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三十章 怕不是个神经病哟
    ,。

    昏暗天空下,残阳废墟中,一个穿着病号长袍的身影被狠狠的砸向地面。

    杀面对再次爬起来屁事没有的任务目标不禁有些彷徨。

    这个疯子的攻击力虽然很一般,反应速度却很快,最可怕之处在于他的身上却仿佛笼罩了一层‘就是杀不死’的防御bug。

    刀枪棍棒,冷兵器热武器,全都试了一个遍,不致命的他拍拍屁股站起来就算了,但凡能致命的他全都能躲过去。

    杀死一个人尽然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杀几欲怀疑人生。

    另一方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武装力量在岛上各处进行着疯狂的扫荡。

    在杀和258纠缠的时候木橦爬到大鸟尸体边上捡起几根掉落的尖利羽翼。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肋骨断了些,右腿只是有些骨裂,还能拖着残腿站起来。

    木橦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逃,整座岛一团乱,战争爆发的即视感。

    混乱中工作人员驾驶着各种交通工具升空,在炮火硝烟中飞艇飞车飞梭失控的相互碰撞,在半空中炸成一团团绚烂的烟花,残骸飞射散落。

    地面开始震动,震幅不断加大,半跪在地面上捡羽毛的木橦能清楚的感到摇晃。

    地震了。

    一道接着一道裂痕出现,大地龟裂,蛛网纹一般的裂缝向四周散开,不断有人,树木坠入变宽的裂缝之中。

    随着裂缝增多变宽,周边的建筑物出现倾斜,歪歪扭扭随时可能崩塌。

    木橦拖着一条残腿根本走不快,更别提跑了,裂缝在脚下蔓延追赶,眼看着要完蛋,只觉得身子忽然一轻,双腿离开了地面,疾风拍打在脸上,肉疼。

    木橦侧头,眼前的景色正在飞快的后退,她被腿毛夹在胳肢窝下狂奔。

    不用怀疑了,木橦决定给腿毛换一个代号,飞毛腿,每一秒都在腾飞,越来越快。

    看着一溜烟就没了踪迹连根毛都不看见急驰而去的任务目标,杀握紧边的武器心中冷笑,呵呵,刚才一直是吊着他玩呢吧。

    天空中不断有炮火与子弹洒落,大鸟怪的啼叫声与惊恐的尖叫声混杂被震天的攻击炮火掩盖。

    碧海蓝天,云卷云舒,都是被戳破的气泡,早消散的无影无踪。

    被夹在胳肢窝下狂奔的木橦只觉得一股血液往脑门冲,更晕乎了。

    杀不死心的在腿毛身后穷追不舍,为了不引起天空中不明势力的关注,杀不敢使用飞梭或是飞行器具,只能全程靠腿。

    可是,在拼腿这个项目中,腿毛占据了绝对优势,脚下生风,飞轮一样迈动的双腿速度快到可怕。

    木橦清楚意识到平时躲护工的时候腿毛并没用全力。

    ”我们逃到哪儿去?”

    木橦话音刚落,腿毛便是一个急刹腿,如果不是被紧紧的夹在腋下,木橦肯定会因为惯性顺势飞出去。

    腿毛此刻仿似恍然大悟,“啊”

    猛地一跺脚“少年,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没有交通工具。”

    不,木橦觉得此刻最严肃的问题是要怎么摆脱那个已经追上来的杀。

    腿毛的体质非常强大,堪称人形装甲一样的存在,可是他没有杀伤力。

    这是木橦在多次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尤其刚刚腿毛和杀纠缠的时候,表现的最为明显。

    不是腿毛的强悍体质不能打架,木橦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腿毛的身体有毛病,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他,攻击力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

    平常打架对付一下普通的护工还行,面对职业杀明显不管用,恐怕还抵不上她这具五短娇弱小身体。

    木橦脑海中掠过许多想法,情况不容乐观。

    “你不要再追着我们了,快去逃命吧,很危险的。”腿毛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吾赦免你多次刺杀的罪孽,速速离去吧。”

    去你大爷!

    经过长期训练的杀不为所动。

    现在成了僵局,杀杀不死腿毛,腿毛打不赢杀,两个人就这么耗上了。

    木橦感觉到杀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很确信对方此刻已经将她当作了突破僵局的关键点。

    随着杀加速,两个人赛跑一样在废墟里急速并行。

    “你很在乎这个小女孩?”

    冷漠上扬的语调带着浓浓的杀意。

    木橦其实很想代为回答,不,他们不熟,除了菜苗一家灭门惨案她和腿毛没有任何关系。

    腿毛居然罕见的没有回答,他一向是有问必答,虽然常常是答非所问,逻辑偏差十几道弯弯。

    此时只是瞥了一眼杀却没有答话,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似乎没听懂。

    木橦歪着身体仰头,四下空旷没有任何遮蔽物,天上却盘旋着一排排飞梭.

    子弹如暴雨倾泻而下。

    “趴下”

    腿毛反应极快,听见木橦的声音,就地一滚带着木橦扑倒在地,整个身体覆盖住木橦,顺捞起边一块不知道从哪儿落下来的飞梭残骸挡在背上。

    砰砰砰,子弹射击在金属残骸上带来的震动使得身体一阵钝痛。

    木橦身体各个部分经受着各种不同的疼痛,很好,还知道疼就意味着还活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喘,事情就会有转。

    接连不断的子弹扫射让杀也不得不退避锋芒,隐匿在废墟之中。

    “该死的复古子弹,震感很爽可是杀伤力太小,精准度不够,一排子弹飞射,打中谁全看运气,怪不得被淘汰了。”

    “那是技术水平不行,怪装备?”一群人哄笑。

    飞梭上人在通讯组中说说笑笑,这些人将攻击科罗尔疗养院当成了一件简单的打发时间的小游戏。

    而陆地上却是截然不同的情景,逃不了躲不开的人被乱飞的子弹射成了筛子。

    木橦一直被腿毛护在身下。

    她里握着的大鸟羽毛紧紧的拽着,透过腿毛胳肢窝的缝隙看向天空。

    飞梭距离地面不算太远,三十米左右的高度,三点钟,四点钟,八点钟方向飞梭分布最为密集。

    “你怎么样?”

    木橦开口就后悔了。

    果然——

    腿毛低下头,一脸肃穆的看着木橦,坚定道“少年,你是我选中的将要继承我宝藏的人,我绝不会让你在上路前就死掉。”

    木橦想不通,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一眼被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