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三章 诚实的身体反应
    ,。

    惊讶,恐惧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极力的挣扎。

    砰!

    中年男人依靠体重的优势向后倒地,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摆脱女孩对他咽喉的挟制,小女孩左臂已经快速的转换位置利用最有力的肘关节猛地一推,咔嚓,颈椎彻底断裂,中年男人猛地抽搐一下躺着地上死猪一般动弹不得。

    “周主任,周主任,你还好吗?”女护理的呼声已经变调,尖利中带着慌张,“快啊,你快抓住她。”

    “怎么会这样?”年轻男子踏步上前,透视墙荡起波纹的一瞬,女孩抬起头,苍白的脸上表情依旧呆滞,灰蓝色的双瞳定定的看着冲过来的人,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

    步速,距离,角度,力度,体积,高度,双眼观测的信息一条一条快速的划过脑海,瘦弱的身体比大脑更先一步的做出了反应。

    向左旋身,脚下勾起地面的积水,水花溅起打在年轻男子的眼睛里。

    “你这个傻疯子!”年轻男子捂着眼惊呼,探身上前的时候忽然感觉脚踝一阵剧痛,失去平衡猛地倒地不起一头扎到中年男人的身上,给原本重伤的周主任二次重击。

    小女孩用力跳起整个身体在空中半跃重重落下,肘关节敲在年轻男子后脖颈的软骨之上,伴随着嘎吱的声响骨头碎裂。

    本能的战斗意识超越了身体能承受的极限,骨头碎裂的可不止是被攻击的年轻男子。

    小女孩的前臂尺骨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就算没有骨折也肯定出现了裂纹,然而她对这一切却毫不在意,仿佛根本感受不到疼痛。

    年轻男子一时大意被这突来的袭击弄得措不及,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本能的开始反抗。

    居然还能动。

    女孩很快意识到她的攻击效果与脑海中预设的结果出现了极大的误差,身体素质跟不上意识反应速度,过于瘦弱的身体很难压制住对方,即使依靠体重也毫无优势。

    身体的速度力量与脑海中的意识判断有着一条星河的悬殊差距,瘦弱的身体猛被年轻男子反抗的臂猛地甩了出去,撞击在墙壁上重重落下,一时间难以爬起。

    此刻年轻男子已经爬了起来,怒瞪着双目向女孩冲了过去,嘴里含糊的骂着什么,却因为积水脚下一滑向女孩摔倒过去。

    女孩的视线出现一大片阴影,面前的身影还会晃动重叠,强烈的晕眩感使得她视线模糊抖动星芒闪烁。

    又一次,身体在意识的本能反应下做出了快速反击。

    在对方摔倒的一瞬间她果断的抬对之前攻击的位置进行了二次压击打,即使臂骨裂也依然用肘以一种奇怪的频率沿着颈椎快速抖动碾压,她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来自身体传达的疼痛讯息,只有将面前的敌人推倒这一顽强信念。

    “啊,啊...”

    痛苦的声音戛然而止,被攻击的年轻男子在地上抽搐着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只不过是三十秒内的几次简单的攻击动作而已,女孩已经疲累的几乎站不稳,扶着墙颤颤巍巍的保持平衡。

    唯一剩下的中年女护理看着水幕透视墙那一端面无表情看着她的小女孩惊恐的向后连退几步,嘴里念叨着“不关我事,不关我事...”下意识的按动了警铃。

    楼层保安赶到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封闭房间内两具疑似男尸,其中一个甚至没有来得及拉上裤子拉锁露出了猥琐辣眼睛的半透明小黄鸭内裤,疑似男尸的身边则站着一个满身伤痕血迹垂着双臂脸上挂着天真单纯微笑的小女孩。

    ..............

    两平米不到极端压抑的房间,上下左右所有的墙面都由特制的软金属制造,拥有良好的弹性与强韧的防御力。

    小黑屋漆黑的狭窄空间就像是一口被封死的老井没有一丝光亮,安静沉闷只剩下空气流通的细微声响,除了屋子左侧一张极为简易的单人床垫别无其他。

    小女孩静静的坐在床沿一动不动,与入院半年来的每一天没有任何不同,看不出丝毫刚刚徒重伤了两名成年男子的情绪波动,四肢被套上了锁环。

    “根据芯符记录的精神力波动可以看出在这个时间段出现了陡然上升的波动峰值。”穿着白色长褂的医生对身旁的解释道“在本星球时间傍晚十点二十分,也就是事发的时间。”

    “她痊愈了?”

    “不,精神力核心碎裂情况并没有任何好转。”医生眼神中露出一丝鄙夷“根据当时的情况分析,极有可能是周主任的猥琐行为对病人造成了巨大精神刺激,引致病人潜意识的自我保护制被触动,激发了身体潜能。”

    疗养院住院部李部长已经查阅了zz321的入院身份资料,来自弗尼亚星省的木家大小姐木橦,原本是一名精神力等级ss的准修行者,曾经的天才在遇到极端危险的时候身体爆发出异于常人的反击反应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抬挥动,一面淡蓝色的光屏出现在半空中,“播放小白屋昨晚的监控”李部长说出指令之后,光屏开始自动跳转。

    画面中的小女孩攻击动作看似迅猛实则无力,身体太过瘦弱,能够撂倒两名成年男子一来是因为对方轻敌没有防备,二来还有些运气成分,李部长细长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遗憾“可惜了。”

    李部长斜眼看向一旁还有些震愣瑟缩的看护,警告道“陈看护,好好照顾你的病人,我不希望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并没有提起她也是这起暴力事件的当事人之一。

    “是,李部长”陈凤听见李部长的训话急忙点头,心下有些庆幸,工作总算是保住了。

    脚步声,说话声渐渐远离,漆黑幽闭的房间里呆坐的小女孩眼神微闪,依然望着地板一动不动,

    三天的禁闭观察结束,

    “zz321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已经恢复稳定可以回到普通病房不需要再继续特殊禁闭。”

    带着医生的诊断木橦被护工送回了第三住院大楼,回到日常康复治疗的生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