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九章 失忆是件好事
    ,。

    吃饱喝足就该去晒太阳。

    木橦走到空中花园的长椅坐下,身体放松双臂平展扶着椅背后靠,身体尽可能的舒展增加接触阳光的面积,仰头眯着眼望天,舒服的深吸一口气。

    科罗尔疗养院的天气总是特别的好,蓝天白云阳光明媚,哪怕下雨时也伴着金色的光晕,温暖,明亮,清新。

    视线余光瞥见一个瘦高的身影靠近。

    贾毅笑的温和,脸上挂着关切走到木橦身侧方才开口,“我想起第一次在空中花园看见你时,你被阳光直射后瑟缩着向后闪躲,似乎有些恐惧,能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吗?”

    木橦掌摊开感受阳光落入掌心的温暖触感,懒洋洋的眯着眼笑,回道“阳光。”

    这个回答让贾毅满心疑惑,可是他想要进一步询问的打算却被护工打断了。

    “321你有访客探望,跟我去探视区。”

    贾医生侧身让护工把木橦带走。

    木橦被护工领着从十三楼到二楼的会客大厅,大厅开阔宽敞,纯白色的地板光亮到足以倒映人影。

    当木橦被带到指定区域,脚下八块砖见方的区域升起半透明的球状玻璃区间,地板上升起方桌圆凳。

    小圆桌另一侧的凳子上已经坐了人,随着桌椅一同升起。

    穿着工作正装的中年人站起身,严肃板正的表情在看见木橦出现的时候露出职业化的微笑,“你好,木橦小姐,请坐。”

    平日里一直被叫编号,321听多了难得听见有人称呼名字,一股难言的陌生感让木橦微楞了一下,随后乖巧的在另一侧圆凳坐下,因为刚刚吃饱,此时的木橦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极其满足的阳光气息。

    看见木橦阳光明媚的脸,中年人眼底闪过一丝自以为隐藏极好的讽笑,暗忖还真是傻了好,在这个鬼地方也能生活的开开心心格外滋润。

    “看来木橦小姐在这里生活的很不错。”

    木橦脸上挂着天真木楞的微笑看着中年人不言不语,除了笑并没什么其他反应。

    脸上笑眯眯,脑海中却不自觉的开始分析所知信息,不是亲人朋友,更像是受命而来的雇员,心里有了答案的木橦并没有感到失望失落而是思量能不能打听到更多关于自己的身份信息。

    住院大楼里的护工说来说去总是那些无关紧要的八卦。

    “你认识我?”

    中年人矜持的点头,长辈一般的语气说道,“当然认识,我算是看着木小姐长大的。”

    挺直的背脊刻意低头俯视的角度,嘴角上扬的弧度,克制却无法完全掩饰住的得意和蔑视。

    木橦在心里给对方划上一个小xx,虽然认识可彼此友好度肯定不高。

    东拉西扯一番之后中年人并没有忘记此行最关键的一点,笑容稍微热切了一些,“少爷让我带他向你问好,等他空闲下来会亲自来看你,只是没想到木橦小姐居然失去了记忆,可惜我家少爷一直记挂着木橦小姐。”

    一个是下半辈子只能耗费在精神疾病疗养院混吃等死的残疾傻子,另一个则是前途一派光明的联邦贵族才俊,也只有少爷这样心善念旧的人才会想起派人前来探望。

    大约是木橦一直保持着纯真笑脸看着他,让中年人心有触动,一个原本前途璀璨的天之娇女居然沦落成一个傻疯子,难免令人唏嘘感慨,亦或是木橦的失忆让中年人松了一口气。

    他看向木橦的眼神多了些真诚的同情,“木橦小姐你就安心呆在这儿,有少爷想着你至少不会让你受人欺负,放心吧少爷已经给院方打过招呼,你们木家那些人可靠不住。”

    最后那一句含糊在嘴里,听力弱一些怕是就听不见了,木橦却听的清清楚楚。

    来访者的口中出现了一个她之前没听说过的人物,木橦微侧着头带着疑惑开口问道“你的少爷?”

    木橦这样的反应却让中年人误以为眼前失忆的傻疯子对自家少爷还依稀有着记忆存在,毕竟少爷那么优秀。

    想到这儿中年人表情微变,不希望节外生枝,“呵呵,木橦小姐安心养病吧,对过往不要过于惦念接受现实才能好好活着。”

    中年人确定了木橦的状况之后迫不及待的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多呆,再看看木橦此时纯真的笑脸,他打心底里觉得木橦成了傻疯子是件好事,疯傻她一个幸福你我他,蓝木两家都能松口气。

    木橦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坐着的长椅下降消失在她眼前,临走依然没有说出他少爷的名字。

    自己的存在对于疗养院外的一些人似乎是需要解决的麻烦,可惜那人没有说清楚就走了。

    这个中年人的来访不过是木橦住院疗养期间的小插曲,治疗生活还得继续。

    大雨瓢泼,雨水噼里啪啦的敲打在花园上空展开的透明顶棚上,雨滴在顶棚上溅射飞舞,晕开的水渍使得视线被阻挡,虽然没有温暖的阳光照射并没有让木橦脸上的笑容减弱分毫。

    这是她有记忆以来住进疗养院后见到的第一场雨,木橦站在窗口前伸出感受着雨水落在掌心的触感,水珠落到掌心初时她不受控的瑟缩着想要收回,仿佛第一次淋雨的幼儿,紧张期待又兴奋,直到冰凉清爽的水珠在掌心溅射弹开,紧抿的唇角绽放出微笑的弧度。

    “很舒服吗?”

    “嗯”

    “你喜欢?”

    “喜欢。”

    对于这位假医生总是时不时出现在自己身边套近乎这件事木橦已经习以为常,每天他都会在不同时间找会出现并搭讪,美其名曰近距离观察患者。

    木橦站在窗前张开臂舒展四肢尽可能的扩大飘散雨滴与身体的接触面积,一点也不担心雨水会打湿衣服。

    下雨天迎风展臂拥抱雨水这种行为倒是很符合木橦大脑受伤后的疯傻状态。

    木橦感受着雨水落在脸颊上的湿润冰凉触感,嘴角的笑容难以抑制的扩大,即使她此刻依然能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全方位的监控,丝毫无法影响她的好心情。

    贾医生就站在木橦身后,如实记录木橦的每一个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