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253章 陆路督部署
    起义是一件有很高风险的事情,有很多人在第一步的时候,就惨遭失败,丢了脑袋,断送了一家人饿性命,所幸岳渊赌赢了。他用500人,伏击契丹的100人,在付出了几十人的代价之后,全部契丹人被杀死。

    岳渊提着为首契丹人的脑袋,耀武扬威,振臂摇晃,鲜血淋在身上,他状若鬼魅,突然岳渊大声喊道:“契丹鞑虏,不过如此!弟兄们,随我杀进溢津关!”

    手下庒丁士气高昂,热血奔腾,丝毫没有想过危险,他们毫不犹豫跟着岳渊一起杀出去……岳渊还多了一个心眼,他让士兵穿上契丹的军服,骑着战马,装成战败归来,跑去诈城。

    这一次他又赌赢了。

    溢津关的守军万万没有料到,契丹兵马居然会战败,他们吓得慌忙开城,生怕得罪了这些祖宗。

    可谁知道进城的是岳渊的义军!

    他们挥动兵器,疯狂砍杀,大肆屠戮。

    溢津关的守将姚彬从床上爬起来,来不及穿铠甲,冲出来迎敌,被岳渊一箭射中肩膀,落荒逃窜。

    失去了主将的城池就好像被切掉了脑袋的蛇,败亡之时时间问题,经过了两个时辰的战斗,溢津关落到了岳渊的手里。

    事到如今,还像是做梦似的。

    手下的庒丁像是疯了一样,到处杀人,抢夺,纵火,他们冲进仓库,背出宝贵的粮食,又冲进有钱人的家里,抢走金银细软和女人。

    还有些人迫不及待,拉着女人进了街角,就肆无忌惮起来。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人,比比皆是。

    任何起义之初,都要靠运气,显然,岳渊的运气不错,但是想活下来,甚至成功,就需要智慧。

    岳渊在短暂失神之后,恢复了冷静。

    他不过是捡了个便宜,打契丹人措手不及。

    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呢!

    手下的人这么不争气,你们是想害死我吗?

    岳渊红着眼睛,提起染血的刀,连续杀了5个人,鲜血淋漓,手下人终于知道了害怕,开始听从号令,去收拾尸体,扑灭火焰。

    关城之中,还是一片混乱。

    岳渊决定开仓放粮,把契丹人抢来的粮食还给百姓,安抚人心,然后招募青壮,加固溢津关,准备迎接大战的来临。

    多年的经商,走南闯北,让岳渊的见识非比寻常,他的措施都非常对路子。

    可仅仅这些还不够!

    岳渊咬着后槽牙,用匕首刺破了自己的胳膊,他沾着血水,写下了一份血书。言辞恳切,请求大周能够出兵援助,他们身为汉人,思念故国,契丹不施仁义,残害生灵,已经是天怒人怨。

    只等朝廷大军到来,各地义民,无不箪食壶浆,迎接王师,燕云之地,唾手可得。

    “好样的,不愧是老子的朋友!”

    一只虎咧着大嘴,放肆地笑着,他的眼光不差,岳渊是个人才!

    溢津关位置重要,只要拿到手里,就等于把莫州和瀛洲拿回来了……如此要地,岂能置之不理!

    一只虎急忙起身,前去找叶华,请求更多的支援。

    等他到了冠军侯的驻地,却听说有钦差驾临,带来了圣旨。

    一只虎没有资格去听圣旨,只能在外面等着。

    至于大帐里面,则是人头攒动,名将云集。

    不只是包括赵匡胤、韩通、张永德等人,就连几位老将也都驾临了,有王殷、郭崇、符彦卿、王景等等……大周最能打的,有一半都在现场。

    枢密副使薛居正将一道圣旨交给了叶华。

    任命他作为伐辽陆路督部署!

    拿着旨意,把叶华也吓了一大跳。

    所谓督部署,就是前敌总指挥的意思,不是常设武官,只有在重大战役的时候,授予德高望重的大将,节制指挥各路人马,同时负责屯戍、防守、训练、教阅、赏罚等军务。像什么曹彬,潘美,都当过这个官职。

    以叶华的功劳,出任陆路督部署还是够资格的。

    只是眼下一大堆的老将,他前几天刚过16,勉强成丁,就摆弄这帮人,是不是有些过了?

    见叶华面带犹豫,薛居正笑了,“冠军侯,这是陛下亲自点将,当初是你主张先北后南,又是你将契丹置于不利境地,难不成侯爷还有担心,不敢接下担子?”

    激将法!

    很拙劣的激将法!

    不过叶华认了!

    他一把拿过圣旨,挂在了中堂,然后毫不客气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这一屁股坐下去,整个人的气势就完全不一样了,过去叶华只是出谋划策,负责骠骑卫而已,如今却成了全军统帅,做决策的那个,身上的担子重了无数倍!

    “圣人垂青,天子厚爱,晚生不敢推辞!”叶华板着脸道:“既然坐了这个位置,晚生更不敢尸位素餐,白白浪费天赐良机!全军上下,务必要听从调遣,谁敢视军令为无物,就要小心脑袋搬家!”

    叶华的开场白杀气腾腾,没有法子,他不拿出一点态度,也休想压得住这帮老货儿。

    年轻一辈的将领当中,哪怕最桀骜不驯的驸马张永德,也对岳父的安排的无话可说。叶华虽然年幼,但是本事见识摆在那里,让别人来指挥全军,他才不服气呢!

    像赵匡胤啊,高怀德啊,韩通啊,全都只剩下高兴了,叶华实至名归,他们都觉得倍儿有面子。

    真正的刺头儿是王殷和郭崇等人,王殷的地位堪比王峻,只是他比较低调而已,连柴荣都号令不了他,却要给叶华当部下,真是欺人太甚!

    另外呢,郭崇也不服气。

    要知道曾经可是他统御全军,在晋州抵御北汉和契丹。

    论资排辈,也该把督部署留给他,凭什么让叶华一个小崽子窃据了高位,岂有此理!

    这俩人都黑着老脸,把面孔拉得比驴还长。

    叶华当然看得出来他们的怒火,但是却没什么畏惧,别看你们资格老,惹了小爷,一样让你们难看!

    “如今燕云之地,相继有百姓举事,契丹治下,势如水火,正是我大周光复燕云的好机会,诸位有什么好建议?”

    叶华问过之后,郭崇第一个开口了,他哈哈大笑,“侯爷说得不错,可是凭几个老百姓,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还不是被契丹翻手就给灭了。与其在他们身上浪费精力,不如直接出兵……可惜啊,刚刚和契丹议和,立刻出兵,又会落下背信弃义的骂名,如之奈何啊?”

    他把两手一摊,嘲讽意味浓厚。

    在场的将领当中,很多人厌恶郭崇倚老卖老,都怒目而视,包括符彦卿和王景在内,他们的资历丝毫不比姓郭的差,我们还没说话呢,哪里轮得着你冷嘲热讽!

    哪知道闷不吭声的王殷也突然开口了,“国家相争,当行堂堂正正之师,只会歪门邪道,是赢不了人的!”

    这老家伙的话更是难听!

    张永德握紧了拳头,就想起身替叶华说话,正在这时候,有传令兵跑到了叶华面前,将一份血书摆在了桌案上。

    “侯爷,有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