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五章 隔墙真有耳
    ,。

    “每晚都是如此。”一直负责这片区域的护工分享他打听到的八卦“321被诊断为间歇****)倾向型精神狂躁,已经有三名工作人员在她上重度伤残,听说周主任的伤除非找到灵修师出或者凑钱买到头部以下可用全身义肢,否则不可能被治愈,只能一辈子瘫痪在床上无法自理。”

    “居然这么严重?啧啧,看不出来321这个小丫头这么厉害。”

    “造成这么大麻烦321居然没有被送去重症监管中心,至少给被调去四号楼或是五号楼吧?”

    “谁让人是贵族大小姐呢,原本可是伯爵爵位的第一继承人,就算疯了傻了也有人愿意花大钱长期资助我们疗养院发展扩大,这样的病人当然多多益善要好好照顾着。”

    “不过她可真是厉害啊,就算成了傻疯子也不能轻易招惹,胡乱几下把人弄成了高位截瘫,药物治疗一点作用也没有,周主任这一次总算是踢到铁板了。”

    “哈哈哈,也可能是周主任平日劳累身体太虚了。”几人说着挤眉弄眼哈哈大笑。

    “不过321的确挺可惜的,双s级别的精神力天赋,才十四岁而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好好培养假以时日很大可能成为一名灵修师呢,现在却只能困在疗养院。”

    “听说是接到父母双亡的消息受不了打击精神崩溃自杀才被送来的,不过也有新闻报道说是遇到了流窜逃亡的悍匪被意外波及重伤。”

    “贵族家庭里事可多。”

    “呵呵,谁知道呢?”几名护工和值班医生了然的相视一笑不再继续深入话题。

    “行了,别说笑了,将她的生物数据变化记录上传给医疗部。”

    隔墙有耳万一这被哪个喜欢打小报告的传出去,他们编排贵族客户的八卦,后果可大可小。

    有些八卦意会便行了,他们这些普通人可管不着这些,打发值班无聊时光瞎聊而已。

    此刻梦境中苏醒的女孩已经重新躺回床垫上,呼吸与心跳都恢复了平静,直到再听不见门外的细碎议论声才缓缓的重新睁开了眼。

    即使隔着厚重的特制软金属门,值班医护人员压低了音量她依然能够清晰听见门外的对话,经过两次小黑屋禁闭的经历她已经可以通过不同轻重步调的脚步声分辨区别门外的护工,人数,性别,体重,身高,所有的一切都清晰明了。

    她将这些护工的信息在脑海中分门别类的进行了编号区分,一号护工是一名身高不到一米八体重超过两百四的胖子说话两句就喘气,二号护工是一个声音尖利的瘦高男子,三号护工是一个嗓音低沉的中年妇女......

    这些护工喜欢在值班尤其是守夜的时候交换八卦情报。

    这对于一个记忆一片空白的人来说无疑是极好的消息渠道,每天的睡前八卦故事总能为木橦空空荡荡的脑海填补上一些新鲜内容。

    女孩闭着眼,脑海中细细的回忆着这些天从护工的八卦内容中听来的有关于她的内容。

    她的真名是木橦,可是疗养院的工作人员只称呼她的病号编码321,今年十四岁,是弗尼亚星世袭贵族木家的嫡系大小姐,疑似得知父母双亡的消息之后自杀未果但精神力核心严重受损且精神奔溃被送到了这座康复疗养院,入院治疗已经大半年时间。

    这是木橦到此时为止所知道的关于自己的一切,可是她对这些身份信息并没有任何记忆,她的家世,入院原因,已经死亡的父母,所有的一切在脑海中依然只是空荡荡的陌生名词而已,激不起半点心绪波动。

    除了脑海中偶尔闪回的画面以及不断重复的梦境她对自己一无所知,她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清楚的知道捏住脖颈间哪块骨头可以最快的致人死亡。

    也许......一个贵族大小姐熟知从哪个角度发力能够最大程度的给被攻击者造成极致的疼痛感是一件......嗯...很稀松平常的事。

    木橦空空荡荡的大脑海绵一样的吸收着每天听见看见的信息并在梳理之后牢牢的记在心里。

    木橦在小黑屋关禁闭的时候与绝大多数病人的反应都不相同,不哭不闹,当她一动不动呆坐的时候总会让人晃眼间以为自己正看着一尊制作精美的笑脸陶瓷娃娃,从来不会做一些奇奇怪怪惹麻烦的事情。

    双一直被能量鎖环交叉束缚在胸前,每天清晨护工会进入病房给她注射流体营养液,在不断重复的梦境片段与千篇一律的现实生活中混混噩噩噩的渡过了十天的禁闭治疗。

    木橦又一次回到了第三住院大楼。

    “把这个给321套上,主任嘱咐她威胁等级为c,暂时不能自由活动,必须严格控管。”

    “为什么不直接调去四号楼,不过这么瘦弱的小女孩居然这么厉害?”住院楼负责接的护工一边说着话里的动作没停,一套黑色鎖环扣在木橦的腕和脚踝上,严格限定了臂和双脚的可移动范围。

    “她可是弄残好几个成年人,难道你想试试?”

    “她怎么做到的?”看上去弱不经风纸片一样的小女孩怎么就把人给撂倒了。

    “你第一天上班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你不知道?”

    “呵呵,我就随便问问。”负责转送病人的护工一路护送将木橦从禁闭室被转移到第三住院大楼。

    整个过程中木橦一言不发全程微笑配合,那笑眯眯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被送去游乐园春游呢,让护工又轻嗤了一句“真是个傻子。”

    木橦低头好奇的看向腕上的黑色条纹,黑色轻薄的软性材质紧紧的依附在皮肤上,看上去就像是两道纹身贴纸。

    因为这两道贴纸似得东西,她的双与双脚之间分别多了两条平时肉眼看不见的锁环。

    木橦回忆起护工们曾说过的八卦,这鎖环多半是为了防止她再一次突然袭击其他人而准备的。

    木橦举着晃了晃,忽然有些蠢蠢欲动想试一试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