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章 我是谁我在哪儿
    ,。

    清晨,阳光洒落,白色的月牙形住院大楼在绿色树木的环抱下显得格外清新,鸟语花香一切平静美好的如同广告宣传画面。

    第三住院大楼中层的空中花园是病人们休息自由活动的地方。

    此时花园右侧长椅上坐着一个小女孩,她仰头闭着眼双抱膝就好似正在进行光合作用的花骨朵,安静无声的吸收着阳光给与的养分。

    “321,吃药时间到了!”

    坐在长椅上的女孩毫无反应,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姿态,身为木橦专属看护的陈凤走上前,脸上挂着亲切微笑“321,到时间吃药了。”说着便伸出拉拽木橦的胳膊,另一只则试图去捏住木橦的下巴。

    半个月的平静日子让陈凤几乎忘记了不久前周主任与罗德的遭遇,心里已经认定那只是一次糟糕又倒霉的意外,木橦仍然是那个每天只知道吃饭晒太阳不言不语的疯傻病人。

    她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好好的照顾木橦。

    女孩瘦弱的身体好似一片羽毛不需要费力就能被轻松的拽起。

    木橦的身体重心朝着护工倒去,猛然间双腿后蹬,借用矮小的身高,头顶向上猛撞陈凤的下颌骨,同时双握拳试图击打对方的喉颈。

    陈凤本能的尖叫,后退,躲过了针对致命要害的撞击。

    木橦却没有就此放弃,倒向陈凤,整个身体压在陈凤的身上继续一阵看上去毫无章法的拳打脚踢。

    保安赶来后立刻将木橦控制住,地上的陈凤看不出哪里有重伤却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咿咿呀呀的闷哼。

    保安不可思议的看向木橦正好对上她灰蓝色的双眸,累到气喘吁吁依然冲着他们露出天真微笑的小女孩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因为无故暴力捶打护工木橦再一次被送往禁闭治疗室。

    这一次除了卡特医生之外还有另外两名医生同时对她进行会诊,检测结果与上一次大致相同。

    “我坚持认为这是一种身体的应激反应,她毕竟曾是一名具备修行者潜天赋的人,即使精神核心受损在对待特定环境与特定人员的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极端反应,甚至于爆发出超过身体原本能力的力量,而无论是陈凤还是周主任之流不过是不具备战斗力的普通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击倒也是有可能的。”这是医生们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了。

    “也不排除因为长期的精神刺激导致病人诱发了突发***倾向型精神狂躁的可能性。”一名头发花白的医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说出一长串病名。“这种精神疾病往往可以使人爆发出惊人的暴力威胁。”

    突发***倾向精神狂躁算是精神核心受损的一种并发后遗症之一,多数出现在从战场退役归来的重伤兵士,星空猎人,冒险者等从事高危职业的人身上,想想这位贵族大小姐的经历,以及陈凤和周主任那几人在她入院之后的所作所为,似乎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这一次李部长依然多次查看了监控视频,吊角眼里闪过的遗憾比上一次更甚,叹气低语“真是可惜,可惜的很。”

    卡特医生似乎意有所指的看向李部长“她的住院赞助费用可不低,有何可惜。”

    “所以才觉得可惜呢。”李部长犹豫一阵之后开口说道“卡特医生,安全起见将她的芯符封印等级加强一节。”

    “有这个必要吗?”卡特虽然嘴里疑问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操控械臂的金属针管一下扎进了木橦的后脑勺,尖细的针头按照既定程序在木橦脑内芯符空白部分填补上新的矩阵线条。

    麻醉状态下的木橦只觉得四肢无法动弹,大脑中心陡然传来一阵一阵难以克制的极端痛楚,好似有人拿着电焊枪烧灼她的大脑,隐约能嗅到刺激的焦糊味。

    强烈的刺痛感传递到四肢百骸,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出现痉挛抽搐,直到金属针管拔出。

    “这下你不用感到可惜了。”卡特医生将针管取出丢入术用品粉碎,笑了笑“精神力核心受损加上芯符封印个一年半载再有天赋也彻底废了。”

    “呵呵,就是如此才可惜啊,老卡特。”李部长笑笑,转身离开。

    卡特看着李部长的背影消失轻嗤了一声继续捣鼓边的医疗仪器。

    昏迷中的木橦被送小黑屋开始了第二次禁闭生活。

    软垫上的女孩睡的极不安稳,她唯一清晰的感觉只有疼痛,仿佛有上万只蚂蚁正在她的脑袋里攀爬啃咬,一阵一阵的刺痛麻痒。

    即使身体极度疲惫虚弱,剧烈的疼痛不断蔓延反而使木橦的大脑异常清醒。

    眼周肌肉不断的收缩,眼皮快速眨动,双目睁开视野里首先出现的是明亮的光点,刺激的光源使得刚刚苏醒的人本能的又闭上了眼睛,耳边是由远及近的低语。

    混沌的脑海意识中是一片虚无的黑暗,随着第一次有意识的呼吸,鼻息间刺鼻的药水味道蹿入大脑刺激着感官复苏,空空荡荡混沌的大脑受到信息流的冲刷传达到四肢百骸,唤醒了身体所有本能。

    胸腔起伏,咚咚...咚...的心跳声从微弱到强健,指下意识的颤动,身体里沉睡的每一个细胞逐一清醒,身体能一一复苏。

    心脏的跳动节奏逐渐加快越来越快,呼吸从平缓到急促。

    “我是谁?”迷惘的自问在混沌黑暗的意识海中一遍遍的响起。

    我是谁?我在哪儿?

    闭着眼仰卧在软垫上的黑发女孩骤然抬起上半身,猛地睁开眼,灰蓝色的瞳孔收缩,双撑在软垫两侧张着嘴急促的喘息。

    混沌的脑海中依然残存着之前梦中的场景,在胶囊舱里刚刚苏醒的那一幕在脑海中回闪。

    唾液在口腔中不断分泌,随着吞咽动作,喉咙软骨收缩,苍白的脸上大颗大颗的冷汗顺着脸颊向下低落,原本干燥清爽的床垫被濡湿,双碰触传来粘腻的感。

    密闭黑暗的小房间安静的只剩下女孩急促的呼吸声。

    “321的生物体征数据出现了巨大波动?”

    “嗯,你看看神经扫描数据图。”

    显示画面中线条剧烈起伏,大脑中心区域一片赤红极度活跃,一名值班医生说道,“可能是做噩梦了。”

    值班医生面前是一堵环形光幕墙,墙上遍布着一个个迷你的小方块,应对着所有病人的实时生物数据反馈,就算是哪个病人晚上多放了几次屁也难逃体内生物数据监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