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三章 血炖的风采
    ,。

    阳光依旧温暖,微风和煦,不过区区十个自然日而已,对于科罗尔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与病患来说却仿似进入了凛冽的寒冬,度日如年。

    木橦侧头看向落地窗外,远方碧海蓝天连成一线,温煦又热烈的阳光,偶尔飞掠而过的海鸟群,碧波荡漾,多么岁月静好的悠哉生活。

    就像是科罗尔疗养院的广告词,美好的不真实。

    所有工作人员都处于惶惶不安却又假装若无其事的惊恐状态,明知道有危险却连逃跑也不被允许。

    木橦从护工们的午夜对话里得知疗养院发生的连环凶杀案并没有向外界透露丝毫消息,这件事被死死的封锁在科罗尔星,这里的人想离开更是天方夜谭。

    食堂大厅取食区,一群病患和护工合围成圈欢呼鼓掌,一脸热诚欣赏,不时爆发出

    “好!”

    “精彩!”的鼓舞声。

    他们的表情不像是看见不着寸缕的尸体倒像是正在欣赏一出精彩的表演。

    木橦被挤在围观人群外,

    视线穿过人群间的缝隙落到取食柜台,鲜血污染了整个柜台,装着米糊糊的大炖锅一片血红,这一次尸体人偶没有被悬挂在半空中而是漂浮在炖锅里。

    硕大的透明锅体内原本飘着菜叶子的白色米糊糊被被鲜血浸染,鲜红的血丝将米粒染成了赤红色。

    尸体就这么飘在红色迷糊里膨胀发白,被割裂拉扯出的笑脸也塞满了米粥,更显诡异。

    在木橦的视线与之相触的一瞬间,她顿时感觉脚被束缚,整个人被黑暗笼罩,难以自控,被扼制住咽喉无法呼吸,无法自控的恐惧感在身体里复苏。

    木橦僵硬在原地无法动弹一步。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喧闹声。

    “我要出院。”

    “我要申请出院。”

    一名中年病人难掩恐惧惊慌,对着值勤的护工大呼小叫,一再的重复着他的出院申请。

    “你的病情并未痊愈稳定,我们不能答应你的请求,如果你有这方面需求,我们只能代为通知你的家人,由他们决定是否将你转院治疗,当然,前提是有其他疗养院愿意接收你。”

    “我没有病,我凭什么不能出院。”

    “我是成年人,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意,你们这是软禁,放我出去。”

    “392”

    “放肆,我不知道什么392,我叫汤姆,汤姆·哈迪德二世,我是世袭伯爵,我是贵族,你们没有资格拘禁我。”

    一直保持微笑的护工在听见对方喊出自己名字时,脸色终于有了些动容。

    木橦认为那样微妙的表情也许可以解释为,惊讶,不耐烦,以及.....

    同情。

    是了,护工几乎用一种奇异的高高在上的怜悯眼神看着喊出自己名字的男人。

    “哈迪德伯爵?”

    “是的。”这名刚刚被送来不到一个月时间的年轻男人挺直着腰板,可是他此刻骨瘦如柴一脸菜色的样子实在不符合大众意义上对贵族的描述。

    “你们要负责把我送回家,我会付清所有医药费还有额外的护送费用......”

    如果这是一间普通的疗养院,那当然是送回去啊,皆大欢喜,本来不过是戒断药物依赖以及磕电的习惯,这样的权贵大把的有,钱赚了谁管你痊愈没有啊。

    工作人员极力安抚“好的,哈迪德伯爵,你不要激动,现在先送您回房间等候安排好吗,我们需要上报申请飞艇,还有一些出院续。”

    “好的,你们尽快,这里太危险了,我必须尽快离开,我给钱,我要离开。”

    “我一定要尽快离开。”

    木橦看着对方被护送离开,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位伯爵也许可能再不会出现在这儿了,至于能不能安全的回到家?

    如果家里安全也不会被送到这儿来。

    木橦的脑海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零,概率太低,没有计算的必要。

    这位伯爵的爆发并不是特例,

    此时食堂再一次出现的提线人偶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安保布控被玩弄在股掌之间,警卫的作用似乎就是收尸而已。

    病人恐惧的神经终于还是崩断了。

    吼叫着要出院的人有第一个就有第二第三四五六个。

    木橦的视线快速掠过还泡着尸体的大锅,下了药的米糊糊还没来得及给病人们吃就成了血糊糊......

    这个杀的破坏欲太强,杀人就算了,为什么一直热衷于破坏食物,继植物园的菜苗之后又在食堂汤锅上演了一出血染的风采。

    “你怎么了321,脸色很不好。”假医生温和关切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木橦抬头正好对上假医生俯身,黑色的眼珠子没有丝毫神采,定定的看着她。

    “饿。”木橦一捂着肚子一指了指血红色的大锅,笑不出来,语气沉重“不能吃了。”

    木橦愣了一下,也是笑不出来,“别怕,凶已经抓到了,你不需要担心你的菜苗和明天的早餐会被污染。”

    被抓住了?

    真的吗,为什么木橦觉得这事实在诡异又不可信。

    可是假医生却一脸笃定。

    贾毅不是普通的病人,也许是医院内部的卧底,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一定比木橦知道的多。

    可惜,假医生的自信笑脸只维持到午餐时间,微笑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被撕裂。

    同一天内,在公告凶被抓住之后,两具光溜溜遍布着奇异花纹的尸体被竹蜻蜓悬挂着再一次出现时假医生惊诧的难以接受。

    “不,不可能。”

    “明明已经抓住了,这怎么可能。”

    “你们不是说已经抓住了吗?”假医生对着空气叽叽咕咕一长串。

    也许真有人被抓了,可是抓错了。

    木橦脸色苍白,却还保持微笑的样子,倒是很有点小女孩受到惊吓被安慰后的天真模样。

    至此疗养院的医护工作人员依然极力的维持着一切正常的假象,直到傍晚,又一次发现两具尸体。

    一天之内三次出现人偶死尸,六具尸体中有三人是护工,这使得工作人员压抑的恐惧在这一刻达到临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