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三十六章 死也不自杀
    ,。

    浓烈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散,顶着卤蛋头的小女孩精致的五官被血污伤口遮掩,只有灰蓝色的双眸依然明亮纯澈,浑身温热的鲜血,她扬起脸对靠近面包区的食尸者微笑,天真单纯的微笑在此时此地只让人心里发怵。

    原本想要上前的食人者,向后退了两步,犹豫着不敢上前,

    木橦粗暴狠厉的反杀震慑效果极佳。

    她抬脚轻轻踢了踢脚边的尸体,声音沙哑“不带走吗?”

    天地良心,木橦这话是真心的疑问,然而在其他人看来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原本还犹豫着的人转身就转向其他目标,选择继续自相残杀。

    木橦疑惑的注视那群人,再看看地上的尸体,居然放着现成的不要选择再战一局?

    还是不够饿啊。

    木橦调整呼吸,将颤抖不已的右握住,长时间吃不饱此刻猛然发力,使用过度的后果就是剧烈的颤抖,疼痛。

    身体素质跟不上战斗意识,明知道问题所在,此时的木橦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决。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需要持续多久,时间越长,密闭空间里这些人的人性被抹灭的越多,原始的兽性因为饥饿和长时间的密闭将会彻底爆发。

    饥饿,分裂阵营,少量投食,此刻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木橦不知道这是什么把戏,她的想法特别单纯,无论如何,不管怎样她要活下去,一定必须要活下去。

    这个念头强烈到让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病历。

    自杀?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

    昏昏沉沉,没有日夜黑白之分,时间越来越难以估算,木橦在心里有节奏的默念计数有时候会被剧烈头疼和混沌的意识打断。

    也许一个月,也许两个月,谁知道呢。

    当密闭空间的天花板被打开,一缕自然光射入的时候,木橦眯着眼向后缩,本能的用挡住了阳光,眼里闪过一丝本能的恐惧,微弱到让人无法察觉。

    这时房间开始剧烈的晃动,左右,左右不断的摇摆,木橦听见了海浪的声音。

    密闭的空间里呼呼的灌入了一丝丝微热的风,空气里浓重的血腥与汗臭混杂的体味被海风吹散,反而让许久没有呼吸新鲜空气的人有些受不了。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新鲜空气忽然涌入,让木橦差点吐了出来。

    “恭喜,恭喜,你们通过了驯练营第一阶段考验。”

    随着这道充满金属质感的声音响起,地板开始起伏晃动。

    木橦这才意识到身处在集装箱里,集装箱随着海浪起伏开始倾斜,每一次左右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四壁光滑,根本没有可以抓取的地方。

    当最后一次向左大幅度摆动,木橦也随着摆动被甩在另一侧车壁,身体整个腾空向上。

    一切发生的极快,集装箱被翻腾的海浪掀翻,腾空之后迎来的便是凶猛的下坠。

    砰!

    海水从天花板打开的一个个气孔涌入,随着海水灌入不断的向下坠落。

    投食区域打开一个刚好足够一人爬出的洞口,还活着的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唯一的求生通道。

    从那里爬出去就能避免被不断灌入的海水淹死。

    集装箱在不断剧烈摇晃,海水嘟嘟嘟的灌入,木橦被人拽住脚踝脚下一滑歪倒呛了好几口海水,脑袋不凑巧的撞上墙壁,而那个死也要拖着垫背的不知名人士王八兽一般咬住不撒。

    木橦晕乎乎的爬不起来,因为个子矮,即使使劲儿探头,漫进来的海水依然很快淹过了鼻子。

    而这时四肢虚软根本无力拖着另一个人游上去。

    不想死,不要死,想活下去的念头无比强烈也没办法转化成超能力一秒变身。

    头疼欲裂,就在几乎快要窒息,意识逐渐涣散的时候脑海中岩浆翻滚的海底火山轰然爆发。

    “还剩十...十...十三秒求生时间......不留下终生...生...残...残疾的生还....率小于0.00......01%,无拼搏必要,建议...放弃求生选择快速自杀......”

    老旧录音磁带卡壳一般的声音忽然在木橦脑海中响起。

    不,我死也不自杀!

    木橦下意识想回嘴,然而一张口就被灌了一嘴海水。

    咳咳——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将胸腔里的积水通通咳了出去,受到重压的身体虽然剧烈疼痛着却也感觉到一股轻松。

    躺在细软的沙滩上木橦大口的喘着气,浑身湿答答,在她脚边不远处还躺着另一个人,那双死死的拽着她的脚踝。

    木橦看了眼脚边再仰头望天,感觉到阳光落在身上,没力气蹬脚只能感慨一句“太阳啊!”

    海面上漂浮着同样大小的集装箱,至少有数百个,海滩上零零星星躺着上百个人。

    大多数人骨瘦如柴,即使在海水里冲洗了一次依然浑身散发着血腥体味混杂的奇怪味道。

    木橦和那个一直装昏迷关键时刻却快很准抓住她腿的囚犯是唯二从集装箱里爬出来的人。

    谁能想到呢,集装箱里最后剩下的那些人,躲过饥饿,躲过食人者最后却被淹死在海水里。

    蓝天白云,温暖适度气候,清新的空气,细软的沙滩,这一切都太过美好,美好的让木橦感觉危险。

    脑海嗡嗡作响,就像是有人在说话却被一个密闭瓶子盖住,嗡嗡嗡的听不清,晃一晃还能感觉到水流晃动的感觉。

    木橦只想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想办法把音量调大一些,听清楚脑海中的声音到底在说什么。

    一声刺耳的哨声响起。

    尖利的好似要刺破耳膜,在空气中不断的震动。

    昏迷软倒在沙滩上的人陆陆续续被这哨声惊醒。

    木橦只觉得头更疼了,脑海中不断闪回各种记忆画面。

    一个穿着兽皮马甲的男人朝人群走过来,超过三米的身高给人极大的压迫感,露在外的臂胳膊犹如岩石一样的颜色且分布着坚硬的块状肌肉。

    每一步踏出都让人感觉是一座小山在靠近。

    三角形的脸,线条如刀刻一般硬朗分明,花岗岩似得的皮肤更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冰冷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