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章 我就是喜欢老套的开篇
    ,。

    蓝河联邦,格林星区,弗尼亚星省,泰文星,

    枯黄的树叶在风中簌簌发抖,被大片树林环抱的银灰色建筑物在清晨的雾气中显得格外冰冷肃穆。

    一艘纯白色印着和平鸟标志的小型双桅帆艇从空中航道下降准备进入泰文综合医院,在它的身周跟着一群密密麻麻飞行在空中争先恐后抢夺最佳拍摄角度的‘记者’。

    足球或是网球大小的飞摄疯狂的朝着帆艇方向围拢,宛如夏日上涨的潮水,兴奋湿热,一下子将医院的平静冷肃打破。

    当双桅帆艇舱门打开,急救担架上的人被抬出,一群飞摄记者仿佛嗅到血腥味的鲨鱼疯了一般的涌过去。

    即使有一层无形的近身密闭场阻挡保护,这些具有弹性的球体依然疯狂的拥挤着朝前挤成一堆。

    潮水一般的涌动冲击生生把透明的密闭场挤压成内凹的圆弧形状。

    闪烁的小红点背后是一只只饥渴难耐的镜头。

    “木先生!木先生!木橦的伤情如何?”

    “木橦小姐,你还有意识吗,有消息称这可能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你知道是谁动伤害你的吗?”

    “木先生!木先生!停下,请停一停,给个近景镜头好吗?”

    “木先生!木爵爷与夫人是否还再世,已经确认罹难了吗?公众有知情权......”

    “木先生!你们对木家今后的走向有什么安排,木橦小姐会继承爵位吗?”

    “木橦小姐的伤势如何,会危及生命,这真的是巧合吗,有目击者声称木橦小姐是自杀这是真的吗?

    “木爵爷夫妇与独生女先后发生意外事故你们两位作为兄长怎么看呢?”

    “木先生,有内幕爆料这与爵位继承权争夺有关,这是真的吗?”

    一个接着一个问题连珠炮一样突突突个不停。

    飞摄记者们拥挤在一起,就像是粘成一团的汤圆,环绕紧贴着急救队伍的保护密闭场,恨不得能穿越过去一头扎到事件当事人的嘴边。

    没有人停下脚步,急救担架上的人进入贵宾安全通道迅速的转移到了治疗病房。

    地面采访队伍以及没能拿到医院准入证的记者们只能和围观人群聚集在医院大楼之外,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

    他们就像是嗅到血腥味却得不到满足的鲨鱼,疯狂的原地打转,焦躁无奈。

    泰文综合医院主大楼三十二层,急救室外走廊等候区域一群穿着华丽礼服的男女三三两两的坐着相互低语,不时将视线投向走廊尽头的白色大门。

    当急救室的白色大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急切的看向率先走出来的医生。

    “医生,我侄女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这些华服男女急切的表情话语与眼底的木然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使得这些极力表现担忧焦急的脸孔显得有些扭曲。

    “很幸运,病人的命保住了。”

    华服男女中有好几个低下头试图掩饰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

    医生对于病人家属这样的表现视若无睹公式化的说出了治疗结果“病人大脑受到重创导致精神力核心受损且失血过多,同时由于精神力骤然压迫与重击叠加出现了永久性的神经性损伤......”

    “你是说她脑损伤且有精神疾病爆发的可能?”

    “是的”

    “还有没有会恢复?”

    “根据现有医疗段,心灵创伤引起的精神疾病与脑神经退化双重病变,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难题,需要到专业的疗养院长时期调养也许会有好转,尤其在病人身体同样受到外力重创的前提下更需要长期专业的治疗,当然,如果你们可以找到灵修师将会事半功倍。”

    被护士推出急救室的女孩躺在病床闭着眼没有一丝生气,就像是一具精美的白瓷洋娃娃。

    “既然医生已经说了她需要长时间的疗养,那么就送去专业的疗养院吧,相信在专业人士的治疗下木橦可以更快好转。”关于请灵修师治疗的建议则被直接忽略了。

    “我同意大哥的意见,木橦需要专业人员的照顾,疗养院是最好的选择。”

    在两位血缘长辈意见达成一致之后,所有人转头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高个青年,白色的礼服上还沾染着醒目的红色血迹,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青年站在病床旁,伸出爱怜的轻抚女孩苍白的面容,小心翼翼的拂开脸颊旁的发丝似乎害怕惊醒沉睡的女孩。

    “蓝修,你认为如何?”

    “蓝修,我们都知道你爱护木橦,可是她现在的状态实在不适合继续留在家里,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些新闻媒体为了热度和收视率不折段,继续留在这儿只会给她造成二次伤害,她需要专业的治疗和静养,我们也是为了她好。”

    青年一直看着病床上的女孩,声音非常平静缓缓的说道“我没有意见。”

    得到蓝修的同意,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

    海风井星省,马赛星区,科罗尔星,

    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零零星星的岛屿聚集成月牙状。

    一艘橄榄球状的运输太空飞艇穿过大气层缓缓降落到海面上,艇身上一朵白色的向阳花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舱门打开连接舱与月牙群岛海港并联,穿着果绿色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面带微笑站在港口等待新一批即将入院的病人。

    一台台睡眠胶囊舱顺着运输带鱼贯而出,从太空飞艇船舱进入港口的运输车。

    运输车有序的将所有睡眠胶囊按照标签分类送往不同的海岛。

    纯白色的病房,纯白色的胶囊睡眠舱,纯白色的病号服,白色的灯光,所有的一切都是纯白色的,果绿色的工作制服大概是这个白的刺眼的世界里唯一的亮彩。

    黑色长发的女孩毫无意识的任由两名工作人员架着拖向治疗室进行入院检查。

    长发女孩被放置在全透明的水晶立柱之中,一道光圈从头顶落下直至脚底。

    “闭合性脑干损伤,伴随弥漫性轴索损伤,伤情已经得到控制仍然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精神核心破损,......鉴定报告写着精神伤残等级s+需重点看护......”随着检查结束,水晶柱探出械臂束缚住女孩的四肢,白光闪过,女孩的长发被全数剃除,与此同时一根细长的械针管从女孩的后脑勺插入。

    扎入脑内的尖细针管轻微的震动,随着它的动作沉眠中的女孩身体开始出现剧烈的抽搐,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直至脑后的金属管拔出身体才趋于平静。

    束缚着右腕的械臂亮起一道红光,当束缚松开的时候女孩右腕间多了一道醒目的编码zz321,编码的下方是科罗尔疗养院的图标,一朵象征善意美好治愈的纯白色向阳花。

    “zz321送到第三住院部,二级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