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五章 血抹小黑窗
    ,。

    砰!

    脚踝被拽住木橦一下失去平衡向前栽倒,摔落时撑地借力翻转才避免了膝盖直接着地的重击。

    狭小空荡的病房里找不着任何可以用来充当攻击武器的称物品。

    木橦不顾身后的拖拽,奋力的爬向门口,然而另一只脚也被黑影束缚住向后猛地拉扯,瘦小的身子腾空而起在空中横扫。

    梆!

    猛地一下被甩到墙上,后背撞向墙面反弹,滑落。

    伴随着清脆的咔嚓声右肩骨头断裂。

    木橦抬头,看见墙上的黑影嘴角扩大上扬扯出一个微笑,与那些牵线人偶似得尸体一模一样,笑容的弧度几乎超出脸颊的宽度。

    大脑快速冷静的转动,思考着各种保命逃跑的可行性方案,没有武器,没有防御装备,哦,攻击者甚至没有实体。

    一切就像是幻觉。

    可是这幻觉却可怕到足以致命。

    这时候木橦倒是真希望自己疯了,眼前的黑影不过是她幻想出来的怪物。

    木橦摔倒在墙边,看着黑影拉长身体顺着墙面迈向地板一直向她延伸。

    影子,这是影子。

    木橦死死盯着影子,视线随着黑影移动死死的锁定。

    有光才有影,除此之外还需要反射或是折射的媒介。

    一个个念头快速的在木橦脑海中飞掠而过,可是身体却好似一滩浆糊黏在地面上,虚软的无法动弹,抓不起也滚不动。

    黑影在木橦对面的墙面拉长变高不断的膨胀,笑容诡谲,一直扩张直至天花板,黑影形成全方位的包裹,向四面墙每一个有光影折射的方位蔓延,在木橦周围筑起一道道影子牢笼。

    木橦扶着墙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她此刻恰巧站在病房唯一的光线来源下方,小圆窗小的可怜。

    如果个子高一些她就能直接站起来用后背挡住光亮,也许就能把影子憋死。

    然而,生与死之间可能就隔着踮着脚伸出也还差一厘米的绝望。

    腿短个子矮所以死了活该吗?

    木橦脑海中各种方位距离角度数据闪动,黑影笼罩了整个房间,从那诡谲的无脸笑容也能看出这个不知道什么鬼东西兴奋的笑容快要咧开整间房了。

    这黑影十有八九就是这些天以来在疗养院痛下杀展出牵线人偶尸体的凶。

    木橦站在窗户下,面对即将扑面而来的黑影,微微躬身,双腿下压猛地向上跳起,无论成功概率多少必须要试一次。

    扯下床单和枕头的同时借力从单人床侧身跃起盖住窗户一气呵成,病房内再没有一丝光线。

    得救了?

    木橦盯着光秃秃的墙壁,床单枕头能够遮盖一时而已,挂不住肯定是要掉下来的。

    必须要离开这间病房,可是该死的房门打不开,该怎么办?

    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木橦的脑海中已经有了数十次的计算。

    挡住光源似乎是此刻唯一能想到的方法,没有多加思考,木橦咬破腕,鲜血涌出。

    床单滑落,轻柔的掉落在地面上,木橦的断臂拽着床单一角,看着小圆窗满意的点点头,糊了一窗户的血,光线遮挡了七七八八,再加上加塞的枕头,基本不透光。

    木橦因为失血脸色更苍白了几分,腕上被咬破的伤口仍然不断渗出鲜血,落在地面上绽放成一朵又一朵小红花。

    木橦并不知道这血红色能挡住光线多久,或者这黑影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是不是真的就没有其他攻击方式。

    思索着要如何打开病房门,脑海中模拟各种逃生路线,身体却忽然开始左右晃动。

    桌上的软质塑料水杯因为摇晃震动上下弹动发出嘟嘟嘟的声响。

    地板的震动却越来越强烈。

    咔嚓一声,小圆窗的玻璃碎成了渣渣。

    糟糕,这是要完。

    可是木橦担忧的黑影却并没有再次出现。

    紧接着是一阵地动山摇,整栋大楼开始剧烈的摇晃,几乎站立不住。

    木橦很确定自己听见了爆炸声,外面一定发生了什么,那黑影甚至顾不上木橦了。

    木橦堵在嗓子眼的呼吸回落顺畅,脚下有些发软,万幸那黑影撤了,不然此时除了拼命也要活这样的空泛概念,她并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实质段可以自保。

    不想死的念头那么强烈却想不出任何办法保命,这简直人生最大悲剧。

    墙面地板所有的一切都在震动摇晃,原本沉寂的大楼忽然活了过来,安静一去不复返,惊恐的嘶吼哭喊源源不断的传入木橦耳中。

    在这嘈杂的轰乱声响中画风截然不同的一声吼乍然出现

    “少年,你还没死啊!”

    隐隐约约间木橦听见了从远方传来的不甚清晰的来自腿毛惊喜的呼嚎声。

    “不愧是我看中的少年!”

    “敌军来袭,趴下,趴下。”

    就不能先说重点吗?

    身体反应快过大脑思考速度,木橦本能的危感促使她听从腿毛建议立刻平趴在地面上。

    剧烈的震动还在继续,趴在地面上能更清楚的感应到震感,整幢大楼犹如狂风中的柳叶枝条疯狂摇晃摆动。

    轰!

    轰隆隆!

    打雷一样的巨响在耳边炸裂。

    硝烟的味道,还有血腥味,哭喊声,纷乱的脚步声,警报声,一时间原本沉寂安静的疗养院在深夜里忽然热闹起来。

    不止是杀,这不可能仅仅只是那个影子杀的笔,事件严峻程度升级了。

    木橦趴在地板上,一捂着头,头重脚轻的眩晕感甩不开,原本就虚弱,此时失血过多又遭遇几次重摔几乎虚软的无法站立,移动全靠蠕动。

    砰的一下,不知什么东西从上空坠落砸到木橦脑袋上,右立刻感觉到温热的濡湿。

    头疼,木橦在剧烈的晃动中头疼欲裂,止不住的恶心感,溺水一样,胸腔里的空气被一点点的挤出。

    意识混乱,一时间木橦觉得自己正身处在那个每天都在经历末日荒野生存的梦境中。

    生命安全无时无刻不经受着严峻考验。

    似有水浪拍打,意识越来越模糊,耳边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