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章 提线木偶从天降
    ,。

    蹦呲哒呲......哒哒砰砰梆......轰......沙卡拉卡......

    正喝着米糊糊呢,脑海中蹦迪电音似得吵吵声忽然奏响,这回还带上节奏了,木橦被吓的思绪打了个急转弯,差点没被米糊给呛在嗓子眼。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吃饭吧,没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更重要。

    咔嘣!

    木橦咬了一口里握着的胡萝卜,另一捧着一碗米糊糊咕噜咕噜往嘴里倒,遮住脸庞的大碗也遮挡了她的神色。

    两道来自不同方向,一近一远的打量探究目光紧紧的黏在木橦身上。

    咯!

    “吃饱了”

    木橦放下空碗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扬起脸,小孩子特有的天真蠢笑如春日晨曦一般温暖灿烂,令人如沐春风。

    病犯的出现并没有给第三住院大楼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的生活带来任何不同,除了护工们在夜晚时多了一些八卦谈资之外一切一如往常。

    死水里飘进了几片落叶荡起一圈圈轻轻浅浅的涟漪,水花也没能溅起一丝一毫。

    吃饭,晒太阳,种菜,治疗,睡觉,做梦,木橦的疗养生活继续简单械的重复着。

    即使疗养院氛围很诡异,假医生让人怀疑,噩梦每夜不断,现在还多了不定时出现在脑海中的咋咋呼呼的乱码之音,除去这些,有饭有阳光有活干的生活算得上极为稳定。

    木橦原本以为这样还算安稳的生活会持续很久,至少等她把个子长高了再说吧。

    淅淅沥沥的雨水敲打着落地窗,今天是月度下雨日,木橦站在窗前笑眯眯的等着湿润的轻风拂面。

    “啊!”

    一道尖利的喊叫声从空中花园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木橦起身朝声源看过去。

    两具尸体并排提线木偶一样悬挂在空中竹蜻蜓上从天而降,降落在距离地面十米左右的半空才停下。

    不着寸缕的肌肤遍布密密麻麻的血色花纹,四肢被定格出不同的姿势,两人的嘴角被割裂缝制出大笑的弧度,除了笑容角度不同,表情一模一样,渗人的很。

    从天而降的两具尸体瞬时把花园遛弯儿的精神病患们吓的够呛。

    悬空漂浮的竹蜻蜓转啊转,两具尸体被提线控制着四肢关节也跟着转啊转,那皮肤上的花纹仿佛活了起来在空中随风舞动,居然让人觉得诡异到美丽。

    看着旋转的花纹,耳边似有咯咯咯的笑声和欢呼声响起,木橦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自觉的向前迈了两步还想再仔细看清楚血色花纹图案的时候,

    “duang!”

    “duang!”

    “duang!”

    接连三次巨响在脑海中响起,打断了她的迷思,整个脑袋晕乎乎的,脚步瞬时定住。

    紧接着脑海中开启一段一段节奏很是混乱强烈的“蹦蹦迪蹦蹦迪吧!”敲锣打鼓的混响!

    木橦收回视线,低下头,紧皱眉头。

    “不要看,不要听,立刻回到原位坐好。”混在一片强烈杂音中腿毛的声音透露出的清醒警戒与平日里疯疯癫癫神叨叨的状态截然不同。

    木橦迷迷糊糊的旋身返回长椅坐好,身边还有另一名搞不清楚状况的病人正嘻嘻哈哈的玩着自己面前的桌棋,疯狂的购买每一块路过的地皮,压根儿没有抬过头。

    木橦在一瞬的震愣之后,没有继续呆坐,而是开始查看四周。

    木橦的视线扫过大厅所有人,每天都会坐在三点钟位置为自己的幻肢疏解痛苦的377没有出现,另一个有固定习惯总选同一个位置打瞌睡的病人362也没有出现。

    大多数病人的生活都极为规律,对于自己每天做的事都有极强的偏执,很少会打破自己的习惯。

    回忆那两具尸体的面容,人也就对上号了。

    空中花园的混乱很快引来了护工和保安,他们试图将悬挂的尸体取下来,这本应该很容易的事情不知为何生生折腾了好几分钟。

    竹蜻蜓悬在空中转啊转,这几分钟的时间里,那些看热闹的病人呆呆傻傻的围站在提线木偶般的尸体前,不时发出欢呼与鼓掌。

    那声音传到木橦这边总是隐隐约约的,脑海中蹦卡拉卡的声响更强烈了些,节奏欢快声音洪亮的差点让木橦从座位上蹦起来。

    木橦知道情况不太对劲,而脑子里腿毛的声音实在是吵的人头疼不已,无法过多思考。

    空中花园被隔离封锁,身着全套作战制服的警卫鱼贯而入迅速占据各个角落,所有出入口被封锁。

    木橦侧头看向落地窗外,空中不知何时出现许多飞行器,椭圆形橄榄球一样的东西迅速集结成群向四周散去。

    不等木橦看清飞行路线透明的落地窗忽然转变成镜面,除了反射的室内镜像再无其他。

    哔!

    哔哔!

    随着哨音响起,护工们组织病人集合,将所有人集中在大厅中心。

    当空中花园的大门再次打开时,悬挂在空中转啊转的尸体已经不见踪影,围观的病人也一并消失,也没有人站出来说明那几分钟发生了什么。

    落地窗再一次明亮,花园已经被清理打扫过,看不到丝毫血迹,一切就像不曾发生过,所有人对此缄默不言。

    木橦数了,三十七个,目睹尸体并靠近围观的人包括病人和医护人员在内一共有三十七个人统统被带走了。

    直到第二天下午吃晚餐的时候才重新出现,当他们再回来的时候却一个个没事儿人一样。

    再没有人提起前一天发生的命案,就好似那两个病人从来不曾出现过,更没有那诡异的尸体从天而降。

    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不过只是一场让人疑惑的谋杀悬案,可是显然始作俑者并不打算就此简单终结。

    这两具尸体的出现不过是一次出场预告而已。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第三住院大楼有六名病患先后以雷同的方式死亡。

    尸体无一不是被剥光衣物全身画满血色花纹提线木偶似得悬在半空转啊转,尸体下方则是一群失心疯一般欢呼雀跃的围观目击者。

    每天两个死亡名额,也许会迟到,绝对不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