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八章 倒了血霉
    ,。

    快要死了是怎么一种感觉呢?

    疼痛,无法呼吸,疼到麻木,心跳时快时慢,四肢被牢牢束缚无法动弹分毫。

    最终四肢无力垂落,再没有丝毫动弹,擂鼓一般的心跳逐渐微弱,呼吸停止。

    杀保持半蹲状态,看着没有了生命迹象的目标,嘴角咧开直到后脑勺,一开一合“放心吧,我会让你的表演惊艳全场,你一定可以成员我剧院里最优秀的演员之一。”

    “这美丽倔强的脸,噢,你将会迎来最闪耀的时刻。”

    充满戏剧感的语调,抑扬顿挫,充斥着强烈的感情色彩。

    “沙比,你真是人如其名,为什么那么痴迷于和死人对话呢?”

    “谁?”

    沉浸在获得新人偶的快感中忽然被喊出真名,正对着躺尸的木橦念着各种台词的黑影猛地起身,细长的黑影隐没在废墟各处夹缝里。

    “呵呵,我们目标本不相同,你确定希望节外生枝,你的主人同意你这么做?

    还是想想要怎么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吧。”

    黑影冷笑“呵,什么时候我的任务需要你指画脚。”

    对话的两人认识,关系不算友好。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强烈震动,沙比脚下的地板陡然间碎裂,大楼中层垮塌一层一层向下崩裂。

    木橦的尸体自然也随着这一剧烈震动向下坠落,被叫做沙比的杀迅速的出,黑影顺着断裂的墙缝向下,想要抓住木橦。

    “不。”

    他的人偶艺术品还没有完成。

    沙比顺着黑影快速下落,轰然倒塌的建筑物一层接着一层崩坏,碎石,断裂的金属,散落的各种装置。

    幽暗的夜色中,沙石飞扬。

    木橦与沙比同样被掩埋在一片废墟之中。

    此时此刻的科罗尔疗养院与平日里一片祥和宁静,世外桃源的模样截然不同。

    海岸线的保护屏障闪烁着蓝色与红色交织的波纹光芒,眼看着摇摇欲拽快要承受不住外部压力与内部冲击。

    原本星辰闪耀的天空此时却是一片幽暗,赤红色的压抑幽光翻滚着。

    海岛上的温度不断升高,灼热的空气流窜,使得呼吸变得灼热滚烫。

    海岛各处建筑物垮塌,天上不时有不明飞行物坠落,废墟里里外外遍布尸体,其中有病人也有护工,植物园更是被摧毁殆尽,种植物暴露在空气中迅速枯萎凋零。

    地震还在持续,遥远天际墨色天空上骤然出现个小黑点,越来越近,忽然出现的单人飞梭密密麻麻如蝗虫过境。

    飞梭加速俯冲急速驶向月牙湾群岛,对着地面一阵无差别扫射,子弹突突突冒着红光在半空中拉出一条条红色的光线。

    “这一批复古突击步枪扫射的感觉可真是美妙。”驾驶飞梭的一名枪咧着嘴兴奋的填充弹药。

    突突突

    突突突

    弹壳不断的向外飞弹,每一次射击时枪支向后的推力让枪一阵兴奋,后座力是可以消除的,可是没有丝毫后座力的突击步枪玩起来多么无趣啊。

    这是枪痴迷于复古突击步枪的原因,任务难度小,威胁不大才能让突击步枪成为主攻火力,平时可没有会使用这种高价老古董武器。

    突突突的声音与加了特效一样的红线效果,在昏暗的夜色里交织成一片火红。

    废墟里原本还有一息尚存的幸存者被这样一阵无差别密集扫射之后还能存活下来的人。

    垮塌的住院大楼残骸中有穿着病号长袍的人正赤脚走在废墟中不断拔开石块残渣翻找。

    “少年,少年,你还活着吗?”

    “少年,我感觉不到你的呼吸了”

    徒挖掘,将堆积的石块金属全部推开。

    砰!

    正忙着翻找石块的258被一道强劲的推力甩开。

    “又是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执意刺杀我?”

    杀盯着258看了许久,沉声宣告“你是真疯还是假疯不重要,有人想要你死,你就得死。”

    杀说话时攻击动作也没有耽误。

    杀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历,可是既然有人出了钱,上面布置的任务他就必须完成。

    只是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却是始料未及的。

    除他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两拨人同样选择了在此时动。

    目前为止这名杀知道前来的同行有独行杀‘剧作家沙比’,另一批人他一无所知,那些人的攻击目标不是单独个体,看样子是打算借此会将科罗尔疗养院彻底销毁。

    个人目的不同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时间段,全乱套了。

    虽然自己的组织与疗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可是作为一名基层杀,他除了向上级汇报之外并不打算做任何额外的善后工作。

    他的任务只有,无论发生怎样的干扰意外,他要做的只是杀死他的目标。

    258的身体质素强悍到让杀欲哭无泪,堪称金刚不坏之身,无论遭遇拳打脚踢,刀枪棍炮各种方式,他总是能吊住最后半口气,自愈能力强悍到让人发疯。

    又一次成功甩开杀之后,258再一次开始寻找被他看中的寻宝少年。

    “少年,你还活着吗?”

    “活着就吱一声啊!”

    沙石向上翻滚,在联排的子弹射击,反弹的弹壳,射飞的建筑残渣,土包向上拱起。

    一支黑漆漆的伸了出来,接着是黑乎乎看不见五官的脑袋。

    沙比推开掩埋的残渣,爬了出来。

    狼狈的杀在坠落过程失去了木橦的踪迹,木橦埋葬在残骸下,一时半会儿想要找到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更重要的是,尸体已经不新鲜,被这么中断折腾“真是可惜,小女孩你快要失去做主演的资格了。”

    扫射的子弹并没有任何特定攻击目标,在天空中狂风暴雨一般的落下。

    两名带着不同任务的杀同样被囊括在攻击范围之内。

    他们可没有258那样可怕到不似人类血肉之躯的强大防御能力。

    “这是命运的指引,小女孩,再见了。”沙比在确认了木橦的死亡之后,迫于无差别的大规模袭击不得不放弃寻找尸体赶路离开。

    而另一名杀却没有他那么幸运。

    他的任务没有完成,他不能撤,只能继续和258这个疯子死磕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