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27【薄白学】
    ,。

    李宗吾家里虽然不富裕,但鸡鸭鱼肉还是有的。

    鸡是下蛋的母鸡,公鸡也有一只,但需要用来打鸣和配种,万万杀不得。鱼是邻居家鱼塘里的鱼,用网现捞现杀,论斤算钱,非常便宜。

    当然,这种大鱼大肉的伙食很难有。

    李宗吾的妻子很会持家,平时早晚都吃稀饭,中午也是全素。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见肉,家里有人过生日就煮两个鸡蛋,而且只有“寿星”才能吃。

    历史上,就是在这种窘迫的情况下,南怀瑾和钱吉跑来找李宗吾借钱。南怀瑾很不好意思,说借十块,李宗吾直接给了他20块现大洋。

    按南怀瑾的说法,这20块钱到死都没还,后来只能每天念《金刚经》给李宗吾超度,算是还他的恩情。

    李宗吾挽袖子亲自杀鱼,一边抠鱼肚一边问:“你们怎么来富顺了?”

    南怀瑾道:“来看一个死人朋友。”

    李宗吾笑呵呵说:“那你们来早了,我暂时还没死。”

    钱吉解释道:“真的来看死人朋友,是个和尚,埋在自流井那边。”

    “那就是顺便来看我的,好伤心。”李宗吾直摇头。

    周赫煊笑道:“李兄,我是专门来看你的,这样是不是就高兴一些了。”

    李宗吾说:“你是我亲封的厚黑教副教主,副教主还来正教主,那是应该的,有啥子值得高兴嘛。”

    周赫煊哈哈大笑:“十年前说的话,你都还记得啊?”

    “我记性好,”李宗吾指着南怀瑾,“这个小朋友就是蠢货,喊他写文章骂我,到现在都还没动静。”

    南怀瑾笑道:“我骂谁,也不会骂你啊。”

    这是两人在成都的约定,李宗吾当时对南怀瑾说:“我看你这个人有英雄主义,将来是会有所作为的。不过,我可以教你一个办法,让你更快的当上英雄。想要成功成名,就要骂人,我就是骂人骂出名的。你不用骂别人,你就骂我,骂我李宗吾混蛋该死,你就成功了。不过,你的额头上要贴一张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之位的纸条,你的心里要供奉我厚黑教主李宗吾的牌位。”

    李宗吾把鱼杀好,突然问:“对了,老蒋究竟要不要逮我嘛?通缉文书都发到县里了,警察就是不上门。”

    周赫煊说:“吴稚晖帮你求情,通缉令虽然下发了,但不了了之。”

    “那还好,”李宗吾郁闷道,“前不久有个混混敲诈我,自称是军统特务,走上来就扇我两耳光,硬说我欠他20石黄谷,不给粮食就要把我逮去做班房。”

    钱吉问:“那你给了?”

    “给个屁,”李宗吾骂道,“这种烂扎皮,老子年轻时候一个打三个。”

    李宗吾的妻子突然说话:“又吹牛,就你那小身板,三个打一个都打不赢。鸡杀好了,快去切肉!”

    李宗吾抱起装鱼的盆子走向厨房,一边宰鸡肉一边说:“真话你们就不信,我20多岁开始练拳,最近还自创了一套无极拳。”

    妻子依旧在唱反调:“你那个鬼的无极拳,还没有学生娃儿做体操好看。”

    “去去去,快去烧火,莫要打岔。”李宗吾脸红道。

    钱吉说:“我来烧火。”

    李宗吾宰完鸡肉又开始切姜蒜,对周赫煊说:“周老弟,我最近的文章你有没有看?”

    周赫煊开玩笑道:“读了一些,非常有启发。我还在你的‘厚黑学’基础上,自创了一门‘薄白学’。”

    李宗吾吹胡子瞪眼:“嘿,我厚你薄,我黑你白,专门唱反调嗦,是不是想跟我抢庙子里头的冷猪头吃?”

    周赫煊乐道:“你听我说嘛。这个‘薄白学’讲究薄情寡义、真金白银,不比你的脸皮厚、心子黑差。”

    “薄情寡义,真金白银,”李宗吾停下来,仔细思考这八个字,突然拍掌赞叹,“说得好!你这个薄白学,跟我的厚黑学有异曲同工之妙。你看如今的蒋总裁,又厚又黑,又薄又白,简直当世人杰!”

    “哈哈哈哈哈!”南怀瑾和钱吉捧腹大笑。

    周赫煊问道:“李兄的儿孙呢?这里就你们老两口住啊?”

    李宗吾说:“隐居嘛,当然要找个僻静地方,我的祖宅在自贡富台山下,儿孙们都住在富台山。”

    说笑间,不觉已到下午一点钟,众人热热闹闹的开始吃饭。

    李宗吾给周赫煊倒酒道:“我又仔细想了想,你的薄白学,还是不如我的厚黑学。”

    周赫煊乐道:“怎么讲?”

    李宗吾说:“薄白学只能解释人的发展,不能解释国家的发展。你看小日本儿,送国内妇女当娼妓筹资,这是脸皮厚;残暴侵略杀戮无辜,这是心子黑!小日本儿就是靠我的厚黑学发展起来的,你的薄白学就说不通。”

    周赫煊点头道:“李兄高见。”

    李宗吾又说:“中国就搞反了,对列强用厚字,摇尾乞怜,对国人用黑字,排挤倾轧,现在是弄得一团糟。”

    南怀瑾哭笑不得:“李先生,你就不要再讲厚黑学了,到处得罪人。”

    “没得关系,该得罪的我都得罪了,不差那几个,”李宗吾说,“你呢,到处找人学飞剑打鬼子,学到本事了没有?”

    南怀瑾摇头道:“未遇名师。”

    李宗吾指点道:“自贡有个赵家坳,赵家坳赵四太爷的武功很了不起。他从小就是个瘸子,练的轻功,能在雪地上行走如飞。他以前有个徒弟,学了本事去当采花大盗,结果被赵四太爷废了,从此之后就不再收徒。你要是想学,我可以做推荐人,但必须要留下来安心学三年。”

    “三年太久,还是算了。”南怀瑾立即拒绝。

    李宗吾遗憾道:“可惜,可惜。”

    周赫煊突然问:“李兄,富顺是不是有个文庙?”

    “是有一个,就在县城,我以前考秀才还在那里拜了孔子。”李宗吾说。

    周赫煊笑道:“下午我们去文庙看看,听一个朋友说,文庙里头有好东西。”

    李宗吾纳闷道:“什么好东西,我咋没听说过?”

    “去了你就知道了。”周赫煊说得神秘兮兮。

    在穿越前,周赫煊就想来自贡旅游一趟,亚洲最大恐龙博物馆之类的还在其次,真正有意思的是富顺文庙房顶上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