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二章 芯符反效果
    如果只是荒野求生,木橦很有信心就算驯炼营的所有人都死光了她也能好好活着,相比起末日纪元那些黑五级别以上的星球,这里实在不算什么。

    可现实是——

    徒步十公里后,顶着卤蛋头的瘦弱小女孩扶着树干喘气,脸色苍白中透着红,走不动了。

    居然走不动!

    如此渣的身体素质只叫人欲哭无泪,扶着树干的手挠了两下树皮。

    “我什么时候能重新点亮灵星?”

    木橦还没有蠢到自以为记忆恢复之后自己的灵星就能恢复到穿越时空之前的程度。

    “当前处境危险过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容易致死。”

    继续挠树皮,“好好说话。”

    “短时间内不可能。”

    贱贱的广播音正经中隐藏着一丝期待“需要查看你的体检报告和精神力状况分析吗?”

    “嗯。”额头抵着树皮缓缓点头。

    木橦靠着树干蹲下,视线落在树根边上的小水坑,手指轻触,水波荡漾显出一排排文字。

    “没有专业显像设备,需要语音辅助吗?”

    “我认识字。”

    木橦此时的身体状况总结一下便是,气虚体弱,营养不良,多处骨折尚未完全修复,多个脏器官受损,反复受伤,还能继续活蹦乱跳基本上能算是医学奇迹。

    这奇迹之所以会发生还多亏了脑子里的芯符。

    这芯符上只有两道基础符文,作用非常简单直白,第一道符文能够压制精神力,第二道符文则是加强第一道符文的压制效果,时间一长压着压着精神力就被压趴下。

    对精神力尚未定性的未成年更是有着显著效果,抑制未成年精神力发育。

    “符文效果粗暴副作用显著,精神力长期被压抑容易导致反噬。”

    简单来说,一个身心健全的正常人长时间受到符文影响肯定会变得不正常。

    “你修改了封印芯符的符文效果,借助它释放的能量修补我的精神力核心?”

    “是的,可惜不能继续留在疗养院接受治疗,治疗仪器释放的能量经过符文转化能加速你的身体与精神力核心修复。”

    科罗尔疗养院肯定不是个好地方,可是相较于此时的处境,当然是在疗养院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病人更适合木橦前期康复。

    木橦手指转动将水坑搅乱,水面上的文字影像随着水波纹路消散。

    靠着树干休息了好一会儿木橦总算是缓过气,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的快步行走。

    现在的自己太弱,弱成这样怎么可能活得长?如果点亮灵星,就能施放灵能......

    “不建议在精神力核心痊愈之前强行点亮灵星,如果你有慢性自杀的打算请忽略上一条建议。”

    木橦“我没有。”

    ......

    这是木橦被扔到丛林树海之中的第三天。

    清晨,阳光透过茂盛的树叶缝隙之间洒落,斑驳的光影并不足以驱散清晨浓厚的雾气。

    潮湿,雾气浓重。

    树干间隙缠绕的藤蔓之上开着红红绿绿颜色鲜艳的巨大花朵,层层叠叠花瓣紧密的包裹在一起,露珠大颗大颗顺着叶片和花瓣向下滴落,掉进海水里荡起一圈圈波纹。

    嘟,嘟,嘟,安静的清晨只能听见风吹与露珠掉落海面的细微声响。

    沉睡的丛林树海尚未清醒。

    近海位置一颗高耸的棕树大半埋在涨潮的海水之中,树干上半部分与另一棵树相连的位置有一个被树叶遮住的树洞。

    这个位置原本属于一条金斑蟒,不过此时只剩下一具残缺不全半截腐尸,以及藏在尸体后的一个瘦小人影。

    木橦从浅眠中苏醒,睁开眼便对上蟒蛇的大头,死不瞑目的蛇眼依然流淌着血痕。

    睁着眼与蟒蛇碧色的竖瞳对视好一会儿,思绪逐渐清醒。

    断断续续睡了三个小时,亏了这条蟒蛇的尸体木橦才没有被饿死,还有体能继续支撑。

    木橦握着巨鸟翼刃,翼刃尾端被缠上泡过水的棕树皮,坚韧有弹性的树皮包裹着翼刃最后嵌套进挖好空槽的蟒蛇脊椎断骨,切削处理之后刚好合适木橦一手握住。

    从会划伤自己的大鸟毛到此刻简易的短剑,这是木橦此刻仅有的防身武器。

    保命吃喝全靠它。

    “赞扬鸟毛。”切着蛇肉木橦轻笑,嘴角的弧度扩大“切割神器。”

    不知是否受梦境影响,木橦从沉默不语变得话多,虽然大部分时候与梦境中的独行猎人一样只能自言自语。

    肉质不新鲜,腥味很重,可是富含蛋白质,且充满着元素能量,生切片的半腐肉非常的恶心,可是当只能依靠这个活下去的时候能怎么办呢?

    木橦将片成薄片的蛇肉放进嘴里,闭嘴微笑,咀嚼,当然是笑着吃下去咯。

    一片一片又一片,如果有人再次目睹木橦的吃相一定为以为她正在享用的是满汉全席。

    “啧啧。”

    “她没有味觉吗?”一个男人盯着监控画面皱眉,满眼的嫌弃。

    “呵呵,这小女孩是重点培养对象,很对我的胃口。”说话的人是一个一米六五不到的矮个子男人,粗壮发达的下肢肌肉与相对瘦弱的上臂,让他看起来很不协调。

    “这个可轮不到你,不能标记,等时候到了放在拍卖市场,那个场面真是让人期待万分,你们小心看着点,那可爱的小脸蛋不能划破了,把疗伤药剂准备好。”

    木橦坐着微笑吃肉,她能感觉到有视线盯着她,咀嚼时的笑容更乖巧了几分。

    并不是真的被放归大自然也不是扔了不要,这不过是继密闭空间食人计划之后又一个培训阶段而已。

    这样的培养手法显然不是常规方式,即使木橦的记忆并未恢复对整个世界都缺乏常识概念也深知这个组织的不正常。

    想起窝棚里那些人,那个狗窝一样的茅草棚内趴伏在地面上浑身赤裸野兽般嚎叫撕扯生肉的男孩。

    上个月那男孩还在疗养院里,被带走治疗没想到就成了这样。

    细想一下便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关联。

    木橦收起心神,此刻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活下去,其他事都能延后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