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940【再会艾德礼】
    ,。

    伦敦,中国驻英大使馆。

    “英国具体的政治局势是怎样的?”汪日章迫不及待地问。他虽然名义上是安排给周赫煊的秘书,但却有责任随时给常凯申传递消息毕竟老蒋喜欢玩微操,什么事情都想管一下,包括外交谈判。

    郭泰祺说:“现在英国内阁属于战时联合政府,丘吉尔所代表的保守党主管军事和外交,艾德礼所代表的工党主管内政,自由党可有可无。”

    汪日章又问:“保守党和工党对中国分别是什么态度?”

    郭泰祺说:“工党主张联合一切潜在的国际盟友,包括中国。如果英国是工党执政,肯定不会关闭滇缅公路,但工党很少插外交事务。你可以理解为,工党在英国外交政策上,只有建议和讨论权,决定权在保守党那里。”

    “那保守党呢?”汪日章问道。

    郭泰祺苦笑道:“保守党分为两派。张伯伦虽然下台了,但他对保守党还有很强的影响力,他是主张妥协求和的。丘吉尔在上台之初就是个傀儡,但经过两个月的努力,丘吉尔已经得到了许多保守党议员的支持。现在保守党在大方向上由丘吉尔主导,他的外交理念是放弃亚洲,先联合美国解决欧洲问题,再回头顺把亚洲问题搞定。”

    周赫煊概括道:“也就是说,丘吉尔根本没把亚洲放在眼里,日本和中国打得再热闹,也比不上欧洲的任何一次战役。”

    郭泰祺说:“是啊,丘吉尔的全部目光都聚焦在欧洲,只要日本不进攻南洋地区,他才不会管中国的死活。”

    汪日章扭头问周赫煊:“周先生准备怎么着谈判?”

    周赫煊想了想说:“我想先见见工党领袖艾德礼,如果能说服他,那就更好办了,毕竟工党也是执政党之一。”

    当年周赫煊访问英国时,艾德礼只是个小角色,还奉命给周赫煊当过导游,二人算是有些点头之交。

    说来很可笑,几年前的工党还反对一切战争,奉行理想主义外交政策。他们认为战争是罪恶的,在国联的领导下大家一起裁军,世界就能变得无限美好。

    甚至1935年时英国政府重整军备,工党还站出来指责,工党的部分党员竟然要英国政府“关闭征兵站,解散军队,解除空军武装……废除可怕的战争设施”。

    嗯,就是主张英国去军事化。

    如果真的执行工党这一理念,那啥都不用说了,希特勒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占领英伦三岛。

    艾德礼属于工党中的异类,就像丘吉尔是保守党异类一样,两人都奉行强硬的军事外交政策。于是他们上台了,现在丘吉尔是首相,艾德礼相当于副首相(此时为掌玺大臣,两年后正式出任副首相)。

    但两人在具体看法上又有些不同,丘吉尔想要联合美国解决欧洲问题,艾德礼想要联合所有反法西斯国家解决世界大战但他们都无法完全做主。

    丘吉尔这个首相当得很憋屈啊,他刚刚上台时,张伯伦依旧相当于太上皇。

    因此在德国进攻比利时的时候,英国政府虽然已经出兵,但内阁却在讨论如何求和,甚至打算割让殖民地给德国。当法国正式投降以后,英国内阁又在讨论向意大利议和,打算放弃地中海利益讨好意大利。

    丘吉尔每次做出强硬措施,都要大费口水说服内阁,并一次次答应内阁的软弱求和之举。用丘吉尔的话来说就是:“明知无用,还要讨好猪一样的队友而硬着头皮去做。”

    ……

    周赫煊抵达伦敦的第二天,英国外交部秘密致电美国,再次征求罗斯福的看法。如果美国不明确反对,英国就将暂时关闭滇缅公路。

    胡适在美国得知消息,立即电告中国外交部,老蒋遂命令周赫煊和郭泰祺立即展开外交游说。

    郭泰祺忙着做演讲和会见英国外交部官员,周赫煊则直接找到了艾德礼。

    “周,好久不见。”艾德礼握笑道。

    周赫煊微笑道:“恭喜阁下成为英国掌玺大臣。”

    艾德礼摊道:“这可不是个令人愉快的工作,情况太糟糕了。”

    周赫煊说:“你能推翻张伯伦的绥靖内阁,这就是对世界反法斯西做出的最大贡献。”

    “或许我应该对此感到高兴。”艾德礼表现出英国式的幽默。

    张伯伦就是被艾德礼赶下台的,丘吉尔能够站稳脚跟,也是艾德礼在从头到尾支持。至少在1940年,艾德礼对丘吉尔有着巨大影响力,说服了他,就等于事情成功一半。

    汪日章作为副使,坐在旁边侧耳倾听,马珏则认真记录着双方的发言。

    周赫煊和艾德礼两人废话了好半天,说起他们同游伦敦的经历,叙旧一番终于进入正题。

    周赫煊问道:“英国想要放弃远东,把殖民地都送给日本人吗?”

    艾德礼笑着说:“当然不可能。”

    周赫煊道:“那为什么要关闭滇缅公路,那是中国对外仅有的两条交通线之一,而且是最重要的那条!一旦关闭滇缅公路,则等于帮助日本在海上对中国进行封锁。中国的抗战已经非常困难了,英国再落井下石,日本必然能抽出兵力进攻东南亚。”

    艾德礼说:“周先生,我非常敬佩中国人民的抵抗意志,也极度厌恶日本的法西斯侵略行径。但英国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德国正在试图封锁英吉利海峡,甚至想要派兵入侵英国本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再与日本开战,请你理解这个无奈选择。”

    “既然如此,那英国为什么要对德宣战呢?”周赫煊讽刺道,“日本入侵波兰,你们完全可以坐视不管啊,现在就不用打仗了。”

    艾德礼道:“波兰是我们的盟国,我们不能坐视德国壮大。”

    周赫煊笑道:“原来英国政府也会做长远考虑,我以为你们只会关注现状呢。或许同时跟德国、日本开战,会让英国处境十分危急。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中国战败,日本就可以后顾无忧的入侵东南亚,甚至是吞并印度?”

    艾德礼说:“很抱歉,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但英国目前无法与日本开战,我们需要时间。事实上,我希望中国能够与日本进行和平谈判。”

    周赫煊气得笑出声来:“呵呵,英国能够与德国进行和平谈判吗?”

    艾德礼说:“我们有抵抗到底的决心,但也不放弃和平谈判的可能。”

    周赫煊道:“希特勒听到这话应该很高兴。”

    艾德礼自然是在瞎说,他知道和平谈判不可能成功。但英国政府却正是这样做的,以张伯伦为代表的主和派,依旧没有放弃求和直到德国开始对伦敦进行大轰炸。

    而除了苏联以外,欧洲各大国对远东局势的看法出奇一致。此时此刻,英国、意大利和德国都希望中日停战,并且付诸实践不断从中牵线。

    德意两国想拉拢中国入伙,联合日本一起进攻东南亚。英国想要维持远东和平,争取让日本谁都不打,要打也最好跑去打苏联。

    英国是真把自己当大爷了,历史上,他们关闭滇缅公路之后,竟然跑出来搞中日调停,中国和日本的回应都是:滚你丫的!

    足足谈了两个小时,周赫煊还是没法说服艾德礼,但也有所收获周赫煊成功的探知到英国内阁的外交态度,那就是拖时间,拖到美国明确表明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