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四章 索命的影子
    ,。

    晚餐被取消,所有病人被勒令回到各自的病房,相比起前些天,今天早午晚三餐准点奉上的新鲜尸体让工作人员们议论八卦的心思消减,恐惧焦虑占据了上风。

    护送病患们返回住院楼层时一路沉闷压抑。

    “刚得到通知,从今天开始全岛封闭,所有病人都不允许离开病房半步直到抓住凶为止。”

    “我们呢?”

    “呵呵,轮值,一个也走不掉。”

    护工们脸上的职业假笑难以为继,愁云惨淡,今天还会不会有人被杀死,明天呢,死的会是谁?

    不止是被吓坏的病人想要出院离开,工作人员也不想继续呆下去,可这两种人在科罗尔疗养院都没有话语权,去留可不是他们自己能决定的。

    三号楼所在的岛屿被隔离封锁,别说是病人就是一只蚂蚁爬进爬出也会被监控登记。

    悉悉索索的讨论声不断,木橦从这些断断续续骂骂咧咧的细碎讨论中整理出护工们所知的大致脉络。

    变态杀出没疗养院,被抓住的那个只是替身人偶,这个杀非常著名,著名到这些护工每每说到关键时刻就打住,一副你懂我懂大家懂的阵势,愣是不说名字。

    那杀是召唤兽吗,喊个名字就会立刻出现?

    木橦走到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双捧着凉水拍打脸颊,任由水珠顺着脸颊脖颈滑落,沾湿了袖子和衣领。

    急速的心跳渐渐回落,离开这里,离开疗养院,离开科罗尔星,这里很危险,要尽快离开,必须离开。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翻滚打转,不是第一次生出类似念头只是这一次尤为强烈,木橦一时间竟然难以分清这是自己所想还是受到腿毛不间断念叨的影响。

    可是,走哪儿去,怎么走?

    科罗尔疗养院在大海中心,海岛之上,相当于一个海上封闭监牢。

    哦,对了,这本来就是科罗尔监狱建设的一部分。

    木橦擦干自己的卤蛋头回到床上躺好,还不如做噩梦呢。

    当天夜里,

    木橦躺在自己的病床上闭着眼,呼吸逐渐变得轻缓绵长,睡着了。

    护工与值夜的工作人员看着面前的生物信息反馈屏打了一个呵欠,虽然困却不敢放任自己打瞌睡,心里祈祷着一切顺利。

    夜色深沉,病房的小圆窗户透过一丝黑影,随着微弱的亮光洒落滑了进来。

    夜晚的病房没有提供照明,小圆窗透进来的微光是唯一的光源,浅淡冰冷的光影折射变幻,出现一道让人难以察觉的黑影。

    黑影流动顺着窗沿向内,拉长蔓延直至来到床边,仿佛一条黑色的光影绳索,缠绕住床上女孩的四肢。

    木橦躺在床上似梦非梦,恍恍惚惚察觉到四肢难以动弹,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每一次呼吸间隔都极长,仿佛有什么东西捂住她的眼耳口鼻。

    睁不开眼,无法呼吸,动弹不得。

    黑色的影子缠绕,绕了一圈又一圈,木橦越是挣扎,黑影束缚的越紧。

    美丽如精致玩偶一般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涨的通红,面部因为痛苦而纠结在一起,五官因为痛苦扭曲反而展露出诡谲的美感。

    黑影跃动似乎因此得意兴奋起来,不停的缠绕束缚却又不足以致命,慢慢欣赏床上的小女孩挣扎求生却毫无办法的姿态。

    黑影轻轻摆动,束缚四肢的黑影绳索提起,木橦横躺在床上四肢被绳索控制移动,人偶一样摆动着关节。

    木橦陷入纯粹的黑暗之中,极度安静,她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死一般的沉寂。

    溺水一样胸腔快要爆炸疯了一样的挣扎,可是所有的动作都被黑影绳索牵扯拉拽无法自主。

    这一次与昨夜不同,受束缚的感觉更强烈。

    值勤的护工并没有注意到监控中的数据有任何不妥,眼皮耷拉着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

    明明一分钟前还担惊受怕不敢闭眼,现在双眼皮打架,怎么也劝不开。

    木橦在纯然的黑色之中浮浮沉沉,无法挣脱,灵魂被拘禁无法控制身体,剧烈的疼痛一阵一阵好似有什么人正拿着重锤猛敲。

    精神力核心滚烫的钝痛甚至让她忽视了来自于身体其他部分传来的痛感与,就连胸腔缺少空气几乎要爆炸的痛苦也变得微弱起来。

    精神力核心越来越滚烫,疼痛,蔓延至全身。

    痛不要紧,身体无知觉也没关系,可是痛到死去活来却不能控制身体行动,这难道不是犯规操作吗?

    “蹦蹦啪拉稀巴巴拉......”

    “沙卡拉卡”

    刺耳的震痛鼓膜导致脑震荡的声音轰然响起,这一次还唱上了,主旋律战争片bgm一般嘹亮高亢,雄浑有力,光芒万丈。

    纯粹的黑暗在瞬时间被打破。

    身体的意识迅速归位,木橦立刻睁开了眼。

    感觉很长的一段时间其实不过短短十几秒而已,木橦已经浑身汗湿。

    睁眼的一瞬间她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一道黑色的影子猛地朝自己扑了过来。

    旋身翻滚,木橦跌落下床。

    黑影继续向下,紧紧的黏着木橦,如影随形。

    刚刚恢复呼吸,木橦胸腔起伏,呼吸犹如拉风箱一样的急促,疼痛依旧可是四肢却是自由的,好的不能再好。

    她不会坐以待毙,她不想死就必须想办法自救,不能让这黑影再次控制束缚。

    木橦没有闲工夫去思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死,活命,活下去才是唯一重要的事。

    木橦的战斗意识要比身体反应速度快上许多,即使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身上多长了几斤肉也无法改变她还是一个瘦弱纸片儿的体格,意识反应速度与身体素质之间的差距依然有着.......

    算了,没有可比性。

    无论是拍打房门,还是激烈的打斗声,求救声,今天的护工是眼瞎耳聋心大三合一,一点反应也没有,酣睡整甜。

    黑影在墙面上拉伸成人形,漆黑的脸盯着木橦,明明没有五官,却好似嘴角上扬拉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弧度。

    黑影再一次扑向木橦,狭窄的空间内想要躲避这影子难度太大。

    木橦冲向门口试图打开房门,哪怕触响警报也可以,可是刚走没两步右脚就被黑影化身的绳索拉扯住向后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