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三十一章 昨天抢了今天的章节名
    ,。

    天空中乌泱泱满是飞梭,来来去去环绕飞行,飞梭上站着的人扛着发射器或是关枪。

    密集的激光束或是子弹如暴雨倾盆而下。

    科罗尔疗养院被这群踩着飞梭的人当成了射击游戏场地,而穿插在飞梭之中那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的大鸟怪顶多算是游戏小彩弹,对飞梭战队并未形成有效威胁。

    猎人,猎鸟,无差别的攻击一直持续着。

    月牙湾上硝烟弥漫,受到攻击的不止是三号岛屿和第三住院大楼,整个疗养院都被炮火笼罩。

    为什么没有防御反击,袭击发生到现在居然没能组织一次有效的反击,疗养院平时明明有很多安保,不是传说中安保防御级别很高的高级疗养院吗?

    木橦不知道的是疗养院不是没有阻止防御反击,而是主力部队已经被集中调往一号主岛等更重要的岛屿,三号岛的救援来得自然慢了一些。

    呜——

    警报鸣笛声响彻天际,随着鸣笛声响起天空中出现一群无人战。

    视力极佳的木橦一眼看见了战尾翼上的小白花标志,这是科罗尔疗养院的标志。

    原本空中一面倒的局面因为战的出现被打破,一时间战局混乱。

    无人战体形不大,鱼雷一样的尖锥筒状形,身长一米左右,速度极快。

    赤红的密集光束锁定飞梭。

    天空中两方攻击纠缠在一起,对地面的打击力度减弱。

    密集的子弹暴雨变得稀薄。

    腿毛夹着木橦一路狂奔,如果不是有杀追个不停,这时候在废墟里找个掩蔽体藏起来生还率更大。

    左摇,右晃,腿毛速度越来越快,木橦眼前景色后退的速度也随之加快。

    腿毛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人,即便方圆五公里内的弹雨都很稀疏,腿毛身周一米却密集的连个下脚的地方也没有。

    起跳,落地,再起跳,腿毛的每一步移动都精准的落在弹雨缝隙之间,身体灵活柔软的扭曲各种形态躲避弹雨。

    这就苦了木橦了,万幸一米五不到的纸片身板在腿毛高大身躯的掩护下不至于彻底暴露。

    一架飞梭却盯上了木橦和腿毛,疯狂扫射。

    被捡来当作盾牌用的金属板此刻早已经是千疮百孔,木橦的臂前胸感觉到一阵濡湿,鼻腔里充斥着血腥味与刺鼻的火药味。

    腿毛受伤了。

    木橦握着大鸟怪羽毛的紧了紧,腿毛一直不倒下显然激怒了飞梭上的人,飞梭蓦地拉近距离。

    哑光的灰蓝色飞梭看上去像是一条鳗鱼,光滑细长,驾驶这样的飞梭必须四肢贴服,几乎趴伏在飞梭之上。

    一层半透明的光圈罩住飞梭与驾驶员,根据木橦的观察,她想要打破那层的防御的可能性是百分之零,连发生意外的概率都可以忽略不计。

    必须想办法阻止这架飞梭继续扫射,视线在身周转动,角度,速度,各种数据快速闪过。

    火力覆盖太大,这一片太空旷没有任何遮蔽物,这样下去腿毛死不死木橦不知道,她活下去的率正在不断变小。

    脑海中蹦咔嚓的声音忽然增大,木橦猛地一掷,尖利的羽毛朝着天空飞射,一只飞掠而过的大鸟被扎中了眼睛,庞大的身躯猛然歪倒撞向身旁的飞梭。

    一切配合的刚刚好。

    扫射的子弹停顿的一瞬,腿毛带着木橦爬起来继续夹在胳肢窝狂奔,这一次目标明确。

    被大鸟怪撞翻的飞梭落在不远处。

    木橦当然明白腿毛这是打算干什么,此刻有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眼前。

    “启动不了”

    “坏的?”腿毛将受伤的驾驶员抓起来猛地拍下地面,胳膊肘锁住对方脖颈。

    “吾给你会,立刻解锁启动,你的坐骑被征用了!”

    怕不是遇上了个神经病哟!

    “呵呵”被腿毛抓住的人很快笑不出来了,腿毛的攻击毫无章法,没有任何附加技能,纯粹的身体力量。

    一拳紧接着一拳,驾驶员在腿毛连续挥拳之下,头盔凹陷遍布着血迹,腿毛的血,透明头盔里那张冷笑得意的表情凝固,只剩下瞪大的双眼和扭曲碎裂的五官。

    太暴力了,木橦紧了紧自己握着鸟毛的,力量差距着实让人羡慕嫉妒想要。

    意识奔跑的太远,她的身体素质却远远跟不上,这种不协调的无力感比统一的迟钝更让人难受。

    既然启动不了飞梭只能放弃,腿毛再次捞起木橦一脚踹开飞梭,继续飞奔。

    天空中的飞梭群发现了快速移动的腿毛,子弹狂泻,耳边全是砰砰砰连续不断的爆裂声。

    战与飞梭的交战丝毫没有顾忌是否会误伤。

    腿毛的闪避速度是常人无法企及的迅速,就好比那无脑动作片被加持了主角光环的男主角,在枪林弹雨的扫射之中依然如入无人之境,准确的闪避,快速的跑动。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在于,腿毛是会受伤的。

    子弹太过密集,他又缺乏必要的反击段,在废墟里转了几圈之后倒地不起。

    “不行,跑不动了,少年,你先跑吧。”

    木橦真怕腿毛一个热血上头把她扔出去,她一身的伤,骨头裂了好几根,被大力一抛真的很难说能不能幸免于难活下去。

    腿毛和木橦躺在废墟残渣之中。

    天空中出现一道巨大的阴影,黑色笼罩了疗养院的上空,一道接着一道光束射出。

    木橦甩甩头试图保持清醒,意识浑浑噩噩,视线摇晃看不清发生了什么,耳边全是炮火炸响以及子弹发射的声音。

    脑海中bgm一样的乱码之音骤然消失,前所未有的安静,疼痛充斥着全身,迷迷糊糊间木橦感觉到自己被人翻了一转。

    有几个人说话的声音,有男有女,脑孩中嗡嗡的震荡听不清这些人说了什么。

    身体被拖行了十多米接着被人抓起来丢掷,木橦只感到身体腾空再落地,剧痛袭来,再然后意识涣散,彻底失去了对周遭事物的感知。

    一夜之间,科罗尔疗养院岁月静好碧海蓝天的画面被彻底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