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七章 跑错频道
    ,。

    不算特别宽敞的树屋里,十几张一模一样的脸挤在一起盯着监控投影。

    明明是相同的脸,兴奋期待的表情却还是因为使用者的不同而有些许差别。

    “转换成全息模式。”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说着在身前的面板上轻轻滑动。

    木橦所在场景的全息投影就这么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等比例出现在房间正中心的平台上。

    他们眼巴巴的等待期望看到的是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沦丧,自我挣扎中伴随着激烈搏斗,互相残杀,与兽斗,与人斗或者混合双斗皆可,实在不行至少也得是艰难中曲折前行充满血腥味的荒野求生。

    无聊的守林生活全靠这些小可爱打发时间呢。

    可现实却是——

    未成年儿童伐木捡柴削木箭,钻木取火烤小鸟?

    “这是什么玩意儿?”

    “自给自足农耕狩猎种田日常?”

    好几天过去了,赌盘每天重开一次,木橦除了第一天受过几次袭击,自打规则公布后她的生活竟然滋润起来了。

    说不走就不走,找了个隐蔽的树洞大有就此定居的态度。

    守林工作人员盯着监控眼睁睁看着木橦将他们特意引过去的两拨飞禽走兽变成了下饭菜。

    从早到晚吃个不停,肉吃完了啃树皮也能一脸微笑幸福的津津有味咀嚼让同脸守林员一度错觉窜了频道,其实正在看的不是监控而是在线吃播节目。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不敢吃,吃播在线一次看个够’

    “妈的”

    在一声声怒骂后,守林员们渐渐转移了关注目标,毕竟还有上百个小可爱正在激烈厮杀何必单恋一枝小白花。

    木橦低着头专注的切削木块,当那些透过监控传来的窥视视线转移时,她上的动作微顿,灰蓝色的眼睛微闪,在她脚边摆放着一捆粗细不一的木条。

    白天砍柴的所有收获都在这儿了。

    木橦一握着树杈,另一快速的挥动巨鸟翼刃,一根接着一根削尖了再放进箭篓里。

    嘴里叼着嚼吧嚼吧的当然就是让同脸守林员崩溃的树皮。

    “没想到这里有这么一大片红铁树,你数了吗,十棵,一百棵,或者成千上万?”灰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

    “目之所及,四千六百八十二棵红铁树,树龄皆在三十年以上。”

    “对,这要是能在黑市卖出去......”

    贱贱的提醒适时响起,“现在是公元3814年,星历61121年。”

    “唉”木橦可惜的叹了一声。

    红铁木树皮呈现棕红色,沾水后会起块状的褶子,用轻捻会留下红褐色的粉状物,闻起来有铁锈味,这也是它名字的来源。

    这种树木在末日纪元可谓是被利用到极致浑身上下都是宝,生长环境不挑,干燥沙漠能长,潮湿沼泽也行,就连现在这样被海水环绕,涨潮就被淹没的小岛也没问题。

    十年以上树龄的红铁树木质结实柔韧,适合制作各类武器装备,如果百年以上树龄的红铁树那可就是大宝贝了,制作灵器的绝好材料。

    树龄越长的红铁树能够承受的灵能强度越大,也就越适合高级灵修师。

    红铁树上的锈粉更是补血养气的好东西,混着红铁树叶一起嚼吧嚼吧,能在漫长的咀嚼中释放出温补的能量,对此刻因为快速自愈消耗了大量能量的木橦来说再好不过。

    木橦觉得自己发现了宝藏,然而贱贱却告诉她,这宝藏平凡到任何一个联邦公民原意都能在自家门前种上一棵。

    木橦咀嚼嘴里的树叶,再叹一声“唉。”

    木橦削了一箩筐的箭支,没有元素符文的加持单单靠锋利的箭头,弓箭的威力难免不足。

    一箩筐的箭尖端朝下被浸泡在一旁的树坑里,树坑里用兽血和青萝制作的麻痹毒液可以给粗糙的箭支添加点效果。

    木橦面对荒野生存得心应,除了一点,她的体能娇弱到让她自己唾弃。

    “我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如果你是指恢复到进疗养院前,按照当前进度一个月,前提是你不能再受重伤。”特意强调了再字。

    “这身体太弱了。”需要大量的训练,至少要到达到联邦健康标准,这样才能尽快点亮灵星而不至于被星空的力量撕成碎片。

    “送到疗养院前你在医院接受了多次抢救,生命多次垂危。”

    “哦”

    自从末日纪元前的记忆恢复之后木橦从头至尾没有问过一次,她为什么被送到疗养院,也没有问过在送到疗养院之前到底为什么会生命垂危被送往医院抢救,死去的父母,关于泰文星木家的所有一切,她一个字也没有提过。

    记忆虽然恢复了,可是泰文星的那些记忆对木橦来说不过是脑海中的一本小人书,一时间难以形成感情联系。

    贱贱提醒道,“有人买凶买你的命,不知道杀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逃避并不会提高你的安全指数。”

    木橦将浸泡的箭支提起放进箭娄里,箭支已经完全吸收了麻痹毒液。

    收拾好所有东西,木橦端详着自己肩膀位置的伤口,之前被偷袭箭枝贯穿以及雷电击打的伤口此时已经完全愈合。

    木橦坐在树洞里闭上眼,耐心等待,明天天亮她就离开不能继续呆在这儿。

    海风吹拂,树叶摇曳,木橦很快沉入睡眠。

    身体能在睡梦中快速恢复。

    翌日,当清晨第一道光洒落的时候木橦离开了树洞。

    海水淹没了脚踝,涨潮的时候甚至能淹没到腰部位置,这里应该是树林靠近海域的边缘地带。

    木橦在丛林中游荡了三天,短弓用的越来越顺,每一次射箭时,瞄准,判断风向,风速,角度,箭枝重量对速度的影响,蓄力多少更合适,所有的这些她原本就会,在一段时间的恢复训练之后,身体渐渐能配合意识做出更迅捷的反应。