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章 春风吹又生
    ,。

    巨树上有人。

    木橦能听见他们的呼吸声,即使已经刻意收敛,她依然听的一清二楚,这宽敞的草藤棚子外每一棵参天巨树上都站着人,不仅仅是明面上的哨岗。

    那些大小不一的树屋和棚子里同样有人。

    三角脸笑够之后,面对年轻男人天真充满期待的提问开口回答“如果我回答是呢?”

    “那我退出,我不参加了,我只是,只是有点精神上的小问题,我来治病的,我要回疗养院,回家,我不参加这些项目,我父亲是卡瓦星的外交官,我母亲是一名贵族.......”

    男子絮絮叨叨的重复着,话语里带着哭腔,“我不参加,我要回家,回疗养院,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男子的哭泣似乎感染了其他人,跪趴在地上的人群中有了附和的声音。

    “对,我们要回家”

    “回疗养院。”

    “放我们回去......”

    三角脸只是沉默的听着,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诡异笑容。

    木橦心里却有些纳闷,这样的反应并不正常,忍饥挨饿为肉自相残杀其中好些人连人肉都吃了,按理说心理防线已经崩溃,可这些人却还期待着回家甚至自动脑补了合理解释。

    果然是因为俘虏都来自精神病疗养院的原因吗?

    “是吗?你们觉得这是末日体验游戏,强化军事训练,野外生存游戏?”

    三角蹲下身子,抬拍了拍年轻男子的脸,脸上从始至终挂着笑容,“你真的是这么认为吗?你们都是?”

    他伸捏住了年轻男子的脖子,轻轻的“嗯?”了一声,将人提了起来。

    气氛一时间变得极为紧张。

    木橦微微垂眸,那个被提起来的男病号死定了。

    男子被提了起来,跪趴着的一群人是恐慌的。

    木橦听见紧张的心跳声,急促的呼吸声,紧张,恐惧,麻木,各种反应都不缺。

    噗哧一下,伴随着尖利的痛呼,“啊”

    痛苦的嚎叫一声声的在树林中回荡,与欢呼鼓掌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三角脸将生生扯下来的臂扔到了左侧一个阴暗的角落,鲜血沿途撒了一地。

    “嗷呜”一声低吼,大树阴影下一个阴暗低矮的窝棚里蹿出来一个拴着铁链的身影,打结的长头发与胡须遮住了脸,一脸的脏污,不知什么动物的皮毛挂在腰间是全身唯一的遮蔽物,他猛地一扑将血淋淋的臂叼在口中退回阴影之中。

    木橦的视线随着这道,脑海中不断翻阅着为数不多的记忆画面,那个身影有些面熟,自己应该在哪里见过,且只可能是在疗养院里。

    病人吗吗,哪一个呢?

    三角脸将被生撕了一支胳膊的年轻男子随扔到地上,“记清楚你们的身份,仔细的看好你们上的烙印,你们只有编号,这个编号就是你们的身份。”

    “你听懂了吗,321?”

    三角脸的视线忽然转移到木橦身上。

    木橦身上的汗毛全部笔直站立,她很担心这个三角脸会一言不合就扯断她的臂,非常配合的点头,微笑“懂。”紧绷的肌肉做好了随时向后逃窜的准备。

    三角脸只是看了她一眼,旋即转身继续说道“很好,你们要做的事非常简单,听话,好好表现就能活下去。”

    接下去三角脸还说了些什么木橦并没有仔细听,她一直在思索那个叼走断臂的面熟人影是谁,不停翻找记忆书册。

    “疗养院,346,自闭症患者......”

    贱贱的提示让木头那个的记忆瞬间被唤醒,是他,那个男孩,叼走流血臂的男孩,就是在疗养院里假医生口中那个患有自闭症,病情严重被带去了七号楼的重症治疗室结果再没有回去的那个病人。

    木橦恍然大悟,为什么去了七号楼的病人再也无法回到疗养院,这里就是所谓的第七住院大楼重症治疗室?

    以往那些所谓被送往重症治疗室的病人只怕是最终都到了这儿,至于还是不是活着就很难说了。

    木橦对于此时自己所面对的境况充满了无能为力的无奈感,没有多余的心思思考其它问题,摆在她面前最大的困境甚至不是逃离而是要怎样才能活下去。

    必须要活下去。

    接下来的两天,也许是两个星际标准日,或许更长一些,夜幕迟迟没有落下。

    被抓来的俘虏除了在上岸的时候分到一些腐臭的鱼干之外再无任何食物供给,一直饿着。

    长时间的白昼,无法适应便会引起失眠焦虑,这些潜伏在内心不宜爆发的小情绪会随着各种各样的生存压力会让人变得暴躁,焦虑,麻木。

    “少年,我终于找到你了。”

    木橦正思索着如何制定逃生路线,脑海中忽然传来了不属于木橦也不属于贱贱的第三道声音。

    饱含情感的涕泪之音。

    木橦愣了一下,她不可能奢侈到同一时间拥有两个智灵,所以,木橦心里冒出一个惊诧的猜想,“贱贱,没想到你病重到这种程度,是精神分裂症还是人格分裂,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我需要做好提前更换智灵的准备吗?

    贱贱“......”

    “少年,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救你。”

    当第三者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木橦恍然响起,这是腿毛,跳楼的王者。

    “你在哪儿?”

    木橦小声的低语,不确定腿毛能不能听见自己说话。

    “小岛沙滩上。”

    腿毛被海浪冲到了沙滩为什么没有被带回营地?连这个人口贩卖组织也嫌弃腿毛不好处理吗?毕竟春风吹又生。

    腿毛并没有给木橦任何开口的会。

    “少年,你骨骼真是惊奇,没想到你还活着,生命顽强程度直追蜚蠊。”

    “什么东西?”

    “克伦顿虫。”

    木橦依旧一脸茫然疑惑。

    “少年,你居然连蟑螂都不知道吗,一种繁殖能力旺盛的节肢类昆虫,有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顽强生命力。”

    听起来似乎是夸奖,可是完全不觉得高兴呢。

    “少年,这是一个锻炼自身锤炼自我的好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凭自己的力量逃出来,我看好你,加油!”

    你开口第一句传音已经被克林顿虫吃了?

    说好的救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