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十四章 一去七楼无影踪
    ,。

    木橦不是第一次做类似的噩梦。

    梦境中的画面有了改变,今晚是这些天以来噩梦画面情节最为完整的一次,不再只是朦胧的闪回片段,也是她第一次清晰的感知到噩梦里出现的人长什么模样。

    可是木橦依然对那些画面有着极强的陌生疏离感,那是她经历过的吗,那个身矫捷的女猎人是她,或者只是她无中生有的想象亦或是她认识的某个人?

    下床走到卫生间,没有镜子,木橦只能从洗池水珠模糊的倒影上观察自己,脸,身材,年纪与梦中的人影无一吻合,找不到任何一丝相似之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每一次所谓治疗之后,木橦的梦境总会发生一些细微的改变。

    自从那次在治疗室里经历过掉落大海被雷劈的体验之后梦里的影像越来越具体,闪回的画面也越来越多,原本一直重复的梦境也出现了新的变化。

    温水冲洗在脸上将粘腻感洗去,心跳回落到正常值。

    隐约听见病房外脚步加快的走动声音,还有一声戛然而止从远处传来的哭嚎,木橦盯着水池里的水珠发呆似得一动不动直到那嘶吼哭喊声逐渐远离再也听不清。

    当梦境变成恐怖冒险动作系列连续剧而自己可能就是剧中主角该如何是好?

    看它任它由它,无可奈何等待大结局.

    从睡梦中惊醒,在黑暗中瞪大眼,呼吸从急促到平缓,额头的汗珠顺着侧脸的弧度缓缓向下滴落,在纯白的床单下晕开汗渍。

    明明是做梦而已,木橦却仿佛身临其境似得,此刻浑身酸软连坐起身也很难做到。

    躺平接纳梦境是木橦目前唯一能做的。

    日复一日的发梦,木橦渐渐从发梦的频率,梦境内容等方面总结出一些规律。

    每一次接受疗养院治疗之后的那几天是梦境出现的高发期,尤其是治疗后的当晚,必定发梦。

    治疗仪有奇怪的刺激作用,木橦不知道是仅仅针对她还是人人如此。

    虽说每一次梦境内容不尽相同,可梦里的环境背景人物却相互关联,有着牢不可破的真实感,就像...就像是她真的经历过。

    无论梦境里的地点时间如何改变,梦境的主视角从未有过变化,一直是那个游走在荒野废墟中的女猎人。

    木橦隐约感觉这个梦中的女猎人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有时候甚至会生出‘也许这个女猎人其实和我是同一个人吧’类似如此的荒谬想法。

    “我难道不是一个普通的父母双亡想不通自杀的年幼贵族大小姐吗?”木橦不自觉的小声嘟囔着闭上眼。

    木橦认为梦境对自我认知造成的混乱与她失去的记忆脱不开关系,而最近的梦境越来越清晰连贯,也许梦着梦着还真就梦到了大结局,或者刺激刺激她的记忆就恢复了,那么所有的谜团也就迎刃而解不再是困扰。

    她对于这件事有着说不上来是乐观悲观还是恐惧欣喜的态度,真要说起来大概算是顺其自然。

    木橦将放到自己的后脑勺拇指摩挲着寻找了一会儿,在被头发掩盖的位置有一处极为细小,即使仔细揉磨也很难发现的细微伤口,摩挲几下后她洗了脸擦干水迹重新躺回床上。

    再一次的,夜深人静时,病房外由远及近传来的嘶吼与哭嚎微弱的持续着,真实清晰。

    木橦闭上眼调整呼吸,脑海里不断念叨着,睡吧睡吧睡醒就安静了,这一次一睡到天明。

    翌日,三号楼餐厅,

    木橦看着夹到自己碗里的鱼味小饼干,没有丝毫犹豫一片一片仔细品味,连盘子上掉落的饼干渣也没有遗漏,伸出舌头全部舔干净。

    木橦在饭碗与的缝隙间看了眼对面位置坐着的一直给自己夹菜的中年妇女,灰白的头发,细纹遍布松弛的皮肤,黯淡的肤色,只能依稀从五官棱角看出这个女人年轻时应当有着极为精致的容貌。

    这中年女病患对木橦的态度总是格外亲切,事事照顾关爱,处处透着疼惜爱护,这不符合常态的关爱让木橦疑惑的同时也倍感无奈。

    因为她根本无法拒绝送到边的食物。

    这该死的无法抗拒的本能。

    木橦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微微侧头,看见假医生笑意盈盈的朝她走来。

    很快一道阴影笼罩头顶,瘦高竹竿一样的人站定弯腰微笑,微微摇头感慨,“321你的胃口真好。”

    中年女病患再递了两块压缩小饼干,双眼满溢的情感毫不掩饰“小女孩成长发育期很重要,彤彤要多吃一点才能长高长大长漂亮。”

    这个女人从来不称呼木橦的病人编号,固执坚定的一口一个彤彤,即使是同音,木橦也知道这个昵称并不属于自己。

    中年妇女透过她看见了另一个人,呼唤着另一个女孩的名字。

    身为一个一米五不到的小矮子木橦扒饭的速度非常快,嘎嘣嘎嘣咬着脆爽的萝卜,短腿短身体反应经常与大脑意识出现偏差,木橦总是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身高不对劲,不该是这么矮,怎么可以这么矮,怎么可能这么矮?

    视线平行时放眼望去只能看见一片下胸围,甚至腰线和大腿围那是怎样一种视角?

    回想梦里那个女猎人,修长的身材,有型紧致的肌肉线条,再想想此刻的小短腿,软趴趴没有力量的瘦弱胳膊,木橦咬着胡萝卜心里想着她的梦能预见未来也不一定,她还是一个未成年幼儿肯定能长高,想着又扒了两口饭。

    中年女病患右胳膊有着病人编号345,她是木橦在第三次和假医生查房的时候遇见的病人,据假医生所说那时候345刚送来不久就被关了几次小黑屋,甚至被转到了四号楼,好不容易好转一些被送回三号楼,可如若再犯病情况可能会更糟。

    住院部里一直有一个传说,进出小黑屋一定次数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具体是多少次没人知道,也别指望一群神叨叨的病人能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有人说会被转楼,提高管制等级,去六号楼或者是五号楼,从来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也有人说那些病人会被转移到七号楼,那是疗养院里最可怕的地方,只有进没有出,从来没有一个病人能从那儿走出来。

    一去七楼无影踪,这是常识。

    还有人说七号楼有吃人的怪物,不听话的病人会被抓去喂食,一块一块的把肉割下来吃掉。

    好多人说,每种都不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