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47【话不投机】
    ,。

    离开广州之前,周赫煊还是忍不住见了吴铁城。

    如今广州作为中国进口物资的转运中心,吴铁城和曾养甫整天都极其繁忙。一方面忙于应付日军轰炸,组织抢修铁路和厂房民舍;另一方面忙于战略物资的运输调度,里面弯弯绕绕的事情太多,很多都需要吴铁城亲自过问。

    “子増兄,别来无恙啊!”周赫煊抱拳笑道。

    吴铁城快速签署了一份文件,才起身说道:“明诚兄,你怎么到广州来了?”

    周赫煊说:“奉中央命令,出访美国。”

    吴铁城打着官腔说场面话:“明诚乃国之大贤,在西方名声显赫,此去美国定然收获累累。”

    “子増兄过誉了,略尽绵薄之力而已,”周赫煊谦虚两句,说道,“我这次来广州,发现一路上都有日轰炸,广州恐怕不久就要成为日寇进攻的目标。”

    吴铁城颇为自信,摆说:“明诚勿虑,广州靠近香港,是英国人的利益重心。日寇是肯定不敢进犯广州的,否则必然引来英国的干涉。”

    “上海也是列强利益之重心,比广州更重要。”周赫煊提醒道。

    “那不一样,”吴铁城详细解释道,“明诚兄虽是国际问题专家,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时另有内情。早在淞沪会战刚刚结束时,日寇就准备进攻华南,但因为日轰炸美国和英国战舰,引起了英美两国的强烈抗议。因此在去年底,日寇怕引起列强干涉,就已经改变了作战计划,敌人在未来一两年内都不会攻打华南。再则,苏联跟中国签署了和平协定,日寇必须派兵在北方防御苏联,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南下。”

    吴铁城所说的都是实情,也是从老蒋到余汉谋等各级统率,彻底忽视华南防御的根本原因。

    于是乎,老蒋不但没有加强广东防御,还不断从广东抽调粤军精锐北上。福建和广东虽被设为第四战区,但都是样子货,只有一个名字而已,连战区统率构都没有建立起来。

    历史上,在日寇进攻广州的一个月前,吴铁城就向老蒋紧急汇报,说得到了日军要进攻广州的消息。直到日寇攻打广州的四天前,吴铁城又急电老蒋,说香港的英军情报构发来消息,日寇将在11日前后发动进攻。

    老蒋对此不以为然,认为是日本人的谣言,不但没有指示广州加强防备,反而继续抽调粤军增援武汉。在广州遭到攻击的两天前,老蒋还给余汉谋发命令:“无论如何,须加抽一师兵力向武汉增援。如能增此一师,即可确保武汉。否则武汉将失,粤亦不能保。只要武汉能守,则粤必无虑。切盼吾兄不顾一切,勉抽精兵一师,以保全大局。”

    余汉谋没有办法,只能抽调粤军增援武汉,兵还没派出去,日寇就已经发动了对广州的进攻。

    广州的三位大佬吴铁城、余汉谋和曾养甫,搁在民国政坛都极有能力,至少不是庸碌无为之辈。但他们被老蒋坑惨了,最后还得站出来为广州沦陷背锅,蒋委员长实在害人不浅。

    就拿余汉谋来说,抗日名将啊,后来指挥的两次粤北会战打得极为精彩,跟一塌糊涂的广州保卫战形成鲜明对比。

    当然,这三人虽然属于背锅,但也难辞其咎,他们确实在广州做了太多令人诟病的事情。以至于,三人后来对广州避而不谈,只大肆夸耀他们其他的成就。

    周赫煊感觉自己无法说服吴铁城,只能退而求其次道:“子増兄,不论如何,日寇肯定是要进攻广州的,因为广州乃粤汉线之起点。中国从欧洲购买的军火物资,都要从广州运进来,日寇岂能坐视不理?即便像你说的那样,广州一年半载之内没有危险,但一年半载以后呢?所以,我恳请子増兄,赶快下令转移广东南部地区的工厂和学校,免得到时候慌乱无促。”

    “不可,”吴铁城抬说,“既然日寇没有攻打广东的计划,我们现在就搬迁工厂和学校的话,必然造成社会各界恐慌,属于自乱阵脚之举。”

    周赫煊气得直想发笑,继续苦劝道:“子増兄,战争期间,搬迁工厂和学校属于正常行为,老百姓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吴铁城叹气道:“明诚兄,实话跟你说吧。广东现在负担着重要任务,必须为前线和中央输送物资。广州周边地区大大小小的工厂,每天器连轴转,上午被轰炸,下午就要赶紧复工。为了什么?还不是在为前线和中央生产后勤用品!一旦搬迁,何时才能复工?而在复工之前,又拿什么输送到武汉去?”

    周赫煊顿时语塞,他实在无话可说了。

    广州如此重要的交通枢纽,如此危险的沿海城市,在国府官员的眼中,居然不是潜在前线,而是负责生产输送物资的战略大后方……

    强忍着吐血的冲动,周赫煊再退一步道:“好吧,广州的工厂需要完成生产任务,那学校呢?就拿中山大学来说吧,从七七事变到现在,中山大学已经被轰炸了近10次,师生死了好几个。为什么不搬迁?为什么让学生顶着轰炸上课?”

    吴铁城耐心解释道:“中山大学是广东最好的大学,社会各界都盯着呢。只要中山大学还在广州,那就表示国民政府没有放弃广州。一旦中山大学迁走,则广州民心必乱。民心一乱,局面将不可收拾。至少资本家们会很担忧,会想着把自己的工厂搬走,整个广州的工业就全毁了,广州的后勤生产任务也没法完成了!”

    “你是拿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当儿戏!”周赫煊怒道。

    吴铁城正色道:“为了抗战胜利,一切皆可牺牲。”

    “我……”周赫煊强忍住怒火说,“那好,中山大学可以不搬,其他学校必须搬走!”

    吴铁城也不想跟周赫煊吵架,敷衍道:“我需要先开会讨论,毕竟诸多学校内迁是大工程。怎么迁?迁到哪里?这些都需要慎重考虑。”

    开会讨论?

    恐怕日寇兵临城下了,讨论都还没有结果。

    周赫煊悻悻然道:“那告辞了,希望子増兄把内迁之事放在心上。”

    “明诚慢走。”吴铁城态度很好,亲自把周赫煊送出省府官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