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十九章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

    “看见了吗?”

    “看见什么?”

    木橦顺着假医生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一望无际的蔚蓝色大海,蓝天白云很美,飞掠而过的海鸟很美,洒落的金色阳光随着海浪层层荡开也很美,以木橦一个失忆的十四岁少女贫乏的语言基础,入目所见的景色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大写的美。

    可是这一切与以往的每一天并没有任何不同,木橦甚至能清楚记得疗养院每个月下雨分布时间的规律。

    月牙湾的天气从来没有意外,规律的不可思议。

    一艘货运渡轮乘风破浪而来,从海天连成一线的位置陡然出现的灰黑色小点在碧海蓝天的美景中显得格外突兀。

    假医生总是挂着温和笑意的表情凝固暗沉,眉眼间多了一丝疑惑,低声自语“这时候为什么会有新的病人转院,为什么没人和我提起过?”

    木橦的视线依然望着黄线屏障以外海面上那快速靠近的货轮,她不知道假医生这到底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和别人通话。

    好一会儿之后,假医生才低头对她说道“有一批新的病人来了,很可能是从监狱转院而来的病犯。”

    “罪犯?”木橦的视线集中在渡轮上,即使相隔遥远,正常情况下只能看见渡轮的轮廓,可是木橦在集中注意力仔细观察时却能将渡轮上来回行走的人乃至甲板上断掉的烟头看得一清二楚。

    从渡轮船舱内走出十九个穿着黑白条纹制服的人,有男有女,单从外表看至少包含了三个不同种族。

    统一的寸头,统一的黑白条纹,这些人站成一排被一条金属绳索串联在一起,面色呆滞。

    当木橦的视线落到其中一人身上时,原本低着头的犯人蓦地扭头回望她的方向,呆滞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锐利凶狠。

    危险!

    危意识的本能反应速度远远超过了木橦此时的身体反应,避开已然来不及了,只能若无其事的继续张望直到错开交汇的视线,假装自己只是一个看风景的普通病人。

    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木橦肯定那个犯人察觉到了她的视线。

    “他们是从科罗尔监狱移转到疗养院过来的,不知道是几级病患,这样的病人非常危险,为什么不放到监管等级更高的岛上去呢?”假医生又再次低声呢喃起来。

    木橦这时想起假医生曾对她提起过,科罗尔星被分为两个部分,一半属于科罗尔监狱,另一半则是疗养院。

    疗养院的全名是,科罗尔神经精神病联合疗养院。

    这里的病人有三种,神经病患者,大多数神经系统受到重大创伤的患者,精神病患者,患有神经病或精神病的联邦重犯。

    假医生从来不介意向木橦解释这些日常信息,木橦对于这一点一直心存疑惑,假医生,你知道的太多了。

    “321你在想什么?”假医生忽然靠近木橦弯下腰。

    贾毅很瘦但是近三米的身高相当于木橦的两倍还多一些,这忽如其来的近距离靠近依然能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在木橦抬起头看向假医生挂着温和笑意的消瘦脸庞时忽然就消失了,仿佛那只是幻觉。

    “嗯?”木橦已经稍稍恢复的嗓音听起来很像是刚刚进入变音期的少年,清亮软糯稍稍带一点颗粒感。

    假医生好脾气的重复“你在想什么?”

    消瘦的脸庞距离木橦非常近,近到能将脸上每一个毛孔,毛孔上细密的汗毛漂浮方向以及雀斑痘印都看得一清二楚,反而是那双漆黑的瞳孔总让人看不清神色。

    木橦勾起嘴角,微笑,“今天的晚餐有没有额外的甜品,我喜欢果汁,甜甜的。”

    大概贵族家的大小姐张口就能瞎编是一件很寻常的事,嗯,就是这样。

    贾毅伸出细长的臂想要摸一摸木橦的脑袋被迅速的躲开了,他并不在意的拿出笔在小本上写写画画,按照他的话说,这是记录病情。

    因为对方太高,木橦即使视力超常没有透视功能也看不见任何内容,刷刷的书写声音与脑海中蹦呲哒呲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

    当天晚餐时间,刚刚被转移到十三号住院大楼的病犯们集体出现在餐厅。

    这些表情呆滞戴着环和脚环的病犯踏进餐厅的一瞬间忽然响起一阵热烈的鼓掌声。

    带头热烈鼓掌的那位病友似乎得了一种被称为捧场王的毛病,别人摔跤他鼓掌,有人被揍他欢呼,目睹任何意外不分场合地点时间甭管发生怎样的情况他总能第一时间站出来眼眶泛红双目含泪欢呼鼓掌摇旗呐喊吹响第一声口哨站在看热闹的第一前线。

    “欢迎,欢迎”

    “热烈欢迎”

    “开门迎客了!”

    此时此刻他挺着胸热情的拍着巴掌,一群正准备吃饭的病友们受到感召稀里糊涂跟着噼里啪啦一阵啪啪啪。

    然后各种奇奇怪怪的招呼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呆滞的病犯显然没能准确的接收到病友们的示好依然木愣愣的排着队走向餐桌并对鼓掌的二傻子们露出凶狠的眼神。

    只有其中一人视线左右转换似乎在寻找什么。

    木橦很快意识到这就是那个发现自己观察视线的犯人,她立刻低下头避开视线接触,大碗几乎遮住了她整张脸。

    “彤彤你别急,慢点吃。”345笑眯眯的将自己碗里的烤鱼味玉米片全部挑了出来夹到木橦的餐盘里。

    “木橦你还不知道吧,关押在科罗尔疗养院的联邦重犯多半上都有不止一条人命,特别的危险,你千万离他们远一点。”假医生的声音里带着关切,“千万小心,不要靠近他们。”

    “精神病杀人虽然也犯法,可是相比起监禁程度更严密的监狱,其中很大一部分会被送到相对条件更好的疗养院,这是符合联邦法律规定的,虽然有些无奈可也是暂时无法规避的现实。”假医生划拉着餐盘里的食物感叹。

    木橦咕嘟咕嘟大口喝着粥,心里并不完全赞同假医生的话,如果是这间疗养院的话,没准还不如在其他重刑监狱里呆着呢。

    不知为何这种想法忽然就冒了出来。

    明明有吃有喝有阳光为什么会觉得还不如监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