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三章 这肉有毒
    驯炼营涉及的业务恐怕不止是简单的人口买卖。

    “普通的奴隶并不需要特意的驯养,只要在脑海中植入芯符,铭刻上奴役符文就行。”

    “你还记得吗,有一次在黑市我犹豫再三没有买的那只凶兽战奴......”

    “因为买不起。”

    木橦没理贱贱的吐槽,凶兽战奴比人类战奴价格贵的多,毕竟在那样危险的环境下带一个人类奴隶远没有带一只凶兽奴隶来的有用。

    “幸亏钱不够,那个买回去的人第二天就被意外进阶脱离芯符掌控的战奴反杀。

    洗脑,驯养,从心理上达到彻底的掌控后再配合奴役芯符,可以最大程度的掌控奴隶,确保使用者安全,你说他们该不会还负责售后服务,奴隶保养什么的?”

    木橦此刻当然不知道自己随口就说中了。

    饥饿感在一片又一片蛇肉被吞下之后逐渐消减,七分饱差不多了。

    木橦靠着树干,搁在腿边的手感觉到树皮渗透的濡湿,鼻息间有淡淡的血腥味与腐臭味,身体受伤的部位依然麻痒疼痛,此刻虽然处境堪忧,可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木橦嘴角的弧度上扬后就没能落下去。

    贱贱的声音响起“按目前所知的信息分析,这是筛选培养的一种手段方式,刻意的恶性竞争,物竞天择,能活下来的才能进入下一个培养阶段。”

    “生路的确是给了一条,但绝不可能是让人逃出去。”

    木橦不知道继续下去会是怎样的生活,但是有一个念头却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活下去,必须活下去。

    这个念头因为记忆的恢复而更加强烈清晰。

    扔进丛林却不说目的地也不给任何线索,木橦不知道这考验的到底是什么,也许是需要找到返回营地的路?

    木橦的甜美笑容忽然僵硬,嘴角紧抿,双手抱头埋进膝盖里。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少年,你为什么还没逃出去?”

    一般人大吼大叫是震耳欲聋,腿毛的大喊却是让木橦头疼欲裂,仿佛有人在她的脑海中敲钟。

    duang,

    duang,duang 脑浆快要被敲散了。

    木橦对于腿毛执着的‘少年你要去远方冒险寻宝’这个念头已经放弃思考,对待脑子有病的人需要多一些包容,可是——

    能不能不要再吱吱哇哇的大喊大叫?

    木橦放弃和腿毛沟通,“贱贱,你就不能把他屏蔽了吗?”

    “不能”贱贱提醒道“他是灵修师,强大的灵修师。”

    虽然这个灵修师现在无法对任何人做出攻击行为,但他依然还是一个强大的灵修师。

    木橦很无奈,难道这样的魔音贯耳还不算攻击?

    既然屏蔽不了,也摸不着打不过,那就只能忍痛耐心解释了,“这是一个小岛,没有交通工具,没有地图,就算逃出这个岛也很难逃出科罗尔星,回到营地才能寻找机会。”

    脑海中的声音忽然安静了,就在木橦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脑海中响起一连串的笑声,木橦的太阳穴鼓了起来,额头上青筋齐冒。

    双手紧紧爆头,深呼吸,‘脑袋要炸了’这个体验如此的真切明晰。

    腿毛又大笑了两声。

    木橦忍耐着脑海中巨钟敲响的笑声。

    只听腿毛继续说道“对,少年你的策略正确,回到他们的营地,找到主谋将他们彻底销毁,不能为日后留下隐患,你可是要去星辰大海的人,就将他们作为你踏上星途的垫脚石吧!”

    “少年,你又朝着我的宝藏迈进了一步。”

    不,一点也不想要你的宝藏,木橦只想把那个在自己脑海中叽叽喳喳的腿毛给拔出去。

    激情,热血,昂扬,情绪爆满抑扬顿挫,听完腿毛这一番话只让木橦唇角抖动面色僵硬。

    腐烂的蛇肉居然有毒,到底是蛇肉本身有毒还是腐化后产生的毒素?

    为什么前两次吃了没事?

    这是木橦在晕过去之前思考的最后一个问题。

    呼,

    呼,

    沉重短促的呼吸,咕嘟嘟灌入鼻腔,胸腔的水流,身体逐渐失重失去控制力。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木橦从海面上探出脑袋总算是浮出水面,身周原本透明的海水此刻却是墨绿色,因为中毒了?

    这是自己的意识海,或者说精神力世界也可以。

    木橦记忆恢复后对于进入这种状态不再感到恐慌。

    每次身体或是头部受到沉重打击可能危机生命时她都会进入到这奇妙的状态。

    在这片无边茫茫大海之上浮浮沉沉木橦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一次没有电击,没有电闪雷鸣,只有漂浮在海面上的墨绿色条状物,这些绿到发黑的线条游走。

    当绿色汁液碰触到皮肤时,肢体麻痹与疼痛感矛盾的同时产生,几乎无法再向前移动。

    必须远离这些墨绿色的可怕毒液。

    展开双臂奋力的向前游,不知道方向,不清楚距离,只知道必须远离那些绿色毒液。

    每一次接触就仿佛死了一次,剧烈的疼痛。

    树洞里的木橦一身冷汗浑身抽搐,脸色惨白发青。

    “咦,中毒了吗?”

    “那是那金纹蟒可能误食了剧毒猎物才会身亡,毒素留在了体内扩散了。”

    “要不要捡回来?”看着监控画面,矮个子的驯养员一脸可惜的摇头,“捡回来我还能玩一玩,看上去很有趣的样子,养成毒娃娃也可以啊。”

    “一切按照规矩来。”话里暗含警告。

    “好吧,真是可惜啊,多好的素材,运气不好。”认定木橦死定了只能收尸后,矮个子对监控一下失去了兴趣“我去找任务了,听说一营有几个人没能返回,还在疗养院废墟上。”

    “查到袭击者是什么人了?”

    “除了自由翼的杀手还有不明势力参与进来,上面已经决定不再参与此事,所有调查已经终止,你不需要再去了。”

    “那我们的货源地怎么办,不管了?”

    “科罗尔已经被封锁,命令是联邦政府直接下达,一切等重建之后再说。”

    “有买家预订了一批新货,最近局势不明,你亲自负责护送。”

    “好吧,我一定会把这些小可爱安全送达目的地。”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监控室,只留下负责观测记录数据的工作人员。

    他们离开了监控室也就没有看见监控画面中木橦此刻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