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863【中国人和犹太人的交易】
    ,。

    周赫煊对于南京大屠杀的揭露,迅速在美国社会引起轰动,因为内容太过让人惊骇了。

    第二天早晨,周赫煊便接到私人邀请,前往威廉·佩利的家里喝下午茶。

    威廉·佩利就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老板,他爹是美国烟草大亨。十年前,有人向他爹兜售一家亏损的广播公司,他爹慷慨掏出40万美金买下来,顺扔给儿子随便折腾。

    只用了几年时间,这家濒临破产的广播公司,就成为美国排名第二的广播公司,这便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由来。

    为什么威廉·佩利要邀请周赫煊吃饭?

    因为佩利家族也是犹太人,威廉·佩利的爷爷是俄国犹太,遭受沙皇迫害才移民到美国。

    威廉·佩利时时刻刻关注着德国局势,甚至在德国吞并奥地利时,他还派了好多记者过去采访,对德国的情况比谁都清楚。

    “嗨,周先生,你好!”威廉·佩利微笑道。

    “你好,佩利先生。”周赫煊握说。

    威廉·佩利主动给周赫煊挪椅子:“请坐,要来点什么?”

    “随便。”周赫煊道。

    威廉·佩利让女佣端来茶点,客套道:“我本人极为佩服周先生的学术成就,同时对中国的处境也深表同情。”

    周赫煊说:“谢谢。”

    威廉·佩利道:“犹太人和中国人都是优秀的族群,而优秀必然遭受嫉妒和迫害。”

    周赫煊道:“佩利先生,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中国人和犹太人应该互相帮助,”威廉·佩利说道,“华纳兄弟影业公司,愿意在他们旗下的影院放映南京大屠杀纪录片。”

    “那太好了,真是非常感谢。”周赫煊由衷地说。

    关于大屠杀纪录片,周赫煊本来是让卓别林帮忙发行。现在既然华纳兄弟愿意帮忙,那就更顺利了,影院数量可以大大增加。

    华纳四兄弟,都是犹太人,波兰犹太移民。

    十多年前,犹太族群还不受美国主流社会认可,华纳兄弟公司就敢制作发行《爵士歌》。这是一部犹太人制作,讲述犹太人故事,百分百面向犹太观众的电影。

    说白了,就是拍出来给美国犹太人正名的。

    四兄弟当中的山姆·华纳,还在亲自监督拍摄这部影片时去世。上映那天另外三兄弟都没参加首映式,因为他们要出席兄弟的葬礼。

    结果《爵士歌》在美国大获成功,说明犹太人已经被美国社会广泛接纳。

    威廉·佩利笑道:“受难的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周赫煊听得很明白,对方在说“帮助”时加了个“互相”,这又是一场利益交换。

    周赫煊忍不住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华纳兄弟公司,能够代表美国的犹太人族群吗?”

    “能够代表大部分,我们一向是很抱团的,”威廉·佩利透露说,“今天,就现在,我不仅代表我自己,也代表美国犹太族群。我们需要宣传,需要国际帮助,就像中国人需要的一样。”

    犹太人的抱团,一半出于教义传统,另一半是被逼出来的。

    就拿美国犹太人来说,他们因为在欧洲遭到迫害,拖家带口穷得叮当响移民美国,最初跟华人一样受到清教徒排挤。直到19世纪30年代,美国大搞基础建设,犹太族群才借发达起来。

    当时,除了本身就有钱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其他美国犹太人都必须依附于清教徒过日子。

    接着是美国南北战争,美国犹太人又发了一笔横财,战争期间犹太人首次在美国做了高官,渐渐形成犹太家族和犹太财团。但面对美国的wasp,他们仍旧处于弱势地位,先富起来的犹太人迅速通过联姻结成同盟。

    由于一战的影响,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日暮黄昏。而美国的犹太财团,也在大萧条当中损失惨重,高盛赔得裤子都掉了(原始股蒸发92%),雷曼兄弟虽没那么惨,但也依旧在慢慢舔伤口恢复元气。

    20世纪30年代,是美国犹太人极为虚弱的时刻,同时也是他们即将爆发的时刻。

    罗斯福虽然是传统意义上的wasp,按理说应该反对犹太人,但他跟美国犹太财团却合作得非常欢乐。在罗斯福最困难的时候,是犹太财团伸出援助之,不然为什么他的财政部长是个犹太人?

    在罗斯福执政期间,美国的wasp被狠狠打压,而犹太人则趁捞到很多好处。

    这有点类似于咱们的川普先生,他虽然是彻头彻尾的wasp,但背后却有着犹太财团的大力支持。川普的女儿都入了犹太教,大选期间唯一支持川普的也是犹太媒体——默多克为此费尽了心。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奥观海一个黑人总统,反而有着wasp的白人价值观。

    要知道,黑人运动能够兴起并最终胜利,就是有犹太财团在提供经费。犹太人当中有很多黑人,他们自称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后代。犹太财团借着黑人掀起民权运动,迅速渗透到美国政界高层。

    没想到啊没想到,浓眉大眼的黑哥们儿,居然中出了一位叛徒——谁让奥观海有两个英国王室祖宗呢。

    嗯,布什家族的祖宗是英王查理二世,克林顿的祖宗(母系)是英王亨利三世。如此说起来,美国总统都是亲戚,不是亲戚也得编出个亲戚来,wasp那边有一群族谱专家专门干这个。

    自从犹太财团掀起民权运动以后,美国的蓝血贵族就彻底乱套了,连黑人也饥不择食的接纳进去。

    以前他们都只接纳白人精英啊,布什家族的真正兴起,就是在跟金融大亨沃克联姻以后。所以但凡当总统的布什,他们都不姓“布什”,而是姓“沃克·布什”。

    反正说起来很混乱,犹太人把民权喊得震天响的时候,代表犹太人利益的民主党推出个黑人总统,结果这个黑人总统有着部分wasp价值观。而当犹太人在08年金融危恶名昭著后,代表wasp利益的共和党推出了川普,但这个川普背后居然有一大票犹太财团支持。

    里面究竟有什么弯弯绕绕,局外人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

    咱不闲扯了,反正就一句话,二战前的美国犹太人极为虚弱。同时他们也投入了大量的政治资本,只等着在战争期间和战后就能慢慢收割。

    威廉·佩利实言相告道:“我们只能说服总统撤回驻德大使,连根德国断交都做不到。美国政府高层的反犹气氛很浓厚,多半要出台限制犹太移民政策,所以,我们想跟周先生你,还有你背后的中国政府合作。”

    “怎么合作?”周赫煊很有兴趣。

    威廉·佩利道:“我们可以向中国政府提供商业借款,换取中国政府划定犹太难民安置区。而周先生你,需要运动自身的影响力,为犹太人呼吁奔走。嗯,每年给你提供30万美元的宣传经费,当然这个数字还可以商量。”

    “我考虑考虑,也需要先联系一下中国政府。”周赫煊没有马上答应。

    犹太人可没有那么无辜,德国反犹也是有原因的,犹太商人在战后德国做得太过分了。周赫煊之所以没把这些在广播里说出来,只是不想得罪犹太人而已。现在要他为犹太人做正面宣传,肯定会引起美国主流社会的不满。

    威廉·佩利也只是个传声筒而已,他也没有做主的权力,笑道:“华人在美国的地位可不高啊,我们可以帮助呼吁废除《排华法案》。”

    “真的?”周赫煊眼睛一亮。

    威廉·佩利点头道:“当然,只是呼吁而已,能不能成功难以保证。但我们可以帮忙做舆论宣传,配合着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渲染中国人的悲惨,让美国民众同情华人,掀起接纳华人的运动。你觉得怎样?”

    周赫煊抿嘴笑起来:“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