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二十九章 死去活来
    ,。

    258完全不在乎紧追不舍的杀,光着脚丫子一路狂奔不管不顾的在废墟里扒拉残渣,总算是将木橦的尸体给挖了出来。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一看就是一具死透透的尸体。

    258抓住木橦的肩膀将人提到胸前来回摇晃,“少年,少年,你肩负重任尚未完成怎么可以就此死去!”

    “勇敢的少年哟,你的旅程在星辰大海,随便躺尸是要受批评的哟!”

    这是什么鬼腔调?

    你才是比沙比更傻的戏精吧!

    左三圈,右三圈,左右一个慢动作重播,摇晃不要停!什么叫死了都不得安宁,这就是!

    木橦的脑袋随着258的晃荡来回摆动,这么甩下去即便原本没有死,多晃几次早晚得死。

    “嘶..呼...”

    长喘一口气“咳咳咳”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木橦在258的摇晃中晕乎乎的醒转。

    看着木橦睁眼258惊喜的将人提了起来,“少年,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你是要去寻找我宝藏的勇士,我看好你。”

    看好个气啊,木橦好不容易抓住会封闭意识龟息假死,眼看着能安全过渡,居然被腿毛这个大嘴巴给抓出来暴露了。

    肩膀被258钳制双脚离地,垫着脚尖伸了几次腿,没用,腿短踩不到地面,找不到任何着力点,木橦笑不出来,腿短一定是因为未成年还没发育,一定会长高的,一定。

    杀看着明明是一具尸体的木橦活了过来,再看看沙比离开的方向,咯咯的笑出声“今天是我的幸运日,你是我的了。”

    木橦被腿毛摇晃的几乎脑溢血,原本就断裂的肋骨此刻更疼了,也许断骨顶到肺,呼吸都成了一种酷刑。

    只想吃饱穿暖晒个太阳安生过日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溺水缺氧的感觉退散,木橦有一种似梦非梦的迷糊感,整个人迷瞪瞪的思维转速缓慢。

    耳边尽是腿毛大呼小叫的声音,一会儿是‘沙卡喇叭卡’这样的声码密语,一会儿又是‘少年,少年啊......’这样疯疯癫癫的中二之音。

    脑子一阵晕眩,摇晃一下大概能听见叮叮咚咚响。

    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木橦抬轻拍258的臂“放开。”

    258松开对木橦肩膀的钳制,她终于可以颤颤巍巍站直,视线扫过四周,大脑一时很难相信眼睛接收的画面信息。

    昏暗的天空交织着赤红的火光,四周的建筑物大面积垮塌,郁郁葱葱绿意盎然的疗养院成了一片废墟,放眼望去岛上各处弥漫着硝烟,劣质火药的刺鼻气味与浓厚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随风飘散到各处。

    木橦的视线绕越过建筑残骸破败的墙壁望向海岸线,因为夜晚缺乏光照,再加上浓烟弥漫可见度并不算高。

    木橦抬抹了一把脸,将挡住视线的血污擦掉,虽然是深夜,可是木橦有一种清晰的感觉,碧海蓝天什么的果然是没有了。

    疗养院的夜晚一向凉爽,此刻却极为闷热,仿佛置身于蒸笼,汗水与血水混在一起,粘腻的贴着木橦的皮肤。

    木橦嘴角向下,笑不出来“没有了。”

    植物园里的菜苗全都没了,比258上次造成的灭门残案更惨。

    木橦擦了擦被血水遮住视线的眼睛,再看,这一次看见了从海边飞掠而来的一道道橙色光影。

    飞梭。

    超薄的飞梭在空中俯冲而下,就像是一柄柄扎入空中的匕首。

    在一排疾驰的飞梭之后还有一群黑影紧随而来。

    乌压压一片在夜色中难以辨别,木橦的危感挑动着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着

    “跑!”

    “快跑!”

    危意识已经先行了不止一百步,残破虚弱的身体却一步也迈不出去,这样身体与意识步调一致的情况木橦除了无奈也无能为力。

    当那群乌压压黑影靠近之后,木橦才看清,从火光与弹雨之中疾飞而来的是一群有着尖利长喙,翼展足有两米,整体呈梭形,红色的眼睛在夜空中格外突出。

    这些可怖的大鸟啼叫着朝飞梭发动攻击,其中一部分俯冲向下,厉箭一般下落,长喙准确无误的咬住了一个藏在废墟角落护工,脑袋被贯穿咬住,那人来不及发出惊呼声大鸟展翼飞起,鲜血顺着鸟嘴与护工的脖颈向下在空中拉出滴滴答答的血线。

    子弹射在这些大鸟身上噼里啪啦的被弹开,在灰褐色的羽毛上擦出一丝丝火光。

    混乱,危四伏,尸横遍野,科罗尔疗养院连日来伪造的平静假象被彻底撕破。

    木橦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只有一个念头,强烈到连胸腔和骨头的疼痛都可以忽略,活下去,必须活下去,无论如何要活下去。

    又一只大鸟俯冲,木橦的瞳孔反射出大鸟长喙里的利齿,刚刃一般锋利的羽翼,黑漆漆的大嘴带着滚烫的腐蚀气息。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呼吸,呼——吸——

    耳边再没有哭嚎爆炸射击声,也没有腿毛的咋呼声,只有她自己的逐渐平缓的心跳,以及眼前那只不断靠近的大鸟。

    风速,风向,障碍物,角度偏差,大脑中快速的掠过一连串的数据信息。

    全身的肌肉紧绷,意识凝聚成一股绳,上握着一根不知道哪个攻击者射出的断箭,臂抬起,从腰腹到腕,力量层层叠加,以意识为绳牵引,猛地掷出。

    断箭穿过一道火光染上滚烫的火焰噗哧一下,从张大的鸟嘴射入贯穿,与其说是厉箭射穿了大鸟,不如说是大鸟冲向了断箭。

    砰咚,落地的大鸟弹动数下,震起的沙石砸了木橦一脸。

    这大鸟的尸体距离木橦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岛上的人四散奔逃,慌乱不已没什么人注意到木橦这惊艳的投掷。

    杀和258却近距离全程目睹。

    258一脸惊喜,一下抱住木橦“少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不过气力弱成这样还需要再接再厉啊!”

    杀却神色微变,不过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科罗尔疗养院此时混乱的局面,更坚定了他立刻杀死目标离开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