把矛头对准代高官王瓒绪,让老蒋白白的坐收渔翁之利。

    至于咱们的国家元首林主席,自从那天拜访周赫煊之后,隔三差五就要来周公馆坐坐。他很喜欢周府的茶叶,也很喜欢瞎子阿炳的二胡,下午坐在树下品茶听琴,林森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

    当然,周赫煊的私人收藏室,被时常被林森光临。那副被鉴定为北宋初期真品的《韩熙载夜宴图》,更是被林森翻来覆去的欣赏,这小老头儿恨不得把画给抱回家。

    这天阳光明媚,一扫连绵春雨带来的潮湿。

    林森自愿充当苦力,帮着把周赫煊的藏品拿到院中晾晒。他将一幅幅字画小心摊开,一边晒一边欣赏,突然惊道:“明诚,你竟藏有苏东坡的《寒食帖》!”

    “明代摹本而已,真品在日本。”周赫煊摇头说。

    苏东坡的《寒食帖》,与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稿》,并称为“天下三大行书”。听闻《寒食帖》真品居然在日本,林森顿时郁闷道:“怎会落到日寇里?”

    周赫煊对此倒是很清楚,说道:“当年圆明园大火,《寒食帖》流落民间被冯展云所得,后来又换了三个收藏者。”

    林森点头道:“此事我是知晓的,民国六年,《寒食帖》还在书画展览会上展出过,又怎漂洋过海去日本了?”

    周赫煊讥讽道:“因为日本人出价高,颜韵伯便将《寒食帖》卖给日本人了。”

    “颜氏糊涂啊!”林森对此痛心疾首。

    周赫煊倒是无所谓,反正抗战胜利后,《寒食帖》也会被国人购回,最终珍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林森欣赏了一番古董,坐下来问道:“明诚,你明天就要动身了,此去美国寻求借款,究竟有几分把握?”

    周赫煊摇头说:“去美国,一分也没有。如果让我去苏联,我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弄来抗战资金。”

    “那你就去苏联啊!”林森高兴道。

    “苏联谁去都一样,用不着我操心。”周赫煊拒绝道。

    事实上,苏联在中国抗战初期,不仅派志愿军参战,而且还陆续给了大笔的资金支持。七七事变爆发没几天,苏联就提供给中国5000万美元贷款,随后三年又提供了两笔大额借款,累计援华贷款总额达2.5亿美元。

    苏联此举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中国拖住日本,使得日本没有精力去进攻苏联。

    林森点头感慨道:“十年前,我认为苏联乃中国之头号大敌,强烈反对第一次国共合作。谁曾想,如今苏联居然成了中国的头号盟友,世事莫测,变幻无常啊!”

    “利益而已。”周赫煊说。

    “轰!轰!轰!”

    周赫煊话音刚落,就听到北边突然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

    林森猛地站起,惊问道:“像是飞炸弹!”

    周赫煊补充道:“江北县(后世渝北区)方向。”

    “遭了,日本人在炸工厂!”

    林森心急火燎,对周赫煊说:“明诚,我先告辞了,你快派船送我去重庆行营。”

    这是日寇对重庆的第一次轰炸,不仅轰炸了江北县的工厂,还轰炸了广阳坝的场。只不过广阳坝距离周公馆太远,已经听不到声音了,第二天看报纸才知道。

    此次轰炸没有太多人员伤亡,但损失却很大,广阳坝场被炸得一塌糊涂。

    周赫煊早在一个月前,就叮嘱李根固谨防轰炸,其中场属于重中之重。可李根固忙着刘湘死后的政治斗争,根本没有认真执行,搞得现在川军的飞被炸毁过半。

    好吧,其实也没啥,那些飞本来就是过时的破烂货……

    倒是江北有两家工厂更可惜,都是生产民用物资的,现在被日寇炸成了废墟。

    暂时,日本飞还不会轰炸重庆主城区——毕竟航程太远,炸弹砸在平民头上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