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35【“圆满解决”】
    ,。

    征兵过程被层层克扣,常凯申自知是解决不了的。

    可以说,整个国军队伍从上到下,只要有会捞钱的,几乎没有军官不吃拿卡要。或许有这样清廉的军官,但绝对属于少数,而且生活必然过得很困难——因为薪饷不够用。

    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前,国军上将月薪为800元,但到了1932年初突然消减为240元;国军少尉从42元消减为30元;上等兵从12元消减为8.5元。(以上皆为基本工资,具体工资由职务而定)

    为何会如此?

    因为国难当头,当兵的必须体谅国家难处,于是国民政府就颁布了《国难饷章》。从上将到普通士兵,全线下调薪饷。

    即便军饷被降低了,但在30年代初还算正常,二等兵7元月薪足够生活得很滋润——前提是长官不从中克扣,并且还要国府按时发饷。

    但到了全面抗战爆发初期,军饷依旧维持着十年前的水平,物价却节节攀升,导致少尉级别的军官都吃饭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国府首先进行了粮饷分离,即将士们的伙食由政府拨款,不再需要自己出钱购买。但依旧无法满足开销,一是因为军中伙食太垃圾,二是因为还需要其他支出。

    所以,抗战期间的军饷涨了数次,但涨的那点工资跟物价比起来就是个笑话。

    我们举个例子吧,1940年到1942年一个国军少校的工资,仅够买自己所需的肥皂和草鞋。至1945年,普通士兵工资涨到了900元,但买草鞋都不够了,而军官的情况也相差不远。

    即便如此,很多部队还经常欠薪,能按时发饷的队伍肯定有靠山。

    这种情况下,你想让军官们恪守道德不贪污?

    做梦呢!

    那些不贪的军官,大多数都是没会贪,只能吃着部队的猪食过苦日子。

    而贪污这种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必然有第二次、第三次……而且越贪越多,胆子越来越大,花样越来越丰富,永远没个尽头。

    军官贪污导致抽丁费用不够,壮丁只能忍饥挨饿大量死亡。想让军官不贪污,别的不说,麻烦你把军饷涨到正常水平,但政府没钱啊!所以这事就没法解决了,除非老蒋能够凭空变出钱来。

    我们不管四大家族发了多少国难财,就算让他们把钱全吐出来,那也是远远不够用的。国家积贫至此,凡人无力回天,周赫煊非常理解老蒋的难处。

    想想日本那么发达,在中国和南洋抢了那么多物资,打到中期也是老百姓吃不饱饭,再回头对比中国就更好理解了。

    国党做不到,换成共党也做不到,全面抗战是特殊时期,在胜利之前不可能大范围的拿地主和资本家开刀。

    所以我们才要呼吁和平,打起仗来受罪的还是老百姓。

    常凯申能做的,只有打击走私,特别是向日本走私违禁物品的行为。至于利用壮丁走私鸦片,老蒋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知道禁绝此事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面子还是要做。

    七月初,何应钦在重庆中训团召开会议,把各地负责征兵的军官喊来了近200人。开会不到20分钟,就有1个军管区副司令、3个师管区正副司令、19个团管区正副司令被当场拖走,移交军事法庭按律严惩。

    这招杀鸡儆猴把剩下的征兵官都镇住了,何应钦顺势强调,今后壮丁在途中死亡超过2成的,从司令到具体人员一律法办。同时,不得在非自身辖区内抓壮丁,一旦查实照样法办!

    并且,常凯申亲自下令,每月由中统局派人到各地巡视。但凡发现有壮丁被虐待的情况,主管长官一律停薪降职,具体人员就地正法。

    散会之后,心有余悸的征兵司令们聚在一起吃饭,互相吐着满肚子的苦水。

    “唉,这日子没法过了。”

    “是啊,壮丁要逃,我们有什么办法?这要是半路上逃得太多,都按死亡处理,咱们的身家性命全都不保了。”

    “见一步走一步吧,小心无大错。”

    “朱兄,你准备节流多少?”

    “保守一点,三成吧。”

    “三成?那不得穷疯了,我看至少要五成。五成够可以了,能让壮丁顺利走到新兵营。”

    “就怕下面的人再克扣,出了大事就不好办了。”

    “你还是胆子太小啊,我就不信中统的人真会来查。就算他们来了,给点好处就是,中统的人也是人,我不信他们见钱不收。”

    “我觉得还是不妥,听说蒋总裁都拍桌子骂娘了。正好今天大家都在,咱们合计出一个章程来,把节流的规矩定在四成怎么样?到时候出了事,大家一起担着,总不能把咱们全都法办吧,到那时谁来征兵打仗?”

    “四成有点少。我若是孤家寡人,一分钱都可以不要,舍家为国嘛。但下还等着吃饭呢,左右都需要打点,节流太少根本没法展开工作。”

    “老张说得在理,这军政部发不足粮饷,咱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这样吧,就定六成!”

    “六成哪里够?至少要七成。”

    “七成?你真想把壮丁都逼死啊!不管你们扣留多少,我回去最多三成半,还是保住性命要紧。”

    “都四成吧,够用了,够用了。”

    “四成半,绝对不能少了。”

    “四成半我同意,就这么说好了。”

    “……”

    100多个征兵官当天就达成秘密约定,以后只克扣四成半,但也有少数贪心的克扣了五成以上。

    如此做法,在1942年以前还有些效果,但之后就实在没法办了。特别是到了1943年,物价涨上了天,就算军官们一分钱不克扣,都很难保证壮丁安全走进新兵营。

    而常凯申派出的中统局巡视员,也基本上没啥作用。大部分把巡视工作当成敛财段,伙同征兵构一起吃兵血。少数尽忠职守的巡视员,也只能揭发一些特别恶劣的情况,普通情况何应钦都不好意思抓人。

    甚至何应钦不敢查得太凶,因为一旦强调死亡率,送兵的为了保住自家性命,必然更加凶残的在路上抓壮丁凑数。

    抓壮丁的弊病,其实归根结底就一个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