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一章 等呀么等尸体
    ,。

    (ps,本来只是抓个虫修个错别字可是一个没忍住修改幅度稍大了一些)第三住院大楼空中花园的大平台上,几十个病人围成一个大圆圈,蹲坐在地上仰着脑袋齐刷刷的望着天。

    就连各自岗位上值勤的护工和警卫也时不时抬头望天,警惕的关注四周。

    对于病人们不符合常规的行为反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第一次有尸体出现到现在,木橦好几天没见过假医生和345,两人人间蒸发似得没了踪影。

    心里正狐疑,一抬头就看见贾毅走了过来,345就跟在他身后。

    “彤彤。”345看见木橦后快走几步上前握住她的。

    冰冷汗湿的触感并不好,木橦却没有立即挣脱,任由345抓着她上下左右打量,配合的转了一个圈。

    因为过于紧张345眼角的皱纹加深,眼神中满是焦急的关切,直到确定木橦完好无损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停念叨着“彤彤不怕,不怕啊,没事就好。”

    木橦仰头看向假医生,投去疑惑的眼神。

    假医生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可是笑意却不达眼底,眼眶下方一片青黑,深锁的眉头在双眉间留下折叠的痕迹。

    几天不见假医生看上去一下老了许多,消瘦凹陷的脸颊更显阴郁。

    不等木橦开口问他便主动解释说道“因为前几天的意外事件345的病情忽然反复,需要进行特殊治疗,我一直陪同在侧。”对此假医生明显不愿意多说,调转话头问道“你呢,这些天还有做噩梦听见奇奇怪怪的声音吗?”

    这反应与往日乐于分析解释病情的习惯截然不同。

    被假医生如黑潭死水一样毫无波动的眼睛锁定木橦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视线相对木橦后背的鸡皮疙瘩们不受控制的纷纷起立排排站。

    木橦此刻最想做的是跳起来一拳将面前弯腰盯着自己的假医生捶倒在地,清醒的理智思维最终控制住危意识的本能反应。

    脸上笑眯眯心里则默念着‘克制,克制,必须要克制’,还好脑海中丁叮隆咚抢吵翻天的乱码之音很好的分散了木橦的注意力。

    最近几日接连发生的病人死亡事件使得疗养院的整体气氛越加奇妙。

    警卫安防力度明显加强,植物园驻守的卫兵人数也随之增加,晚上睡觉时诡异的凄厉惨叫反而减少了。

    常年阳光明媚的疗养院仿佛被罩上了一层阴云。

    木橦的思绪被脑海中再一次开始喧腾起来的咚咚呛呛声打断,头疼的很。

    木橦至今仍然想不通腿毛是怎么办到的,将那些奇怪的声音塞进她的脑子里。

    自尸体出现那日起乱码之音的声响明显更聒噪,抢占了木橦更多的注意力。

    “321,321”假医生连唤好几次。

    木橦没有听清假医生刚才说的话,“啊?”

    假医生又问了一遍,“你知道他们蹲在那儿做什么?”

    木橦仰头,笑的天真“等尸体啊。”

    每天都有新的尸体出现,总是投放在人群聚集的公众场合,院方却没有做出任何解释,所有人都假装这件事不曾发生,却又暗自惴惴不安。

    每天天亮之后到尸体被发现之前无疑是最让人煎熬的一段时间。

    当尸体出现之后,其他人就可以松一口气了,毕竟一天只会死两个嘛。

    可今天似乎让所有人失望了,直到夜晚降临也没有尸体出现。

    晚上回到病房,木橦站在洗漱台前看着墙上那面小镜子反射出的人影,即使留着寸头也难掩面孔精致,扑面而来的陌生感让她无所适从。

    这也是精神创伤和失忆的后遗症?看自己的脸都觉得陌生,跟不认识似得。

    翌日,

    金色的阳光洒落海岸给沙滩染上一层闪亮的金光,警戒黄线内,植物园联排的菜苗之上,竹蜻蜓在半空中缓慢的飞旋,提线木偶一样的死者随着竹蜻蜓的旋转四肢变换着动作,脸上夸张的笑容被丝线固定,狰狞诡异。

    新的一天,新的尸体,该来的还是来了。

    昨天没有出现尸体,今天一来就是四个,该说这凶是强迫症还是坚守原则呢。

    本该采摘植物的病患无法自控的朝悬挂的提线人偶走去围成一圈,痴痴的看着不时拍鼓掌。

    木橦的视线在死者身上快速掠过落在围观人群上,这些的神情,仿佛看见的不是四具死尸而是精美的艺术品,沉迷狂热。

    木橦谨记腿毛的提醒,不听不看,视线绝不在尸体上聚焦停驻。

    凶一天不找出来抓住,谁都可能会是下一个受害者,这些天以来被杀死的可不只有病人,也有工作人员。

    疗养院的秘密调查似乎并无进展。

    刚刚从监狱转院的病患无疑是嫌疑最大的人,然而就在今天,木橦觉得最有可能是凶的其中一人居然被赤条条的悬挂在竹蜻蜓上,咧着嘴笑的一脸诡异随风转动。

    死了,居然就这么死了,危感哔哔作响。

    木橦的视线转了一圈最终落在菜地里,有些无奈的看着菜地里被鲜血染红的小菜苗,显然不能吃了。

    这片菜地怎么就那么命运多舛呢,眼看着要茁壮成长冷不丁被灌了一脸血,木橦捂住小胸口,好心疼。

    这个杀的作案法极为娴熟,娴熟到即使是失去记忆脑子不是很清醒的十四岁未成年也能意识到很可能有外人潜入疗养院,并将这里视作狩猎场。

    在凶被抓住前每个人都有危险,木橦隐隐生出一丝担忧,也许吃饭睡觉晒太阳的和谐生活就要一去不复返了。

    很快有警卫前来,泛着金属光泽的围墙拔地而起将尸体出现的菜园连同那些狂热欢呼的病患一起封锁包围。

    再然后也就没其他人什么事儿了,该干什么干什么。

    木橦被假医生先一步领走送回住院大楼。

    这一次打包出现四个死尸使得整个住院大楼的氛围变得更为压抑紧绷。

    无论是病人还是工作人员。

    “先回去休息吧,植物园可能会关闭几天。”假医生脸上的笑容无法再继续维持。

    木橦一步三回头,语气很是担心“那些菜苗怎么办?”

    假医生的脚步微顿,低头,脸部表情因为背光看不真切。

    木橦隐隐听见了他的轻笑声。

    一旁同行的护工脸都绿了,大清早出现四具挂尸,你就想着青菜苗?

    这不是有病啊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