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一章 小试鸟毛
    ,。

    明明身处丛林之中却体验不到丝毫草木清香,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腐臭味以及难以言说的各种体味,这些混杂的恶心气味充斥在鼻息间,即使如此木橦依然在这样的环境下把握时间该睡就睡,尽可能的保证充分休息,睡眠可以加速她的伤势自愈。

    “哔——”

    “哔——”

    刺耳的声响在耳边炸裂,木橦忽然惊醒,一身冷汗就像是被突然通电的仪器,全身一个激灵,僵硬的颤动着。

    宽敞的空地上多了许多人,他们全部顶着同一张面孔,无论男女高矮胖瘦,那张脸一模一样。

    整齐划一的脸,统一的制服,木橦所看到的一切透着一股诡异失真,类似古董传相的模糊画面,似幻似真。

    意识一点一点的回笼,耳边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放慢的画面逐渐正常。

    木橦环视四周,原本在小窝棚里休息的人陆陆续续全部钻了出来。

    她的观察没能持续太久,很快被扔到了一艘帆艇甲板上,与她同样被甩上去的有近一百人。

    绿色迷彩纹路的飞艇甲板上挤满了人。

    飞艇升空,距离地面六十米左右,在巨树繁茂枝叶上方空隙处慢悠悠的朝前行驶,穿过茂密的丛林,环绕沙滩前进,绕到了营地的西北方向。

    这里的植被分布明显与之前的巨树丛林有着极大的区别,植物高度矮了许多,路上植物以灌木丛为主,遍布着绿色的苔藓,而藤蔓纠缠弯折的红树林树干大部分淹没在海水里。

    穿着兽皮甲的驯养员每隔一段距离会踹下去几个人,也不解释原因说明规则。

    木橦明白要不了多久她也会被踹下去。

    踹人的频率并不是固定的,间隔在一公里左右,每次会踹下去五六个人。

    木橦从空中坠落,噗通一下扎进了水里。

    冰冷的海水让木橦一个激灵,双臂展开滑动迅速游到一颗红树边,用力爬了上去,浑身湿答答的靠在树干上。

    这里是密林深处,放眼望去,密集的海树盘根错节的缠绕在一起,空气湿热,连呼吸里也充满了水汽濡湿的感觉。

    头上的迷彩飞艇在将人踹下之后很快消失不见,连个船屁股也看不见了。

    这是一片海树林,绝大部分淹没在海水里,茂密的植被盘亘的树干组成了水上陆地部分。

    木橦并没有蠢蠢的以为自己被释放得到了自由,此时的她不过只是被放出笼子去学习狩猎的猎犬而已,学不会,饿死,学会被抓回去,怎样都不会是个好结果。

    这个驯炼营打的一好算盘。

    木橦将自己散乱的思绪收起,观察四周的环境。

    .............

    木橦倚靠着树干,紧紧的贴着茂密的树叶一动不动,连呼吸也极为小心,极力变得绵长,只怕发出丁点声响。

    危险来的太快。

    耳朵竖起仔细的分辨着不远处的声音,那只有着墨绿色眼珠,水陆双栖的野兽还没有走远。

    一直保持同一个姿势不动,身体僵硬的仿佛生锈的械,木橦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痛苦或是情绪变化,她只是继续坚持保持着安静不动的状态,仿佛僵硬疼痛的身体不是她自己的。

    就在距离木橦不到五米的另一根泡在水中的树干上,一只潜水鳄正懒洋洋的趴着,露出一双眼睛在水面上。

    正身长近十米,浑身覆盖菱格状甲壳,血盆大口,粗壮的四肢,占据身体近三分之一长度的粗大尾巴,这只浅水鳄从水面探出脑袋,褐色的眼睛饥渴的盯着不远处的猎物,也就是木橦本人。

    一人一兽视线对峙许久,浅水鳄猛地从水湾里扑出。

    血盆大口张开露出满嘴尖利的牙齿,猛地合拢咬住,咔嚓,木橦原本倚靠的枝干应声而断,粗壮的枝干断裂粉碎,掉进水里。

    木橦在被咬住的前一秒跳起刚好避开浅水鳄致命的一咬,落到浅水鳄的背上。

    一口没能咬住猎物的浅水鳄愤怒的拍打长尾,拍起一层层浪花。

    木橦落到浅水鳄的背甲上,因为体重过轻浅水鳄没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身体上方多了一个人。

    木橦里握着巨鸟翼刃,对着浅水鳄的头部从上至下猛地一刺,翼刃极为尖利一下扎进了浅水鳄的皮甲。

    可惜,木橦握着巨鸟翼刃,使出全身所有气力也无法再使其插入更多,卡住了。

    愤怒与疼痛引致的呼哧声在木橦耳边炸开。

    下一秒木橦的身体完全浸入水中,水流疯狂的灌入耳朵鼻孔,拍打着身体每一寸肌肤。

    噗,噗,噗

    浅水鳄为了把背上偷袭的木橦甩出去,疯狂的旋转,身体如加速的螺旋桨疯狂旋转。

    木橦紧抓着浅水鳄的背甲缝隙,即使水压冲击让她感觉全身骨头都快要断了也不放。

    这时候松被淹死还算幸运的,最可能的后果只能是被浅水鳄反身咬住撕碎。

    可一直死拽着也只有死路一条。

    不能死,绝不要死在这里。

    木橦在水下奋力的挣扎着睁开眼,五感集中,她看见了不远处巨树旁的两块岩石。

    浅水鳄因为不断的旋转,朝着那个方向更进了一些。

    这是最好也可能是最后的会,旋转速度,距离,角度,一系列数据在脑海中快速闪过。

    木橦在转向水面的一瞬间深吸一口气,双紧抓着背甲,双腿猛地瞪向依然插在浅水鳄背上的翼刃。

    借着旋转的力道,这一脚将翼刃向前推动,划开了伤口。

    木橦在此时松被甩向岩石方向,愤怒不已的冲向它的猎物。

    速度太快会发生意外。

    噗哧!

    撞上两块岩石的夹缝,背后的巨鸟翼刃因为岩石冲撞推动将后背剖开。

    木橦见此一幕不禁感叹,这鸟毛的质量真是太好。

    浅水鳄大半个脑袋挂在身体前端挣扎了一会儿没了气息,血液涌出将这一片的海水染成了红色。

    一个浪头翻滚,海水涌动,红色的血水被冲淡。

    木橦重新捡起巨鸟翼刃浮出水面爬上岸,血腥味肯定会吸引大批肉食性野兽的注意,她必须尽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