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七章 做个演员
    ,。

    木橦躺在地上,仰头看着黑影五官模糊的脸,鲜血从眼睛位置不断向外流出,很快将五官模糊的脸染成一片血红。

    黑影抬摸了摸脸,鲜血染红了他的,黑影看上去就像是被泼了一身红墨水的黑色剪影。

    他低头,黑漆漆的脸上两个红色的血窟窿盯着木橦,嘴角的笑容凝固,咧开的大嘴抿紧拉成一条直线。

    生命遭受威胁的感觉没有丝毫消减,木橦双在废墟残渣里胡乱摸索,看着黑影拉长变高不断向靠近,不再有关于剧院演出的高谈阔论,只有沉闷压抑的杀意。

    直到黑影笼罩了木橦,黑色的影子延伸一下拽住了木橦的腿,木橦只觉得身体蓦地腾空被黑影甩起吊在半空中。

    “不听话的小演员需要好好调教。”

    木橦被吊在空中视线也没有移开黑影脸上的血窟窿,这不是她扎出来的。

    黑影一下将木橦拉近,漆黑模糊的脸向下靠近木橦。

    木橦感觉不到对方的呼吸,黑影没有温度也没有呼吸,血窟窿不断放大直至紧贴木橦的脸。

    顽强的求生欲与本能的战斗意识使得木橦没有浪费丝毫反应时间,另一只同样握着尖利的金属残片的再次挥动,这一次目标是勃颈处的大动脉。

    人类进化到现今阶段,身体致命部位并没有多少变化,该脆弱的地方依然脆弱的碰触不得。

    这样的战斗反应根本不需要思考就像是曾经做过无数次一般的自然而然,悲剧之处在于意识再优秀反应再快消瘦脆弱的身体无法发挥出预期中的战斗力就是白搭。

    “我很喜欢你的态度,可是你不该让我受伤,不听话的小演员需要受到严厉惩罚,我必须要惩罚你。”沉闷的难掩恼怒。

    木橦被吊在空中的身体不断晃荡,速度越来越快,旋转,眼冒金星。

    砰!

    身体撞向墙面,随着掉落的石渣一起滚落地面,木橦吐出一口鲜血,口腔里充斥着血腥味。

    肋骨到底断了几根她根本不想数。

    那阴森森冰冷的话语显然是一种威胁,也隐隐透出些许期待。

    黑影期待的看着木橦却没有收获到期待的情绪反应。

    每一具尸体眼底的神色都凝聚在恐惧,被划拉到耳际的嘴角伤口更是加深了他们眼底恐惧神色。

    木橦却并没有那么多内心戏,她察觉到危险,致命的危险,她不会束就擒也并不觉得害怕,甚至莫名的有些兴奋。

    心跳如擂鼓,她能听见血液涌动的兴奋声音,这明明是快死了的处境,木橦自己也想不通她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儿。

    可是她克制不住自己啊!

    木橦的两次攻击对于这个杀来说并不致命,至于对方黑脸上的血窟窿是怎么来的木橦并不清除。

    如果木橦的身体素质能更强一些,也许能抓住会逃跑,如果她是梦里的女猎人,那杀死这个黑影也就动动指的事,可现实是她只是一个尚未进入发育期骨瘦如柴风大些能直接被吹翻的未成年小朋友。

    两下重摔之后,木橦躺在地上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在尖叫着疼痛,移动基本只能靠爬,每次呼吸都需要用尽全力,即使如此她的大脑依然在高速运转。

    角度,风向,速度,各种各样战斗所需观测注意的数据不断在脑海中闪过,她看了一眼正蹲下身的高个,这一眨眼的时间里她的大脑已经模拟出数种瞬间致对方于死地的方案。

    可惜的是,木橦此刻的身体无法负担执行任何一种。

    木橦看着再次靠近的黑影,双腿再一次被束缚,在被又一次甩飞之前立刻开口,“为什么你要杀我,我能知道原因吗?”

    木橦精致美丽的小脸上占满了血污与尘土,反而多了一丝缺陷美,比如断臂的维纳斯,未完成的战争女神雕像,此刻的木橦看上去就像是残缺的艺术品。

    “呵呵,你在拖延时间?”

    是的,被你看出来了。

    “黑色的影子贴着地面向上,缠绕住木橦的脖颈,收拢,轻轻上提。

    呼吸被遏止住一半。

    “我不介意你拖延时间”黑影咧开的嘴一张一合“谁让我喜欢你呢,你可以成为我剧院里最优秀的演员之一,多么漂亮的小脸,这眼神真是充满了......戏。”

    “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黑影绳索一点一点的收紧,“有人花钱买你的命,我正好有空亲自来收货,我很欣赏你,想把你收进我的剧院,可惜这里发生了意外......”

    木橦想不通,居然有人雇佣杀来杀她,连一个住在疗养院的未成年精神病患者的命都不放过。

    这种人才应该及早被关进精神病院吧,急需治疗。

    木橦的脸一点一点的变红,血污掩盖下的白皙脸蛋因为充血逐渐呈现出紫红色,毛细血管爆裂,脸蛋就像是即将爆炸的红番茄。

    “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你居然让我受伤了,试图毁掉一个演员的脸,真是个恶毒的小家伙呢。”

    黑影充满戏剧性的语调,舞台剧一样抑扬顿挫的台词,在这片建筑废墟中显得格外诡异充满了超现实的戏剧感。

    这个人是演员吧?

    如果不是死亡的感觉那么真实,木橦真的会认为这是疗养院请来的表演艺术家。

    四肢被束缚,脖颈被套牢,至此已然是一个死局。

    木橦已经在死亡的边缘,小命丢了一半,那黑影绳索再继续收缩下去,最后一口气憋不够胸腔就快要爆炸了。

    黑影的视线从木橦的脸上移开,黑漆漆看不见五官的脸左右转了转,“我来验收演员质素,没想到还能遇上这样的意外场面,真是让人惊喜,人生果然是最精彩的舞台。”

    这些意外不是这个杀制造出来的,还有另一个或者是一伙人,目标也不是木橦,而是其他人。

    此刻木橦来不及想其他的。

    呼吸困难脚在几度挣扎之后已然无力。

    黑影靠近木橦耳边,嘴角咧到耳,“加入我的剧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