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五章 你笑什么笑
    ,。

    木橦半截身体被海水淹没,头歪靠在树根上,脸上的赃物早已经被洗去,白皙的脸上毫无血色,看上去就是一个苍白破损的瓷娃娃。

    捏着箭枝的人动作微顿露出不解的表情,他的猎物在笑,血污被水流冲走露出狼狈却精致美丽的苍白小脸,嘴角向上,眼神纯真。

    “为什么笑?”他弯下腰。

    木橦听见了刺耳的粗嘎声音,她知道如果她此时开口声音只会更难听,不,此时的她根本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在脑海中瞎扯。

    嘴角的笑容却一点也没有减少,“为了等你弯腰。”

    这句话只有口型没有声音。

    垂在水里的左快速抬起,锋利的巨鸟翼刃从猎人树皮装的脖颈插入,鲜血如注喷出。

    弓箭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闪避而是反击,压低身体握着箭的猛地用力向下。

    剧痛到麻木。

    木橦接着对方起身的动作,双环住对方脖颈,死死抱住,将绑缚着巨鸟翼刃的扎的更深。

    活下去,活下去,必须要活下去,这个强烈的念头几乎要跳出胸膛,带动着心脏活跃的起伏,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为了这个强烈的意念爆发出惊人力量。

    这时候先杀死对方的那个人才有活命的会。

    紧贴被缝隙的两人都明知这一点。

    弓箭握着箭支的在颤抖,他已经没什么力气。

    “不...”

    即使脖颈咕嘟嘟的冒着血泡泡,猎人依然瞪大眼看着木橦试图说点什么,双目中闪烁着生命最后的光芒,不甘,怨恨,不可置信。

    因为弓箭紧抓着木橦身上的箭支,木橦不得不随着他一起重新倒回地面。

    木橦与倒在自己身侧的猎人距离不足五公分,她能看见对方脸上的不甘愿和生命的渴求也能看见通过他的瞳孔映射出一身鲜血虚弱的自己。

    捆缚在臂上的巨鸟翼刃因为木橦的动作横向切割,划过对方的死也不放的,这消耗了木橦所剩无几的气力。

    木橦的臂上全是鲜血,有自己的也有对方的,一身血腥味在这片海树林内散发着等待别人狩猎的危险信号。

    短时间在冰冷的海水里第二次洗澡,对于这样的突发状况她也很无奈。

    倒在水里的弓箭并没有立刻死亡他还有一丝残存的气息。

    木橦将扎在自己身上的木箭拔出,“唔~”带出的皮肉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即使如此她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嘴角上扬的弧度没有下滑分毫。

    木橦全然不知自己这时候脸上带笑是一件多么可怕的模样,胆子小点的人可能分分钟吓尿裤子。

    木橦摇摇晃晃的起身,将弓箭的装备食物搜刮一空,意外惊喜是在对方的兽皮袋子里发现了两株能够止血疗伤的青露海草。

    捡回一条命的庆幸感。

    除了药草外木橦最看中的便是那把短弓。

    将弓箭连箭袋拾起背好,装着食物的兽皮袋子栓在腰间,木橦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从兽皮口袋里掏出一块带血皮的生肉放在猎人身边。

    生命诚可贵,万一能活下来呢。

    猎人躺在树根边上,海水轻轻拍打,顺着腿跟向上,瞪着的眼睛一直追随着木橦,直到她转身背对着他的视线。

    双目中一片血红,气力贯穿,抄起边的木箭飞掷。

    耳边是厉箭破空的声音,木橦身体本能的快速旋转,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或是提前预知了对方的偷袭,险险的避开射向脑门的致命一箭。

    耳朵被气劲擦到,鲜血顺着耳廓向下流出一串血珠串子,雷电的焦灼气息在空中没有完全消散。

    这样近距离的背身偷袭,正常情况下很难防备躲避。

    木橦转过身看着躺在地上持续淌血的猎人,眯着眼微笑,低语“每个人都应该珍视生命,尤其是得到第二次会的时候,因为大部分时候不会再有第三次会。”

    巨鸟翼刃插入心脏,这一次木橦在确认对方没有呼吸心跳彻底死亡之后才离开。

    看着监控的工作人员目睹这一幕,往嘴里塞了一把肉干“这是新来的,这么狠?”

    “刚到的新货,还在培训期,直接被扔进了狩猎场,昨天还以为已经中毒死了,没想到生命力这么顽强。”

    “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把拔出的箭枝扔在0287的顺边。”

    “为什么,方便偷袭她,给自己找麻烦?”

    “呵呵,这样杀死对方就不会有任何负罪感,毕竟是正当防卫,对方自己找死。

    正义人士最喜欢这种小把戏,不过有时候容易把自己玩死,听说这个编号321来这儿之前有贵族背景,小小年纪这方面学的还不少。”

    “为什么要搞的这么麻烦?”

    “因为他们是遵守法律讲究道德良知的优秀公民,哈哈哈哈”

    几名看监控的守卫笑的前仰后合,对于他们来说每天查看监控与观看真人秀无异。

    对于这些奴隶预备役的生死早已经麻木。

    “开盘,开盘,看看这贵族小崽子能活多长时间,杀死几个人。”

    说着便有人做庄家开启了赌盘,圆形的赌盘光标出现在守卫们面前“买定离,买定离,五分钟下注,五分钟下注。”

    “快点,别不到五分钟她就死了,那大家都没得玩了。”

    “这个不错啊,生命力很顽强,之前来的那一批在第一期考核的时候就死了一大半。”

    “听说最近货源紧张呢。”

    “哎呀,那些不关我们的事儿,快,买定离,最后一分钟,要下注的赶紧了,这可是个潜力股,标准时为准。”

    “潜力股才死的快呢。”

    “我赌她七十二小时。”

    “二十四小时。”

    “三十八小时。”

    “十六小时。”

    “我赌三小时,她刚走进密林沼泽,海树林和沼泽已经非常危险,再加上上一批战奴,她的境况可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