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四章 猝不及防的重伤
    ,。

    木橦瘦小的身体缩成一团不断的颤抖,皮肤表层分泌出淡绿色的汗液,随着这些淡绿色液体的排出,颤抖不已的身体逐渐稳定,呼吸渐渐平稳。

    木橦再次醒来的时候浑身疲软,粘粘糊糊一身绿色液体,看上去不太像是人类,倒是像极了腐烂后又长满了青苔的枯木。

    木橦将排出体内的有毒液体抹在巨鸟翼刃上,接着跳进树丛之间的海水坑里无力的躺在树枝夹缝中任由海浪冲洗拍打将身上的液体冲刷干净。

    一身绿液被冲洗一空,周边的浮游生物却是死了一大片,木橦看着这一幕微侧着头,感叹毒性强烈的同时也为自己的下一餐开始担忧。

    这蟒蛇的腐肉肯定是不能吃了,挺过一次中毒不代表她能挺过第二第三次,万一在排毒的过程中遇到其他危险生物,生还的率不需要贱贱提醒也知道极为渺茫。

    “好饿,去哪儿找吃的,如果所有生物都含有毒素该怎么办?”

    在茂盛的丛林里徒步本身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在海上棕树林更是让危险成倍增加。

    木橦将巨鸟翼刃绑缚在臂上,用捡来的藤蔓缠了一圈又一圈牢牢的固定住。

    这让木橦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木橦尝试着挥动臂,左左右右各来两圈,虽然这样不够灵活却可以尽可能节省自己的气力。

    她太累了。

    一次排毒结束之后将之前好不容易积累的气力全数排没了,饥饿与疼痛的双重痛苦。

    心肝脾肺,没有一处不疼,骨头更是仿佛被人一节一节敲断了一般的感觉。

    “身体处于危险临界点,建议避免短期内再次重伤,一旦超出自愈界限你的身体会迅速崩溃。”

    “你能不能提供一些我不知道的更有建设性的建议?”

    “减少自言自语能够节省你的体能消耗。”

    “我明明是在和你说话,怎么能算自言自语呢?”

    “我在你脑内。”

    “那你也不能自我否定,我尊重你身为智灵依然是一个独立个体的权利,有权......”

    “那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木橦“......”

    怎么就不能好好聊个天呢?

    木橦深吸一口气提着巨鸟翼刃上路。

    这一走就是一整天,在茂盛的棕树林里淌着水前进,对于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来说,每走出一步都是一次对忍耐剧痛的挑战。

    痛也就算了,还有伤口愈合时的麻痒,仿佛时时刻刻有人用猪尾巴草轻挠似得。

    难耐啊!

    擦掉嘴角溢出的鲜血,木橦尽可能的加快步伐。

    必须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落脚点,否则会更危险。

    脑海里一直很安静,很久没有腿毛的声音传来,从来都是对方主动联系,木橦却不能主动联系上对方。

    这种单方面的联系实在很被动。

    一个实力被封印的强大灵修师,

    要怎样才能联系上了,木橦尝试在脑海中呼唤腿毛“腿......”差点把自己脑海中的代号喊出来时忽然想起腿毛的编号,“328”

    “328”

    没有任何响应。

    “你的灵星尚未点亮,传音成功概率只比你突破基因界限长高的成功概率大一点点而已。”

    木橦不死心的再喊了几次,结果当然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沙沙,沙沙,

    细微的淌水声音传到木橦耳边,让她脑海中正在进行的腿毛呼唤仪式被打断。

    声音越来越近,木橦身体猛地向右侧旋,一道灼热气息从脸颊擦过,险险的避开了一道厉箭,擦过脸颊贴着耳廓疾飞的箭枝一头扎进身后的水流之中。

    没有丝毫停歇,紧接着便是第二支,第三支,箭枝不断的射出,每一箭都冲着木橦的身体要害部位。

    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弓箭。

    木橦的意识反应要远远高于身体素质能承受的程度,这使得她的闪避动作明明很超前却偏偏被身子骨拖累有了延迟。

    遇见普通人时还好,遇见这种战斗型选劣势非常明显。

    弱渣体质是个大累赘。

    一支厉箭穿空而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厉芒,木橦瞳孔微缩。

    她看见了,听见了,预判方向也是准确的,身体向左侧扭转试图闪避开这支厉箭,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所有的战斗意识,本能反应在这具原本就不强壮,刚刚经历一次排毒后更是虚弱的身体上无法得到展现。

    伴随着噗哧一声响,木橦被一股重力刺穿向后带动仰倒,厉箭从右前胸扎入穿透肩胛骨露出足有半米的尖端将她死死钉在了横亘在水面的树根上动弹不得。

    身体一半淹没在水里,身周的水流被伤口流出的血水染红,漂浮起一朵又一朵血色水花向四周飞速散开。

    剧烈的疼痛让木橦的呼吸好比拉风箱一样的沉重,双沉重的几乎无法抬起,冰冷,疼痛,身体不由自主的瑟缩发抖,左无力的垂在水流中。

    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试图挣扎的摩擦声与水流声交织在一起。

    好一会儿之后,一个身着树皮衣物的人从树冠上轻盈的跳下,几个纵跃来到木橦身边,保持两米开外的安全距离,低着头冰冷麻木的视线紧紧的盯着木橦,里握着。

    木橦认出了对方的上的烙印,这人同样来自于营地。

    木橦躺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一遍一遍的冲刷着身体,从厉箭穿透的位置蔓延至身体各个部位。

    箭支带电,电击感传达到身体每一个部位,她甚至没有办法握,颤抖的厉害。

    “唔”

    一只握住了箭枝露出的一端,向右猛地旋转。

    肌肉纹理被撕扯,电流加强,剧烈的痛楚瞬间传达至中枢神经,身体不受控的上抬,僵直着颤抖不已。

    努力睁着眼睛不让自己晕过去,时间仿佛被拉长了,每一秒钟的疼痛感变得漫长又清晰无比,每一次呼吸都恍如隔了一个世纪。

    木橦能清晰的感觉到每一秒钟自己的生命力都在不间断的流失,鼻息间充斥着血腥味与焦糊味道。

    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满嘴的血腥铁锈味。

    要命了,贱贱刚才说什么来着,不要再次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