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二章 少年你不行啊
    ,。

    木橦掰着指头一根一根的数过去,十个指头已经不够用,单是第三住院大楼死亡人数累计超过十二人了。

    院方依然没有对此次死亡事件做出任何解释,病人们的情绪也因此变得极其不稳定,明明很恐惧且满腹疑惑,却没有任何病人提出质疑并做出反抗,甚至没有人闹事。

    他们乖乖的吃药,乖顺的接受治疗,乖顺的吃饭,到点就回房睡觉,比平时更顺从平静,乖顺的不可思议。

    木橦端着饭碗,仔细的看着飘了两片青菜叶子的米糊,表情慎重的好似在思考人生大事,鼻头微微耸动,最终一脸坚定的将迷糊咕咚咕咚全喝了进去。

    “凶还没有抓到,我晚上根本不敢睡觉,警卫队那些人平时那么耀武扬威,关键时刻屁用也没有,工资白拿了。”

    “我已经两晚没有闭过眼睛了。”

    “我看肯定和那些监狱来的犯人有关,我听说其中有好几个都是杀人犯。”

    “我们一起凑合睡吧,天啊,如果可以我想请假离开这个鬼地方。”

    声音骤然降低,近乎气声,“我听说已经找到线索了,这个作案法你们不觉得眼熟吗?”

    对话忽然停顿安静下来,只剩下抽气声。

    所以眼熟什么,你们到底在怀疑谁,说清楚呀。

    木橦竖起耳朵听半天,结果这讨论就此戛然而止。

    晚上回到病房,躺在单人床上,木橦躺下闭着眼却没有立刻入睡,入夜后的住院大楼今日格外安静。

    空气中多了一丝淡淡的清香,清爽带甜的香气让人身心放松,不知不觉迎来了睡意。

    木橦很快进入睡梦中,梦里的女猎人一直疲于奔命,在恶劣环境中求生存,木橦也就跟着在睡梦里过着危四伏夹缝求生的艰难生活。

    夜深人静,

    病房里只有短促的呼吸声,床上的女孩猛地弹坐而起,双捂住脖子,心脏急切快速的跳动,浑身汗湿仿佛刚从水池里捞出来的毛巾,不需要用力那水便滴滴答答的向下淌。

    因为连续不断的人偶凶杀事件,值勤的护工们一个个绷紧了神经,木橦这样反常的生理波动立刻引起警卫注意。

    病房的们被忽然打开,护工,全副武装的保安,黑黝黝的瞄准器齐刷刷的对准床头,就这么出现在木橦眼前。

    “未发现异常。”

    “没有找到可疑人士。”

    安保人员向上级汇报,而木橦则是呆呆的坐在床上,一脸莫名。

    “你怎么回事?”

    木橦愣了愣,脸色苍白,额头上的冷汗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格外清晰,声音有些干哑,“做噩梦了。”

    保安和护工的心情很复杂。

    狭小的房间一眼就能看到底,没有人闯入,也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

    保安转身对值勤的护工,冷冷的瞪了几眼,不无嘲讽的说道“现在小女孩做噩梦也归我们安保部门管?”

    说着眼神一转看向执勤的保安“你也是这么想的,裤子没穿好所以连脑子也不好使了吗?”

    值夜的保安一下红了脸,他是和一名护工有那么点关系,可是这不是他呼叫支援的原因啊。

    “走了,我们还要去其他楼层巡逻。”

    “通知其他岛屿今晚已经打草惊蛇,恐怕不会在这边出现了。”

    “后半夜也不能放松警惕......”

    安保部的警卫们冷着脸离开,剩下不解又尴尬的值夜护工们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只能愤愤的转身走人。

    “可是当时监控的确显示异常了,生物能量波动也不同寻常,怎么可能只是做噩梦呢?”

    护工瞪了木橦一眼,什么毛病啊这是,做个噩梦这么大阵仗。

    所有人都离开,病房们重新关上,木橦却不敢继续睡了。

    木橦抬起头视线在不大的病房扫过,一脸惶惑,就在睡梦中被缠住束缚几乎不能呼吸的危感实在不像是假的。

    那种被绳索绑缚住,脚不听使唤,不受控制的状态太过可怕,可怕到木橦的梦境被打断,一身冷汗的惊醒。

    一团黑影随着小窗户的月光悄然离开没有引起任何警觉。

    木橦定定的坐了两分钟,心跳终于回落到平稳范围,思绪仍旧有些恍惚不定,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就在几分钟前她切实的感觉到身体和四肢被缠绕束缚脖颈被勒住,可此刻却一点痕迹也没有。

    木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此时还有些微微发烫,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幻觉。

    就在木橦陷入沉思时,脑海中‘沙卡拉卡蹦蹦嘀哒’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解码这些听似无意义的音节需要极高的专注力,对于精力的消耗极大,偏偏此刻的木橦很难集中注意力,这也使得这些乱码之音听起来成了纯粹的苍蝇蚊子嗡嗡嗡,烦人的很。

    “少年,你这样不行啊,为什么不仔细听,你这样缺乏专注力是很容易前功尽弃走向失败走向死亡的。”

    听见腿毛的语重心长的教导,木橦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有时候木橦会忘记和腿毛对话并不需要开口,而是集中注意力专注的‘想’,将要说的话一字一句清晰的想一遍。

    “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有绳索绑住了我的四肢,身体不受控制,绳索牵动我做些奇奇怪怪的姿势。”

    脑海中吵吵闹闹的声音忽然安静了。

    腿毛一直没有说话,就在木橦认为这个人可能已经睡了不打算再说的时候,腿毛忽然开口“就像那些被做成提线人偶的尸体?”

    腿毛的声音变了,从咋咋呼呼的二傻声转变成那天提醒木橦‘别听别看’时清醒厚重的男低音。

    “嗯。”木橦点点头嗯了一声之后才反应过来腿毛看不见她点头也不一定能听见她回答,于是又在脑海中‘想’了一遍。

    也许这些对话,腿毛的声音都是自己的幻觉,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少年,你不行啊,居然差点死在如此低级的垃圾上,体质这么虚弱必须加紧锻炼,否则星海危四伏,你要怎么去寻找我的宝藏,随时可能死在半路上。”

    木橦笑不出来,关键时刻这怎么又换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