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十八章 简直要疯了
    ,。

    木橦又一次被关禁闭,zz258也一样,两人在禁闭小黑屋当了回邻居。

    夜深人静,木橦躺在小黑屋的地板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耳边能清楚的听见腿毛王者不厌其烦的碎碎念。

    “少年,你出时暴露了战斗力的短板,要去星辰大海寻找本王的宝藏你还需要再接再厉好好训练一番,不如就从现在开始吧。”

    自从腿毛王单方面宣告结束后,木橦耳边便再没有了清净。

    小黑屋的隔音设备对于腿毛王来说就是层草纸,想撕就能撕。

    小黑屋关禁闭于腿毛王来说是生活常态,工作人员早已经习惯麻木了,真说起来,腿毛王也算得上是疗养院的传奇人物,英勇事迹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他关禁闭的次数比木橦多太多,一年半载就会自杀个三五回,问题在于他就是强悍到百米高空坠楼砸破地板或是直接护栏围墙被电击上百次也死不了。

    化身地滚龙辣摧青菜这种事实在算不了什么。

    木橦想不通这样的人怎么就把她给盯上了。

    “速度慢,身体虚弱,脚还特别短,少年你需要努力发育才行啊!”

    隐藏在这些絮絮叨叨的话语之后,有一些声音是别人听不见可木橦却能听见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在脑海中吵个不停。

    一开始木橦还以为自己大白天也开始做噩梦出现幻觉。

    萦绕在耳边的声响有时候听起来像是老式收音信号不稳定时发出的滋滋声,有时又像是菜刀剁肉的声音,更多时候则是毫无意义的散乱音节,让她异常头疼,越是想要听清这声音说些什么嗡嗡滋滋的声响越是剧烈。

    唯一能让她的大脑得到休息与清静的时间居然只有治疗和夜晚睡觉的时间。

    “嘣嚓咔”

    “哇啦啦啦吉瓦拉嘎”

    “咚呲哒呲蹄蹄哒”

    “嘣崩沙咔拉咔”

    这些奇奇怪怪听不清的音节每天不定时不定点出现在木橦耳边。

    木橦做梦也没想到这恼人的碎碎念会在禁闭结束之后依然如影随形保持着日日夜夜送惊喜的频率。

    “你听得见吗?”

    假医生不解的摇头,特意弯下腰更靠近一些,乌黑色的瞳孔直视木橦,“听见什么?”

    “嗡嗡呲呲...”木橦左右摇着头抬胡乱的在自己耳边挥了挥“像是小飞虫飞来飞去的那种声音。”

    “321你还记得这种状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木橦抿着唇,似乎在回忆思考,当然没有说真话“前几次治疗之后断断续续就这样了,是有小飞虫跟着我飞出来了吗?”

    木橦问过其他人,除了她以外没有任何能听见这些声音,难道真的是幻觉?

    可是为什么幻觉会是那位腿毛大叔的声音呢?

    木橦没有再与假医生提起这件事,可假医生对此却尤为关注,几天之后在植物园见着木橦第一句话便是“那声音你还能听见吗?”

    木橦抬起头,“哦,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

    实际上呢,

    木橦耳边蹦呲哒呲的声音就没停过,腿毛大叔声声不熄,乱念经的功力太强大,即使这会儿木橦吃饭时间也没放过,弄得她吃饭的节奏莫名奇妙也跟着忽快忽慢。

    这些声音组合有特定的规律可寻,当木橦习惯它们的存在之后虽然仍旧头疼却不再恼怒烦躁,反而多了一丝探究的兴致。

    在并没有多少娱乐活动的疗养院,木橦不得不承认她其实觉得这是件挺有趣的事,如果解码过程中能不头疼就更好了。

    每当她想要仔细的分辨这些声音的时候,头疼会特别严重,大脑产生剧烈的疼痛感阻止她的解析行为。

    木橦躺在床上摸了摸后脑勺那个伤疤的位置,最近感觉听得清楚了一点难道是幻觉加强了?

    “唉”

    “誒”

    木橦转头看向蹲在田地里的假医生“你被虫子蛰了?”

    “没有”

    那你哎呦哎呦的叫唤个什么劲儿?

    木橦没有说出口,可是她纯纯笑容中蕴含的表情已经说出了她的疑问。

    在耕作过程中假医生忽然说起345病情相关,“我不知道345的病情是否需要给与外界干预让其认清现实。”

    木橦已经从假医生口中了解了345患病的原因,一个失去了独生女陷入绝望的母亲,木橦的出现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木橦能感受到来自345强烈的母爱关怀,虽然...她并不需要。

    “345的女儿生前境遇凄惨,也许暂时让她沉浸在幻想中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生活的很开心,可是她将你当作了情感缺失的替代品,这意味着一旦发生变故她的精神状况会更不稳定......”假医生似乎正在自言自语,可是余光的视线分明锁定了木橦。

    木橦不知道假医生的消息来源,不清楚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方式打探到这些病情。

    好几次木橦都心生怀疑,假医生其实是疗养院医生卧底吧,打入病人内部的另类治疗法?

    不过这样的怀疑每一次都不会持续太久。

    那黑漆漆的晦涩的神经质眼神实实在在的表明一个现实,假医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至少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正常人。

    以木橦失忆状态下仅有的常识认知判断,对方的病情肯定比她严重多了。

    “看见你能和345相处的那么好,作为你们的主治医生我很高兴,这对你和她的病情恢复有帮助。”

    是吗?

    木橦只是笑,孩子气的纯真笑颜配上容颜精致的卤蛋头莫名多了几分傻气。

    木橦站在植物园的菜地里仔细的给小苗浇水除虫,上一批成长期的菜苗被弗莱德全给滚死了,木橦对新种下的这一批更上心了。

    “耕田也不失为一种历练,少年,认真耕地你才能体会到生命的奥义......”

    “喀嘣喀嘣嘎嘣嚓.......”

    又来了~

    即使是站在距离住院部大楼遥远的植物园中弗莱德的声音依然没能从木橦的脑海中离开,完全不受时间距离的限制。

    木橦时常怀疑这些声音其实都是她的幻觉,毕竟也没有其他人能听见,而自己是一间精神病疗养院的病人,完全符合逻辑关系。

    简直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