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三十七章 你是什么东西
    ,。

    “四肢着地趴下。”

    木橦此时脑海中仿佛有一座刚刚爆发的海底火山,岩浆源源不断的从火山口冲出在脑海中翻腾,她无法控制大脑调动精神力调整身体能,于是超乎寻常的听力在此刻变成了致命的武器扎向她自己。

    空气流动的声音,海浪的拍打声,海滩上的呼吸声,昆虫爬动翻土的声音,尖利的哨声,所有的声音灌入耳中。

    这一声忽然的厉喝更是如同耳边炸雷。

    木橦只觉得脑海中仿佛发生了二次火山爆发,双抱头蜷缩成一只受热的虾米。

    忽然间神经紧绷,沙子被踩踏的脚步声靠近,接着便是一记重踢,即使察觉到危险靠近身体却无法立刻做出适合的闪避反应,木橦的身体在沙滩上翻滚出很远。

    紧抓着她脚踝的总算是松开了。

    “哔——”

    再一次尖利的哨响。

    “四肢着地趴下”

    被攻击的可不止木橦一个人。

    “蠢货,别用你的绿豆眼瞪我。”三角脸向前一步将绿着眼看向他的一个男人提了起来,单捏住了那人的后脖颈,就像是提着一只浑身被打湿的小野狗,仍由其挣扎呜咽尖叫依然只能被死死的捏住悬空无助的甩荡。

    “我说趴下,你们就四肢着地趴在地上,否则...”未尽的话语不需要再详细赘述。

    花岗岩色的大合拢轻轻一捏,咔嚓一下,原本还挣扎不断的湿答答人此时真的成了一只脖颈断裂的死狗,被啪唧一下向人群。

    这一次再吹哨,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趴下了。

    “很好,听话才有食物。”

    三角脸提起边的大桶,烹煮成半生不熟的烂鱼肉被扔了出来。

    一群趴伏的人就像是抢食的野狗一样冲向食物,哪里还看得出丁点人样。

    木橦摔倒在地脑海中爆发的火山此刻终于逐渐平息,耳边清晰到刺耳的声音变得可控。

    她依然趴在地上,从沙地里抬起头,视线快速掠过所有可视范围。

    烂鱼肉很快被抢食一空,这时丛林中走出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三的矮个子,黑褐色的双腿表皮外翻褶皱犹如泡水的木桩,粗壮的身材就像是一个移动的烂木水桶,硕大的脑袋摇摇晃晃,咧着嘴露出一口尖利的黄牙。

    “这是你们的编号,现在开始记清楚,记牢,直到死亡为止。”肥硕短粗的握着一个通体赤黑前端却赤红的短棍。

    沙滩上趴着一群人,有些人嘴角还有残留的血迹和烂肉残渣,有些瘦骨嶙峋看不出人样,破烂的衣物随意的挂在身上,湿湿嗒嗒的向下淌着水。

    “嗷”

    痛苦凄惨的叫声乍然响起,紧随而来的还有一阵粗嘎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粗壮的矮子里握着的短棍敲击在那人的肩膀处,滋啦啦的炙烤声与焦糊味道飘出,那人肩膀上留下了一个编号。

    此起彼伏的尖叫痛呼响起,木橦趴在沙地也同样没能逃脱这样的厄运。

    当短棍落在她背上时猛然传来刺骨的疼痛,肉质烧糊的气味钻入鼻息间,起先是滚烫灼热紧接着电流导入,全身上下所有的毛细孔顿时紧张收缩,肌肉紧绷。

    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抽搐,疼痛传达到每一根神经。

    木橦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短棍落在她身上的时间比其他人更长。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电了。”矮个子收回短棍时纳闷的查看能耗,“这破东西总是漏电。”

    木橦躺在地上无法动弹,身体依然不受控制的微微抽搐,电流穿过身体每一寸肌肉。

    即使脑海中存在着一万中逃跑反抗方法她也清楚的知道她的身体无法支撑准确做出任何一种反应。

    矮子不再纠结漏电的事,露出一口黄牙居高临下的俯视地上躺着的人,大笑“这是雷罚棍,给你们的小惊喜,怎么,喜欢不喜欢,以免你们这些蠢货忘记自己的编号。”

    木橦趴在地上,一直埋在沙地里的左蓦地抬起,大鸟怪尖利如刀的羽毛猛地从粗壮矮子下腹部皮甲露出的缝隙位置扎了进去。

    “啊”矮子痛呼。

    三角脸上前将矮子踢皮球一样的踢开“没用的废物。”

    他低头看向木橦,“呵,希望你接下来也能保持这样的活力。”

    木橦的后脖颈靠近脊椎的位置留下一个‘321’的编码烙印。

    烧红的皮肤不时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火辣辣的疼痛感反而让人更清醒了一些。

    木橦并没有因为攻击行为而被暴打或是虐杀,连同木橦在内所有被烙印记号的人都被赶鸭子一样赶到了树林里。

    茂盛的树林,巨树参天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浓重的阴影覆盖之下,空气潮湿闷热。

    出现在木橦眼前的是一个隐蔽在树木之间的营地,营地中心的树木被推平,是一片空地,空地正中是一根光溜溜的金属柱子。

    明明是开阔的空间,木橦却在踏入营地的一瞬嗅到一股血腥味与腐臭气味,淡淡,比起那密闭的集装箱好不了多少。

    巨树之间修建了大大小小至少数百间树屋,越是向上数量越少。枯树枝,海草等草木搭建的树屋窝棚分布在地面和粗壮的树干上。

    草木编织的屋顶聚集着露水,一滴一滴的向下滴落。

    即使浑身是伤,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的疼痛中,木橦求生的本能还是督促她第一时间观察四周环境。

    视线感知范围内,整个区域,有多少人,几个进出口,分别在什么方向,占地面积,地形,哨岗的位置......

    所有的信息清晰精确的出现在脑海中。

    “你竟然自信到以为这些数据来自于你惊人的观察力......”

    木橦闭上眼听见脑海中响起的声音,老式录音的音效放出播音员标准口音,平铺直述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建议尽快开始治疗。”

    冷冷的嘲讽不停朝脸上拍!

    木橦自从在疗养院醒来以后一直以为这是自己的天赋技能来着,原来不是吗?

    “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你的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