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十二章 大脑啊全是水
    ,。

    纯白色的医疗室内透明棺材板一样的四方立柱一根一根整齐的悬吊在半空中。

    每一根立柱里都漂浮着一个病患,他们的身体被细密的触须状物体包裹着遮住了大半部分几乎只露出了脸,表情安详,半透明光晕笼罩全身。

    男女老少所有病患在这里都是同样的待遇,木橦也是其中之一。

    安静的医疗室内只有器设备运转的声音。

    大门打开,

    哒,哒,哒,

    一行人走近的脚步声打破了沉寂。

    木橦耳边传来医护工作人员嘟嘟囔囔的抱怨。

    “催催催,上面那些人只知道催,他们以为这是养殖鸡鸭鱼肉,注射点营养液就能疯长一窝?”

    “好了,抱怨有什么用,好好干活吧,我们需要新的实验数据,如果找到好的苗子送过去就是了。”

    “发奖金的时候还能这么积极就谢天谢地谢星星。”

    “可以开始了吗?”

    黑暗如期而至,睁着眼却看不到任何东西,周边是一片伸不见五指的黑暗。

    木橦知道所谓治疗马上就要开始了,她尽可能的放松身体,不做出任何反抗动作。

    这不是木橦第一次进行治疗,一开始每次治疗结束木橦的记忆会变得非常模糊,当次数多了之后,治疗过程中的记忆反而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黑暗中皮肤各处传来冰冷的触感,紧接着是一闪而过的尖锐疼痛。

    在治疗仪外,几名医护人员看着治疗仪点点头。

    “可以开始了。”

    木橦极力克制住被束缚的不舒适以及身体本能想要反抗的意识。

    她还记得之前因为身体本能的排斥反应太过剧烈抑制不住,而被注入具有镇静作用的药物,药剂的副作用会导致治疗结束后的好几天酸软无力,甚至连坐起来晒太阳也做不到。

    记忆越是清晰,她越是明白不要做出无谓的反抗表现,否则只会自找麻烦。

    这是一间处处透露出蹊跷古怪的疗养院,即使木橦刻意忽略,也无法改变这这个事实。

    木橦不清楚其他病人是否也是如此,从来没有其他人提起过,和那些每天或是活蹦乱跳或是阴郁暴躁或是沉默不言亦或者一言不合就自残的病人正常交流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

    治疗过程中这里的医生会提取病人的血液,皮脂,毛发,并一遍遍用奇怪的光圈照射患者,那些刺目的光圈总是让人昏昏欲睡,治疗过程中能保持完全清醒的时间非常短暂。

    当包裹身体的导管扎入体内,尖锐的疼痛之后药剂从扎入四肢血管中的针管里涌出争先恐后的混入血液流向她全身各处时原本应该全无意识的木橦却进入了另一种奇妙的状态,大脑强烈的刺痛感反而让她清醒过来。

    治疗仪内的木橦安详的闭着眼陷入沉睡中,一如以往的每一次。

    ‘清醒’的木橦被一团粘稠的液体包裹着,使劲的挣扎不断的拍打越是反抗这团粘腻的液体越是紧致的包裹住木橦,无法呼吸,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少,气息越来越短促沉重,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涨的通红。

    木橦所在的治疗仪前端红色警示光线不断闪动。

    “咦,321的生命体征波动剧烈。”

    “有无器官衰竭现象?”

    “暂时没发现,但是她精神力波动值异常剧烈。”

    “注意观察,随时准备中断,这个321是因为精神力核心受损才傻了,整个脑子烧坏了,卡特医生又给她的芯符加了两道秘纹锁。”

    “需不需要给她一些镇静的东西。”

    “不用了,她身体过于虚弱用药后后遗症非常严重,就这样吧。”

    “精神力核心受损严重却依然多次爆发出超过身体强度的战力,李部长叮嘱要留意观察。”

    ‘清醒’的木橦依然挣扎在粘稠的液体之中,耳边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人声传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一点点的消散,直到又一次疼痛袭来。

    双猛地用力撑开,好不容易探出头,‘清醒’的木橦发现自己居然处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中,望不到边际的大海遍布着浓雾。

    轰!

    尚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的木橦被忽如其来的一道闪电吓了一跳,成人臂粗细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劈开浓雾落到海面之上。

    明明没有被击中,可是随着闪电落下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木橦惊慌的一头扎进海水中,奋力的向前游,不断的摆动双臂双腿尽可能的加速,闪电连续不断从天而降,追着她不放,除了奋力的向前游木橦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不是在治疗吗,为什么会忽然被丢到了汪洋大海中?

    木橦没有时间思考,一道道闪电攻击不断的从天而降,每一次闪电的坠落甚至不需要击中她,只要落在这片粘稠的海水里,她就能感觉到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

    明明躲过了攻击可还是巨疼,这会不会太不讲道理了,难道因为水能导电?

    剧烈的疼痛几乎让木橦晕死过去,就在她难以再承受逐渐脱力再也游不动的时候闪电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泡在海水里奄奄一息的木橦意识在混沌与清醒之间不断闪动。

    就在她躺平在海水里缓慢恢复的时候她以为已经结束的雷电轰的一下卷土重来,这一次她反应不及没能躲过,只能眼睁睁的仰头看着雷电迎面而来。

    诶?

    木橦灰蓝色的双瞳蓦地瞪大。

    疼,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

    在木橦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不断回旋,为什么被雷电击中和没有被击中时感受到的疼痛程度相差无几?

    合着之前艰难逆流狂游全是白费功夫,那么还要不要奋力挣扎躲避了?

    在木橦还没有想清楚下一秒开始是躺平任雷劈还是继续挣扎的时候她已经无法再继续保持‘清醒’,彻底失去意识。

    治疗仪前,医生指着恢复平静的精神力波动图“已经恢复平静了。”

    包裹木橦身体的触须从淡蓝色恢复到半透明状态。

    “生物刺激对于321现阶段的精神力核心来说负担过于沉重无法准确接收信号,排斥非常严重。”

    “这样的实验体根本没有意义,不知道李部长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